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經濟能否實現“十三五”計劃?

  • 蕭洵

北京人民大會堂

北京人民大會堂

中國官媒近日對即將推出的第十三個五年計劃做了高調宣傳,將新領導層在“新常態”下規劃的中國經濟發展藍圖與實現習近平的“中國夢”捆綁宣傳。官媒的宣傳雖然令一首宣傳神曲“十三五”爆紅網絡,但真正需要關注的,則是習近平在攬權後的接下來五年裡,是否有意願和決心實施必要的改革,推動中國經濟成功實現轉型。

“要了解中國的下一步,你最好關注十三五。(十三舞?那是甚麼舞?)第十三個五年計劃。”

這首迅速竄紅網絡的中國宣傳神曲,目的是要讓更多人關注“十三五”規劃,關注在習大大的領導下中國政府,如何在民眾的參與下,為今後五年描繪出一幅宏偉的發展藍圖。官媒新華社在其Twitter上發布這段視頻時,中共即將召開十八屆五中全會。而此次會議最重要的議題就是討論和發布第十三個“五年計劃”。

即將進入第十三個五年計劃之際,中國經濟正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新常態”下的中國經濟,經歷了夏季股市動盪後,如何在增長減速之時,推動必要的改革,讓經濟轉向更可持續的增長模式,從全球投資者到中國觀察人士,都希望能從“五中全會”和“十三五”中了解,在接下來的五年裡,中國政府會制定怎樣的經濟目標和政策方針。

冗長的“十三五”規劃報告尚未發佈,不過官媒已經披露了其大致框架。10月26日中國十八屆五中全會開幕當日,人民日報署名“任仲平”的文章“十三五”規劃稱作“本屆中央領導集體主持編制並完整實施的一個五年規劃,將是中國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向更高發展階段邁進的艱難躍升,將是迎來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這‘第一個百年目標’的最後衝刺,也是跋涉在民族復興之路上的社會主義中國的關鍵一程。”

和唱給外國人聽的“十三五”不一樣的是,“任仲平”說這個五年規劃的編制者是“本屆中央領導集體”,而“民族復興之路”則顯露出習氏印記。

中新網周五的一篇文章將“十三五”總結為一個中心、兩個短板、三種“新姿態”、六個必須和十大領域。一個中心指的是“堅持以經濟建設為中心” 。十大領域則是習近平今年5月27日在浙江開會講話時所說的“保持經濟增長、轉變經濟發展方式、調整優化產業結構、推動創新驅動發展、加快農業現代化步伐、改革體制機制、推動協調發展、加強生態文明建設、保障和改善民生、推進扶貧開發”等。

耶魯大學金融學教授陳志武對美國之音談及“十三五”時,稱習近平所說的“十大領域”並無新意。

他說:“這些從九五規劃、八五規劃開始就一直在說了。要是我去寫‘十三五’規劃的話,我也會把這些放到前邊的。因為很多關於改革、調結構、調整、增長方式這些話,坦率講愈來愈變成一些套話,大家誰都可以去說。但是很遺憾的是愈來愈多的人是有口無心的。”

中國領導人一直在談論或承諾推動經濟改革和結構調整,但避諱公開談及改革面臨的強大阻力。

目前在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任教的美國經濟學家邁克爾佩蒂斯(Michael Pettis)近日在華盛頓智囊機構卡內基和平基金會談論中國經濟再平衡時,強調了政治對中國經濟的影響。

他說:“這是關鍵所在,因為30年來,中國的餅愈攤愈大,漲了10到11個百分點。家庭所佔份額在縮小,其他部門則在擴張。那基本上就是國有部門。雖然國有部門通常由國家擁有,實際上被領導階層和家族控制著,也就是所謂的既得利益。每個人都明白,但是不能說。”

佩蒂斯說,幾乎所有重大的改革舉措其實做的都是同一件事,就是讓財富從政府流向家庭。他說,並非當局不知道該怎麼做,症結在於政治上的阻力。

佩蒂斯所言的財富轉移,是中國經濟結構轉型的核心問題,即家庭應該掌握更多財富,而非國有部門,這樣才能帶動消費,進而轉向以消費為推動力的增長模式。

佩蒂斯說,對他而言,中國改革的關鍵在於私有化的進程,因而需要關注的是,當局今後一年會在這方面採取甚麼改革舉措。

他說:“我希望2016年能看到朝資產私有化方面走出堅實的步伐,或利用這個過程償付債務,那樣會間接有助於家庭部門;或者通過財富轉移,直接為家庭部門提供幫助。”

而推動這些必要改革的關鍵,並不在於如何規劃,而在於是否有足夠的政治意願和政治勇氣去推進。

華爾街日報26日的一篇報道談及習近平時說,說一些中共黨內人士說,習近平對經濟的重視程度不夠,而是將主要精力放在了推進其國內政治議程,尤其是反腐行動上;而習的支持者則認為,他在改革方面仍然面臨強大的阻力,這些阻力來自那些從現狀中獲得既得利益的企業界和政界人士,這些勢力強大的人中包括一些退休領導人。

佩蒂斯在此前所說的場合被問及反腐與改革的關係時說,了解中國政治的人都知道,中共的領導人需要集中權力,才能夠在那樣的政治環境中推動改革。

有相當一部分人對習近平發動反腐運動持有這種看法。但他在其他方面表現出的強硬的控制手段,則和這些人希望看到的習作為改革者的形象截然不同。

耶魯大學教授陳志武說,那些認為習近平反腐攬權是為推動改革鋪路的人想法過於天真。他認為,解決所有這些問題的根本,是和權力集中對立的權力制衡。

陳志武說:“現在唯一的辦法,要真正實現這些目標的話,包括國有企業改革,真正地往市場化,往民營化的方向改革,要能夠實現的話,必須要進行根本性的體制改革、政治改革。尤其是權力制衡結構如果不能真正做到位的話,最後這些意願的表達就不能成為現實。”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