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維權人士胡佳劉莎莎被國保毆打

  • 楊明

胡佳(檔案照片)

胡佳(檔案照片)

北京異議人士胡佳和河南維權人士劉莎莎日前因與探訪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劉曉波的妻子劉霞,在傳喚或軟禁期間被打傷。

3月14日下午2點多,北京通州區中倉派出所的幾名警察來到胡佳的家,以涉嫌“尋釁滋事”的罪名傳喚胡佳。

北京國保人員在派出所訊問胡佳, 問3月7日和8日維權人士劉莎莎和香港港保釣船長楊匡等人試圖探訪被軟禁北京家中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的妻子劉霞的詳情。


*胡佳承擔策劃探訪劉霞的責任*

胡佳對美國之音說:“(他們問我)3月7日8日,探訪劉霞的事件,我是怎麼組織策劃,跟參與者各種各樣的關係。我說這個事情是我組織策劃的,別人聽我的,然後去的,跟他們沒有甚麼關係,我承擔這個責任。其他的問題,不予回答。”

胡佳說,國保人員指責他在兩會期間在推特上發表大量批評中共及其領導人,諷刺人大制度是“橡皮圖章”,諷刺星期四的國家主席、人大委員長的選舉是“皇帝的新衣”等言論。胡佳表示,國保人員選擇3月14日對他傳喚,有特殊的含義。

胡佳說:“他們這是在給新皇立威呢,給新皇登基以後的環境清場,打擊這些不和諧的聲音,所謂那些不穩定的因素,就為了這個,也是為這個而選這個時間點。”

*遭毒打 頭撞地 鮮血直流*

一段時間以來,胡佳一直在推特上發佈“國保檔案”,包括國保的組織機構,職能,國保侵犯人權的案例,以及國保人員的姓名。胡佳說,國保對此非常惱火,其中一名1米8幾的國保連續四次開口大罵粗言穢語。

胡佳被打傷的頭部 (胡佳提供)

胡佳被打傷的頭部 (胡佳提供)

胡佳說,他無法忍受國保對他的羞辱,隨手把紙杯裝的半杯水潑過去,隨後幾名國保一齊擁上來,對他拳打腳踢,其中一名當了19年刑警的國保把他摔倒在地。他說,他的頭部撞到地面,鼓起一個大包,鮮血直流。

胡佳說:“他的那種恨,那種殘暴的那種勁,因為我筋疲力盡了,只能用以眼還眼的方式,用眼睛盯著他,以此表示抗爭。”

胡佳說,2005年,北京國保人員有一次對他毆打和折磨長達17個小時。

胡佳被國保毆打之前,維權人士劉莎莎和香港保釣船長楊匡3月7日試圖探訪劉曉波的妻子劉霞時,被北京國保帶走,並被交給已經提前一天來北京的河南某油田的國保人員,受到毆打。


*劉莎莎被抓頭髮 撞地十幾下*

劉莎莎說,3月8日在從北京被押運到河南的三天車程、車內狹窄的空間、以及在旅館居住時被限制人身自由,讓她備感焦慮、煩躁和恐懼。劉莎莎說,她要求歸還被搶走的銀行卡,受到拒絕和刁難後有些情緒失控,摔了個杯子,結果招來一頓毒打。

劉莎莎說:“他打了我十幾個耳光。他的第三個,或者第四個耳光,打在我的左耳上,當時就翁的一聲響,就開始耳鳴了。同時還抓住我的頭髮,往地上撞了十幾下,頭皮有瘀傷,摸著蠻疼的,起包了,頭髮掉了很多。”
劉莎莎 (資料照片)

劉莎莎 (資料照片)


胡佳被傳喚後因媒體和網友的關注,北京國保在8個小時後放胡佳回家。劉莎莎在被送回老家河南桐柏縣後,原本要繼續對她監視和軟禁的河南國保,也在劉莎莎受毆打的消息被報導之後,解除了原本要在兩會結束後才結束的軟禁。


*被打耳膜 聽力下降兼耳鳴*

劉莎莎說:“為甚麼把我提前放了呢?是美國之音發了關於我的一個比較長的報導。報導最後說,我的耳朵鼓膜被打穿孔了。他們一看輿論壓力太大了,所以才把我提前釋放了。”

3月14日,劉莎莎到當地醫院驗傷。醫生的診斷是“外傷性的不規則穿孔”,穿孔貫穿了鼓膜直徑的三分之二。劉莎莎說,耳鼓膜穿孔,已經造成她的聽力下降和耳鳴。

北京律師張成茂說,類似胡佳和劉莎莎在訊問或關押期間被毆打的案例在中國普遍存在。

張成茂說:“社會大環境不改變,要從根本上改變這種被毆打的局面,是很難的。 這種毆打還算不上刑訊逼供,比這嚴重多的,也是大量存在。這種做法肯定是違法的,但是拿他們有甚麼辦法呢?他們就認為要把你的威風壓下去,就是故意要採取這樣的行動,故意侮辱你的人格。”

張成茂律師說,他期待新一代領導人能秉持“依法治國”的理念,從根本上改變違法和有法不依的現狀。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