無障礙鏈接

大陸遊客 港台購政治禁書

  • 丁力

books at book store in Taipei 101 building

books at book store in Taipei 101 building


中國大陸遊客到香港台灣日漸增多。有些人購買政治敏感書籍並且帶回去閱讀或者送人,很多書悄悄帶進去了,也有些被海關扣下。港台出版商為滿足市場需要,積極出版這類對於中國大陸來說的政治禁書。

香港和台北的比較大的書店里,設有關於中國大陸政治和現代史書籍的專柜。有些大陸旅客在那裡翻看,記者問他們是否要買了帶回去。有人說要,還說帶回去之後會有親友排隊等著看。但也有人說這些書太貴,太重,要是有電子版的就好了。還有人擔心當局把書扣留,最擔心的是把帶書的人也給扣留了。

山東的民主活動人士孫文廣介紹這方面的經歷說,他曾隨山東大學教授訪問團訪問台灣香港,逛書店,看到店中琳琅滿目的從未見過的書,就想多買些,但掂量再三:一怕海關扣下,二怕海關通報本單位領導;而且書很貴,為了買禁書犯政治錯誤是否值得?

孫文廣在香港出版的《獄中上書》被定為禁書,他托朋友帶兩本給他,被海關扣下。他說:“我後來出版的《百年禍國》與《呼喚自由》,只得從郵局寄給國內朋友,結果多數都‘失蹤’了。”

除了海關,有的安全檢查人員也查扣書籍。中國民航網報道,6月24日,桂林兩江國際機場安檢站查獲一名攜帶法輪功書籍和磁帶的旅客,把她移交公安機關了。

有些港台旅行社人士給顧客的赴大陸旅遊須知中有一條說,千萬別把港台的報刊書籍帶進大陸,別自找麻煩。

在澳大利亞的馮崇義教授和北京律師朱元濤都曾有書被海關查扣,也都曾為此興訴 。結果朱元濤勝訴,取回了他在香港買的《紅太陽是怎樣升起的--延安整風運動的來龍去脈》一書。這本書的作者是南京大學歷史系教授高華。

但是另一方面,也有不少人從境外帶敏感書籍入境而順利過關。中國著名演員和博主徐靜蕾就曾在博客上寫道,她從香港帶回禁書閱讀,還說她當時正在看的這一本比她過去看過的另一本禁書要好,不那麼強加與人。

中共上海市委書記俞正聲去年講黨課時強調要堅定和忠誠。他說,現在社會開放,有的書國內沒怎麼出,也會從各種渠道流入國內,在複雜的社會環境中保持政治堅定性,不容易。

有些常去中國的海外華人感到,國外有甚麼關於中國政史方面的中文書,中國國內似乎就有甚麼書。

不少人私帶禁書闖關,是因為他們想看這些書而在境內買不到。

在北京長大,後來定居美國的作家畢汝諧寫的《周恩來評傳》在台灣出版了,這本書能進中國大陸嗎?

他說:“不能,這就是我深感遺憾的。我曾多次跟我的在統戰部擔任高官的同學和朋友商榷,希望他們能放行,他們說不行。他們私下跟我說,這是最後的一塊神牌,是不能打碎的。我知道很多國內的朋友在網上都看過,能翻牆出來的話,都能在網上看到。”

關於周恩來,畢汝諧說,他遠比一般人想象的複雜得多,“他確實是一個‘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魔鬼’的人。”

台灣中央社不久前報道說,大陸審查台灣書籍,仍有多項限制。《錢穆先生全集》已得以進入大陸市場;近年來大陸方面對於蔣介石、宋美齡等國共歷史話題也大幅解禁。但是書籍內容凡涉及反共、台獨、法輪功、西藏問題,仍觸及政治敏感神經,一律無法進大陸。

港台出版商為迎合那些關心政治的大陸客的需要,紛紛出版當時得令的書。例如香港的“信息自由觀察工作室”出版了《薄王敗局與十八大》。

台灣的中國時報報道說,十八大概念書近來一窩蜂在台出版,長期觀察中國近代史的《傳記文學》副社長溫洽溢指出,除了台灣人對大陸政局感受到牽動,另一方面也滿足了陸客來台買禁書的好奇心。港台出版社現在的出書策略,除了服務當地人,更將觸角伸及陸客。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