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憲政學者吹響民間憲政改革動員號

  • 海彥

83歲高齡的許醫農 (右) 與姐姐參加去年的一場讀書會(網絡圖片/網友拍攝)

83歲高齡的許醫農 (右) 與姐姐參加去年的一場讀書會(網絡圖片/網友拍攝)

中國資深編輯、憲政學者許醫農近日從北京通過電郵向許多自由派文化精英轉發13篇 “要憲政不要黨天下” 的學術政論文章,意在聯合自由思想者共同呼籲憲政改革,重啟公民社會建設。

在中國學界享有盛譽的許醫農女士8月13日向許多文化界朋友,集中轉發了13篇討論憲政和公民社會的政論文章,包括《習近平的尷尬》、》、《胡德平:破解 '舊制度與大革命' 之問》、《辛子陵:政改興邦脫蘇入美》、《莫斯科滿城盡是真男兒》、《赫魯曉夫的秘密報告(全文版本)》等。

80多歲高齡的許醫農女士在轉發說明中感言道,她對 “國運民瘼的那份關注無法割捨”,“當下大中國正處在一個非同尋常的歷史抉擇的交叉口,何去何從?關係億萬炎黃子孫和浩瀚中華山河國土的命運安危!令人揪心的是:政局詭譎,歷史的欠負太沉,高層權鬥正酣…舉目望神州,不勝惶惑,痛感百無一用是書生,自己不過旁觀一看客而已,而已!”。

20多年前,許醫農因編輯出版 “傳統與變革叢書”、《山坳上的中國》而享譽學界。她編輯的 “憲政譯叢” 等上百種學術著作也是影響深遠。

有評論說,許醫農的行動無異於 “逼習改革”,經過朋友之間的轉發,傳閱者不計其數,堪稱一次新時期的 “公車上書”。

許醫農女士星期四下午對美國之音表示,她不想太多談論轉發這些憲政論述的事情,只是將看到的轉發給朋友,本身就是表達她的觀點。

她說:“我看到的、我認可的東西我就轉發了,這就是我的觀點。我都八十幾歲的高齡,就是丟不下這份關注,一句話。我所見到的、聯繫的、關注的還是有很多朋友,不管是在海外還是國內,他們始終還是保持著內心的那個血性,始終沒有丟掉。”

有分析說,在近來官方喉舌及一些左派文人紛紛攻擊憲政 “姓資”,是 “邪路”,而民間,尤其是開明知識界對新領導人習近平是否有意願推動憲政感到非常失望之際,許醫農女士的舉動是吹響了民間推動憲政改革的集結號。

原國務院農村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已故中共改革派總書記趙紫陽的生前好友姚監復星期四對美國之音表示,許醫農老人一向心繫國家、社會前途,直言敢言,令人敬佩。

他說:“許醫農如果把這麽多意見歸納起來,我想也就反映了知識分子的一種心態,就是原來對你(習近平)抱希望的,雖然你出來這文件(中辦9號文件-七不准),但是我們還是有些人希望你講憲政。提出來這麽多意見,我覺得這是好事。”

中國問題學者、北京理工大學教授胡星斗表示,現在網上傳閱許多有關憲政的好文章,而他也經常收到許醫農女士轉發的支持憲政和公民社會建設的文章。

他說:“許醫農女士平時經常轉發一些好的文章到我的信箱。他是一位敢於直言的女士,敢說話,有思想,是非常敬佩的。現在很多人在轉發這個憲政的文章。”

許醫農女士表示,中國政治腐敗發展到如此程度她並不感到奇怪,是體制造成的,只是讓她感到非常痛心,因此她要疾呼。

她說:“真是的,中國的現實讓人很,很,哎。不能說絕望吧,總是,尤其像我。說實話,所有這些事情,在我看來,我一點都不覺得奇怪,這是必然的。中國走到現在這個權力的既得利益者,豈肯輕易放下他們的利益。從官場,從中央到地方,現在現實是個什麽狀況,真是!”
中國資深編輯、憲政學者許醫農(網絡圖片/網友拍攝)

中國資深編輯、憲政學者許醫農(網絡圖片/網友拍攝)

許醫農女士轉發的第一篇文章是署名清流浦的《習近平的尷尬》,全文近7千字,今年6月12日由海外參與網站首發,博訊網站首轉。文章揭示的習近平的困境在於,面對全民強烈要求憲政的大環境與高官要專制保私利的小環境,習近平重小環境而輕大環境。然而,“習近平現在所有的動作只是在局部緩和,延緩爆發,但大勢已不可避免,……在民間,變革時間現在已經進入啟動狀態。不是三五年是否會發生大變革的問題,而是明天是否會發生危機的問題。”

而前中共改革派領導人胡耀邦之子、改革派代表人物胡德平今年8月9日在經濟觀察報上發表《破解'舊制度與大革命'之問》,警告中國沒有憲政可能會爆發革命。胡德平在文章中說:“有憲法必有憲政,無憲政,憲法也不神聖。這是慘痛經驗的總結。”文章最後用前中共總書記胡錦濤的話來警示說,今天掌權不等於永遠掌權。

胡德平的長文被中國媒體紛紛轉載,被認為是胡德平加入目前有關憲政大論戰的檄文。不過,幾天後,胡德平的文章被從各大網站上刪除。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