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六四前夕 中國嚴加控制各地異見人士

  • 海彥

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的政治秘書鮑彤(資料照)。

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的政治秘書鮑彤(資料照)。

在八九民運六四事件26周年的前夕,中國當局嚴控民間任何追思悼念活動,而包括前中共改革派領導人趙紫陽的秘書鮑彤、人權活動人士胡佳在內的各地民主和維權人士,不是“被旅遊”,就是遭到登門控制。

據維權網等消息來源,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的政治秘書鮑彤,5月30日從北京家中被國保帶走,強制旅遊。由於鮑彤已年過82歲,所以他的孫女得以隨行照顧。鮑彤的老伴兒蔣宗曹女士6月4日當天對美國之音表示,至今也沒有他的音信,不知道被帶往何處,不過,多年來一直都是這樣,已經習以為常了。

蔣宗曹說:“沒有信兒,因為我們家裡有人跟著去。我跟孫女講有甚麼重要的事兒要她告訴我。看樣子沒有甚麼特別重要的事兒。他們從來就是這樣,一來時間也不告訴,還有到甚麼地方也是絕對不會說的。我不知道他們怎麼想的。”

去年,鮑彤被帶回老家浙江,一直到六四過後幾天才得以返回北京。在1989年六四事件中,鮑彤被撤職逮捕,隨後以“泄露國家秘密” 和“反革命宣傳煽動”兩項罪名被判刑7年,1996年5月刑滿釋放後,一直生活在被嚴控或軟禁之中,但他堅持自己的信念,為六四發聲。

此外,每到敏感日期都會“被維穩”的歐盟薩哈羅夫人權獎得主胡佳,今年也被要求離開北京。胡佳星期四對美國之音表示,他6月1日被國保要求離開北京,但沒有被限制能前往的地點,所以,他今年來到了四川樂山,希望趁機拜佛,祈求六四死難者安息及家人平安。他說,期間一直都有國保相隨監控。

胡佳說:“從北京出來到四川樂山,這邊有個峨眉山嘛,佛教勝地。過去12年,從2004年我到天安門廣場獻花之後,每一年的5月28到6月的8號左右,我都是在這種拘禁中,這真的其實就是人形成的一種牢獄嘛。就在你身邊,而且還是身材高大的警察。”

此外,據 “天安門母親”運動的發起人之一的丁子霖女士近日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透露,警察從5月31日晚上就開始準備24小時監控。丁子霖曾經是中國人民大學哲學副教授。1989年6月3日晚,她17歲的兒子蔣捷連在北京木樨地被前往天安門廣場鎮壓的解放軍的子彈擊中遇難。

而天安門母親群體的其他成員也遭到監視,但預計部分成員星期四會有國保部門派出的車輛,接送到北京萬安公墓拜祭死難者。

另據報道,西安異見人士、原西安電視台記者、編輯馬曉明的家星期二被公安登門上崗。而西安人權活動家楊海5月29日上午被強制旅遊。據悉,湖南邵陽有20多名活躍人士被監視居住或者被失蹤。而湖南綏寧異議人士歐陽經華因呼籲湖南人權捍衛者在“六四”周年日當天相約長沙,被當地國保帶走。6月1日,湖南民運人士李贊民倡議在長沙紀念“被離奇死亡”的“六四”英雄李旺陽,也被國保抓走。

同時,四川成都“秋雨之福”歸正教會的王怡牧師,6月4日早7點左右被成都市武侯公安分局警察手持“尋釁滋事”傳喚證帶走,據悉與六四祈禱紀念有關。

另據民生觀察工作室稱,珠海維權人士甄江華周一被當地公安“吃晚飯”。甄江華說,警方要確認對他進行“旅遊”還是軟禁,作出選擇。東莞維權人士胡海波也稱,公安要他每天報告行蹤,並保證在敏感期“不搞事”。

此外,“貴州人權研討會”的幾十位成員,近日都遭當局軟禁和失蹤,而在廣西,10多名維權人士從周三下午開始,絕食24小時,以悼念六四的死難者。

據報道,當局近日在天安門廣場及其四周採取了嚴密的監控措施,北京地鐵近日也通過微博通報,木樨地地鐵站其中兩個出站口已從星期二晚起封閉,直到6月4日晚末班車為止,但公告沒有說明出口封閉的原因。

此外,在北京,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周三重申,在上世紀80年代末發生的政治風波,中國的黨和政府早已給予明確的結論,而中國30多年改革開放的經驗和成功,充分證明中國選擇的道路是完全正確的,也得到全體中國人民的真心擁護。”

有西班牙記者問華春瑩,中國要求日本正視歷史,以免重蹈覆轍,中國何時才能正視六四事的歷史。華春瑩批評記者的問題,為何有這樣的邏輯,又指日本70年前對中國發動侵略戰爭,國際社會早有公論,兩件事完全不同性質。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