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 “裸官” 認同

  • 蕭洵

在北京天安門廣場上值勤的武警士兵(資料照片)

在北京天安門廣場上值勤的武警士兵(資料照片)

中國官方智囊機構最近發表的一項調查顯示,近四成公職人員認同“裸官”;而公職人員在這個問題上的認同度高於公眾。北京政治分析人士認為,該調研顯示現有體制已“病入膏肓”,越來越多的官員都在對其喪失信心。

中國社科院法學所星期一(2月20日)發表的2012年《法治藍皮書》中,有關“裸官”的調研分析相當引人注目。

據報道,中國社科院法治國情調研組,對23個省市的部分公職人員和公眾的調查顯示,有38.9%的公職人員認為配偶可以擁有外國國籍,而公眾對此的認同比例為34.2%。

該調查還顯示,級別越高的公職人員對“裸官”更為寬容。

*調查:官職越高越認同“裸官”*

在接受調查的各省市人大、政府部門和司法機構的公職人員中,有20%的省部級官員不清楚自己是否能夠當“裸官”,而縣處級以上的官員有超過半數認為作“裸官”沒問題。

所謂“裸官”,或“裸體官員”,指的是配偶和子女非因工作需要,在國外或境外定居或加入外國國籍,或取得國外、境外永久居留權的中國政府機構公職人員。

由於中國外逃官員中有相當一部分是“裸官”,而官員對“裸官”如此高的認同感,或許會讓矢言加大反腐力度的中國當局有“任重道遠”之感。

*學者:官員對現有體制喪失信心*

而北京的中國政治分析人士,對官方學術機構所作的這項調研的結果,則有更為直接的看法。憲政學者劉軍寧對美國之音談了他的看法。

他說:“我覺得(公職人員對‘裸官’的)認同度高說明兩個問題:一個是說明(他們)對這邊已經沒有信心了;第二個就是越想出去說明這邊風險越大吧。”

中國近代史學家章立凡也指出,中國現有體制中的官員對“裸官”的認同,其實反映出他們對這個體制的不認同。

他說:“我想這個說明了這個體制的失敗。它內部的精英層只是把這個體制當作謀取個人生計和利益的這麼一個工具,而不是他真正要服務的事業。他不是這樣來看的,說明他們沒有信仰。”

章立凡認為,這個調查結果反映出官員在價值觀和人格上,都處於“分裂”狀態;他們的真實意圖是要“離開這艘正在下沉的船。”

中國共青團\機机關報中國青年報21日的一篇報道說,近年來,媒體報道的這類出走“裸官”的名單有一長串,包括原中國國家電力公司總經理高嚴、陝西省政協原副主席龐家鈺,以及河南省煙草專賣局原局長蔣基芳等。

*官媒:中國大量“裸官”出走*

這篇報道說,社科院法治藍皮書中的“裸官”監管調研報告稱,“‘裸官’是貪污腐敗高發人群,儘管早在1997年,中央就把‘本人、子女與外國人通婚及配偶、子女出國(境)定居的情況’作為領導幹部應當報告的事項之一,近年來,對配偶子女均已轉移國(境)外的公職人員的管理不斷加強,但是,監管方式多是內部式,‘裸官’治理已經成為反腐敗的軟肋。”

社科院的報告建議,所有處級以上公職人員配偶及子女獲得外國國籍或者外國永久居留權的情況向社會公開,允許公眾查閱。

近年來,中共中央和地方相繼推出了一些針對“裸官”的監管規定,其中更有深圳於2009年11月推出的有關“裸官”不能任當政部門正職的規定。

*“裸官”監管的悖論*

但是這些規定的出台也引發爭議。有批評認為,這種“有罪推定”的思維方式存在邏輯上的錯位關係。

章立凡也認為當局採取的這些針對官員的規定,包括“裸官”不能任正職,以致“雙規”等,事實上是違憲,是反人權的。

他說:“但是這可能是這個體制沒有辦法的辦法。現在,反腐都採取了一些指標不治本的方式,採取了一種法律以外的方式。”

近代史學者章立凡說,這種問題實際上都是一種只有在“特色中國”才會有的悖論。他說,官員大範圍的腐敗和對體制的不負責任是在“蛀空這顆大樹”;而體制沒有得到根本改革的話,很難有什麼“猛藥”能夠解決這個“膏肓之疾”。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