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國空軍搶救下 遭燒傷中國船員脫險

  • 國符

救援直升飛機盤旋載運傷患的小艇上空之二(美國空軍提供)

救援直升飛機盤旋載運傷患的小艇上空之二(美國空軍提供)


在南加州治療燒傷的兩名中國船員已經沒有性命危險,遠赴重洋搶救他們的美國空軍回顧了這個挑戰性高的任務。

上星期五在太平洋遭遇船難的兩名中國船員,星期一晚上被送進勝迭戈加州大學的燒傷中心,這是當地最專業的治療燒傷的醫療單位。在觀察十八小時後,中心主任科因布拉表示,兩人的燒傷雖然嚴重,但並沒有致命的危險。

*加護病房觀察傷勢變化* 聖迭戈加州大學燒傷中心主任科因布拉(聖迭戈加大提供)

聖迭戈加州大學燒傷中心主任科因布拉(聖迭戈加大提供)


科因布拉告訴美國之音記者說:"一個傷患的身體百分之17到18的皮膚被燒傷,另外一個有百分之8,屬於二級到三級的燒傷。"

科因布拉表示,燒傷的部位幾乎都在四肢,但沒有其他嚴重外傷,兩人還可能因為吸進了煙霧而影響到呼吸系統。科因布拉指出,需要時間觀察傷患對局部治療的反應,才能決定下一個步驟。

科因布拉表示:"一種可能是對某些燒傷部位進行手術和移植皮膚,另一種可能是局部處理燒傷。"

他還表示,兩人都在加護病房,至少還要待幾天才可能會客,目前第一要務還是治療。如果需要動手術,可能要在醫院停留久些。

科因布拉表示,根據兩個傷患過去幾天停留在漁船裡,無法接受完整的治療看來,目前的情況已經非常好了。

*及時穩定傷勢 避免病情惡化* 美國空軍醫官格雷(美國空軍提供)

美國空軍醫官格雷(美國空軍提供)


科因布拉的評估和幾天前遠赴重洋救援的美國空軍醫官拉塞爾格雷的看法遙相呼應。格雷是第48救援中隊的飛行醫生。

他表示:"在守護天使隊跳傘登船的時候,傷患的情況相當嚴重,他們設法穩定病情,降低了嚴重的程度。如果沒有他們介入治療,傷患的性命都會有危險。"

美國空軍上星期六派出兩架飛機、三架直升機和將近五十名醫療救援人員,從亞利桑那州的戴維斯蒙森空軍基地飛行十一小時,趕到墨西哥西面兩千公里的海面,救援已經被一艘委內瑞拉籍漁船搭救的兩名中國船員。據說中國漁船起火沉沒,逃生的十一人有兩人傷重死亡,遺體和沒有受傷的七人被另外一艘中國船隻接走,還有六人下落不明。

*天涯海角相救 不必多說* 施密特是六名跳傘救援的守護天使成員之一(美國空軍提供)

施密特是六名跳傘救援的守護天使成員之一(美國空軍提供)


空軍的守護天使救援隊的六個成員跳傘後登上委內瑞拉漁船,對兩名傷患進行搶救。兩人星期一晚上被送進聖迭戈加州大學醫學院的燒傷中心後,多數救援人員已經返回基地,他們星期二接受美國之音記者採訪,回顧了幾天來和中國船員的遭遇。

他們表示,溝通是很大的挑戰。施密特中尉是跳傘登船的六名守護天使救援人員之一。

施密特說:"他們只會說兩個英文字,那就是謝謝。所以我也無法跟他們學兩句普通話,只能坐在旁邊,減輕他們的疼痛,幫他們補充適當的液體。"

他們怎麼和傷患溝通呢?

施密特說:"我們用一系列的手勢和臉部表情和傷患溝通,來滿足他們的需要,食物、飲水、痛不痛,等等。兩天下來我們建立了溝通系統,了解他們的需要,並提供適當的醫療。"

和委內瑞拉船員溝通就容易些,因為守護天使救援組裡有人會說西班牙話,幫了大忙。

另外一個挑戰是衛生條件,兩名傷患在一個更衣室大小的空間裡,要避免讓燒傷患者感染最重要,在這樣的環境處理傷口,兩天下來,的確是個挑戰。"

儘管這次救援任務距離遙遠,難度也高,施密特的感覺卻很棒。

施密特表示: "一旦我登上了漁船,那裡有我們救援組的美國人,有搭救中國船員的委內瑞拉船員,一共三個國家,不過國籍無關緊要,重要的是拯救人命。委內瑞拉船員非常關心中國傷患,在我們到達前,他們不斷的為他們清洗,即便我們的守護天使接手後,他們還是在一旁看著我們治療。儘管國籍不同,看到大家的關切之情,為拯救兩條人命而不分彼此,感覺非常酷。"
"

*不願曝光 可能是福建漁民*

兩名中國傷患星期一被直升機從海上運到墨西哥西岸城市卡波聖盧卡斯,再轉搭飛機來到南加州的聖迭戈,當晚進入燒傷中心接受治療。

兩名中國傷患都拒絕對外公佈姓名,不過有報道說他們大約三十歲,是福建人,他們的漁船去年十二月從福建省出海。中國駐洛杉磯總領館的人員星期一前往聖迭戈幫忙翻譯和調查。一位領事表示,傷患的家屬和僱主都已經得到通知。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