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炎黃春秋雜誌被警告刊登違規文章

  • 海彥

《炎黃春秋》雜誌網站截圖

《炎黃春秋》雜誌網站截圖

據香港明報報導,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近日下達書面警示書認定,炎黃春秋今年共4期的雜誌有多篇違規文章,在刊登前沒有事先向上級主管機關備案審查。

在炎黃春秋去年陷入被迫更換主管機關風波中辭去常務社長和總編輯的吳思表示,炎黃春秋受到警示的事情每年都會有,但一般都是口頭的,而這一次是書面警示。

他說:“這個事情每年都會,就是,每年4月份都是年檢的時候,就是每年都會提出這個,就是沒有遵循重大選題備案製度,有那麼幾十篇沒有報備。今年比較特殊的就是發了一個正式的書面警示通知。”

炎黃春秋創刊於1991年,由中共體制內開明派退休官員牽頭創辦,長期堅持刊登反思歷史、呼籲中國改革的文章,是大膽敢言的改革派主要雜誌。

2014年9月,管理當局強令炎黃春秋將雜誌的主管部門從原來的中華炎黃文化研究會,轉到文化部轄下的中國藝術研究院。 此舉被外界認為是有關當局整肅這份改革派雜誌的舉措,曾引起廣泛關注。

此外,更換主管部門後擔任雜誌總編輯的原新華社高級記者楊繼繩,也被要求離任。 據悉,新華社派人與楊繼繩約談,要求必須退出炎黃春秋編輯部,否則將影響他的退休待遇等事宜,而在經過談判後,楊繼繩初步同意6月退出。

記者星期一聯繫上近75歲的資深媒體人楊繼繩,他對記者的詢問沒有否認,只是表示,上級不讓接受外媒採訪。

他說:“對不起,新華社不讓我跟外國記者說話。(記者:就是,那個警示書的事情也不讓說呀?)新華社不讓我接待外媒,新華社專門找我談話了,不讓我接待外媒。(對,不評論,但我就問您這個事兒)不讓我說話,不讓我說話,不讓我跟外國記者說話。”

不過, 1996 年擔任炎黃春秋執行主編, 2009 年擔任雜誌法人代表和常務社長的 吳思 證實說,新華社確實 找過楊繼繩 要求他退出編輯部。

他說:“是,要求他退出。最後這個協議達成什麼,我不知道,我知道是要求退出。因為一直有這麼一個規定,就是退休幹部不得擔任媒體的主要負責人。這種規定已經持續了很久了,至少有6 、 7年了,但是人家一直睜隻眼閉隻眼吧,最近怎麼執行得越來越嚴格。”

長期擔任炎黃春秋雜誌編委的原中央黨校離休教授杜光星期一對美國之音表示,在炎黃春秋雜誌渡過去年的危機後,他觀察今年刊登的文章與以往差不多,沒有出格的,心裡很高興雜誌平穩了下來,但這次是一次更大的危機。

他說:“去年最後幾個月有個整肅的風波, 後來總算平安地度過了危機。想不到現在,更嚴重的危機。看起來,炎黃春秋在當局的眼裡,容不得炎黃春秋,非要把它整垮了不可呀。非常可惜。”

曾擔任中國政治體制改革研究會幹事長兼中國政治體制改革雙月刊主編的杜光錶示,從炎黃春秋的命運看,文化專制主義越來越嚴重,言論的空間越來越小。

他說:“國內可以說是唯一一個民間性的能說真話的雜誌,也容不得。這說明文化專制主義越來越厲害了,控制越來越嚴格了。思想自由、出版自由,越來越沒有空間了,原來的空間就非常非常的小,現在連那麼點狹小的空間都要抹殺掉。”

據港媒報導,炎黃春秋去年面臨更換主管機構之際,炎黃春秋包括不久前逝世的原人民出版社社長曾彥修在內的6名退休老幹部,曾聯名致函國家主席習近平,希望當局能給予炎黃春秋更多的自主空間。 據悉,習近平收到了信件,並作了批示,但批示的具體內容不得而知。

炎黃春秋雜誌自創刊以來,受到中共黨內許多離退休高級官員的支持,前中共開明派元老、習近平總書記的父親習仲勳, 2001年在炎黃春秋創刊10週年時,曾為雜誌題詞“《炎黃春秋》辦得不錯”。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