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埃及與中國:一樣的示威兩樣的結局

  • 陳蘇

中國報紙刊載穆巴拉克交出權力的消息

中國報紙刊載穆巴拉克交出權力的消息

在全球聚焦埃及政局變化之際,中國當局與民眾對埃及的關注,恐怕與其他國家還有所不同。成千上萬的埃及民眾走上街頭要求變革,這與21年前北京天安門的六四民主運動如此相似,然而結局卻如此不同。

埃及抗議者得知總統穆巴拉克下台的消息後激動万分,他們揮舞國旗、歡呼雀躍。這幅畫面引起中國著名女記者高瑜的聯想。

*自然聯想*

這位在89六四期間被捕的前《經濟學周報》副總編說,想起了中國軍隊開槍殘酷鎮壓天安門抗議學生的情景:當年,那些形體比埃及抗議民眾要瘦小得多的中國大學生與北京市民頭扎白布條,在北京街頭奔跑,竭力搶救被中國軍隊開槍打死、打傷的人。

*同樣的是專制,不同的是政黨*

高瑜對美國之音說,埃及和中國都爆發了民眾要求改革的大規模示威,埃及的結局是總統黯然下台,全家出走,而中國的結局卻以人民流血告終。高瑜認為,這兩種結局值得深思:“兩個政權都是專制政權,但是不一樣,因為統治我們的是共產黨,共產黨和穆巴拉克的政黨是絕對不一樣的。”

中國作家余杰進一步解釋說,埃及的專制與中國共產黨的專制有所不同。他說,埃及穆巴拉克的威權統治建立在宗教勢力、權威階層、軍隊、知識分子等各方面取得平衡的基礎上,平衡一旦破裂,他的統治就終結了。

余杰對美國之音說,中國共產黨對整個社會的控制深度、力度與密度卻要大得多:“中國的專制結構仍然是一個集權主義的、一個全能的、黨控制社會生活所有方面的剛性統治,除非是發生雪崩似的全面崩潰。”

*兩國軍隊,兩種立場*

埃及軍隊的表現與中國軍隊在六四事件中的作為,也被視為是導致兩種不同結局的關鍵因素。高瑜說:“我們是黨指揮槍,而人家的軍隊很多都是西點軍校畢業的,從運動開始就在發誓,我們決不向人民開槍,而且支持人民,這就是最大的不同。”

1989年投身六四民主運動的天安門四君子之一周舵認為,正是中國軍隊對天安門學生運動的殘酷鎮壓,給全世界人民和各國政府上了一堂極為嚴肅的課,那就是哪個國家也不容許這種慘劇的重演。

周舵說,雖然埃及目前的社會矛盾遠比當年中國的要尖銳得多,但政黨不是同樣的政黨,軍隊不是同樣的軍隊,同時,穆巴拉克也不是鄧小平。他說,當年中共黨內,除了鄧小平,也沒有第二個人會有鄧小平的特質、性格和經歷,竟下向示威民眾開槍這樣如此極端的命令。

*穆、鄧兩人歷史罪責難逃*

儘管穆巴拉克在下台時手上沒有沾滿人民的鮮血,但周舵認為,穆巴拉克同樣有著不可推卸的歷史罪責--他在位30年,卻沒有及時開啟埃及的民主改革,導致埃及未來的走向極不确定,以至於現在再動手做什麼都已經為時過晚 。

周舵推測,埃及有可能會出現一個由伊斯蘭極端勢力統治的政府,或受極端勢力影響極大的政府,最好的情況不過是產生一個軍人統治下的世俗政府。

*以人為鑒,以史為鑒*

中共在中國已經執政60年。周舵認為,中共必須擔負起歷史責任,做出政治民主改革的前瞻性規劃。否則,頂多在5到10年內,中共就會面對跟穆巴拉克所面對的同樣局面。周舵說,埃及的政局給中國共產黨上了一課,那就是民主是繞不過去的必然趨勢。

他說:“民主化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一旦開啟之後,結果會怎樣是非常不確定的。如果你沒有一種政治體制改革前瞻性規劃的話,那麼在大規模民眾抗議的壓力下,突然一下子被迫打開民主化的大門的話,未來出現的局面很可能就是不可控的。 ”

儘管中國近日來低調報導埃及大規模抗議示威與穆巴拉克的下台,但分析人士普遍評論,中國當局一直在密切關注埃及的動向。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