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繁榮與肅殺並存下的中國藝術環境


 《二手玫瑰》似乎是確實代表了中國的搖滾樂。.

《二手玫瑰》似乎是確實代表了中國的搖滾樂。.

從崔健1986年5月在北京工人體育館首唱《一無所有》算起,中國的搖滾樂已經走過了30個年頭。如今中國搖滾樂早已走出地下,成為中國眾多音樂形式中重要一支。中國搖滾樂市場也吸引了美國的音樂經紀人,帶領知名的搖滾樂隊走出國門。但同時,熟悉中國音樂市場的人士表示,表面繁榮並不能掩蓋當局嚴控藝術創作的現實,在中國要做個真正的藝術家仍十分困難。

埃里克德特奈是紐約音樂經紀人機構MusicDish Network創辦人,專注於美中搖滾音樂交流。他說,2009年他第一次到北京,接觸了幾個搖滾樂隊後,就欲罷不能了。

德特耐說﹕“我發現觀眾的熱情程度和藝術家急於表現自己的程度,都是我80年代還年輕時去朋克音樂發源地CBGB以來所從未見過的。”

德特耐現在代理4個中國搖滾樂隊,其中《二手玫瑰》是全中國眼下最火的搖滾樂隊之一。

德特耐說﹕“《二手玫瑰》似乎是具備所有我所需要的要素的第一個樂隊。它確實代表了中國的搖滾樂,同時非常多才多藝,梁龍是個當代藝術家,我認為,他幾乎是個重新詮釋搖滾樂的人物。”

《二手玫瑰》結合東北二人轉和現代搖滾樂,以粗俗戲謔唱詞為特色;主唱梁龍及樂隊成員以男扮女裝造型出場,被稱為中國最妖嬈搖滾樂隊,被粉絲譽為“第一國搖、現場之王”。

德特耐說:“去年我們把《二手玫瑰》帶到了歐洲最大的音樂節——瑞士的帕里奧音樂節,我們知道音樂是沒有國界的。”
中國搖滾樂走多一段曲折的發展路之後,現在不僅有自己的音樂節,而且擁有眾多樂隊和大量粉絲。許多搖滾樂作品成為人們珍藏的紀念品。

但一位熟悉中國搖滾樂、在中國製作影片的專業人士卻認為,繁榮的表象並不能掩蓋當局嚴控藝術創作、窒息真正藝術家的現實:紐約電影製作人許士俊。

許士俊說﹕“在中國,要做個真正的藝術家是很困難的。因為,他可以掙錢,做流行音樂,或做商業演出,只要你不批評政府,不抱怨,你可以賺錢,但是並不意味著你可以做真正的音樂、真正的藝術,這對真正的藝術家是個大問題,他們想有更多空間,但他們老有麻煩。”

他表示,習近平當政的當下,中國藝術家的處境尤為困難,“音樂節被取消,沒有人知道甚麼原因。要看哪屆政府,現在的政府,藝術家普遍都很艱難。”

許士俊早在1980年中就結識了後來被譽為“中國搖滾樂之父”的崔健。

許士俊說﹕“我在1986年6月底遇到了他,他不會說很多英文,我不會說很多中文,但我們交流音樂。”

許士俊說,他正把30年來拍攝的素材製作成一部描述“想讓中國發生巨變人們的紀錄片”。

他說﹕“這是關於震撼長城的新一代人的故事”

不過在一片慶祝中國搖滾樂繁榮的歡樂氣氛中,許士俊的聲音顯得十分孤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