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留學美國 - 女博士生與男研究員


博士生徐婧(左)、生物學家趙立安

博士生徐婧(左)、生物學家趙立安

華盛頓 - ﹑路易、劉恩民報導 美國首都華盛頓地區的大學﹐有不少中國留學生。美國之音中文部最近深入校園宿舍﹐請他們講自己的學習﹑生活以及對文化差異有甚麼感受。今天為您報導的兩位留學生﹐第一位是馬里蘭大學攻讀博士的女生徐婧。她首先帶記者參觀位於巴爾的摩市的住所。

這裡是美國馬里蘭州巴爾的摩市的一處城區住宅,敲過門後,大門打開,徐婧帶記者上樓,進入她目前在美國專屬於她私人的小天地 -- 一個分租的房間。

徐婧說﹕"這邊是我的臥室,那邊是衣櫥 ﹐然後這邊是一個獨立的衛生間。 這是我的書桌﹑床,還有小化妝台。"

*研究老年學*

這是一幢三層樓的三房住宅。徐婧和其他兩位室友合租。徐婧的房間不算大,但陳設溫馨雅致。徐婧還特別從中國帶來了貼紙,裝飾房間內的牆壁。

徐婧今年24歲,在馬里蘭大學攻讀博士學位,她的專業很特別,是研究老年學與健康政策。
徐婧在馬里蘭大學

徐婧在馬里蘭大學


她說﹕"這個專業剛剛開始興起。美國一共有七所大學有這個專業。它是一個綜合項目--甚麼項目都有﹕有流行病學﹑生物學﹑心理學。我覺得比較符合我。我喜歡學不只一種東西。於是我就來了。"

*在校內打工*

徐婧除了讀書之外,每個星期要為學校工作20個小時來賺取生活費。每年工資有兩萬美元。

徐婧說﹕"因為它是免學費嘛,相當於這兩萬塊是你的生活費。覺得夠用是夠用﹐但是還是很貧寒。假如你要想出去旅遊啊,還是要計劃一下。"

徐婧從上海復旦大學畢業後,還未讀博士之前,先到了美國北卡羅萊納州讀碩士。當她第一次親眼看見美國時,產生了不小的震撼。

她說﹕"因為之前是在上海上學,各種東西都有,各種東西都比較發達。當時我到北卡的綠城, 一個不是很大的城市,沒有公交車,所有的都需要靠私家車。這是個從大片大片的森林開發出來的城市﹐有小房子。就這種非常鄉村的景象。當時下了飛機是非常震撼的。"
徐婧曾在北卡讀碩士

徐婧曾在北卡讀碩士


*沒有汽車的困難*

徐婧沒有買車。她與很多其他單身女留學生一樣,雙腳及公交車是平時主要的交通工具。“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這句話﹐對於在美國單身又不開車的人,尤其重要。

她說﹕"生活上你沒有車﹐實在是太困難了。我一直沒有買車,但是比較幸運的是﹐我一直遇到了非常好的人,得到了各種各樣的幫助。"

正談論到在美國朋友之間互相扶持時,一位也在馬里蘭大學讀書的朋友陳琛打電話來,說他煮了鍋粥﹐特地為一位生病的朋友補補身子,徐婧也被邀請一起去喝粥。

於是記者也不客氣地成了不速之客,跟去瞧瞧。

*女生有恙 男生照顧*

陳琛說:"好像檢查衛生一樣,提前20分鐘給我打電話。......這是我們客廳,可以在這邊坐,比較簡陋......男人做的飯請不要期待太多。能吃,吃的下去就好。介紹一下背景,介紹這位李天霞一姐,剛生大病,然後昨天跟我們訴苦,然後我就說過來吧,我幫你燉補身子的湯。"

風趣的陳琛還透露了他這位單身留學男人必備的食譜和法寶。

他說﹕"宅男的必備就是谷歌,還有一個是宅男女神“老乾媽”(辣椒),尤其是中國男留學生,在沒有家眷的情況下,全靠這個了。"
中國留學生一起吃粥

中國留學生一起吃粥


粥煮好了,幾位好朋友就圍着桌子吃了起來,雖然是一個清冷的異國他鄉的夜晚,但是大家的心是熱的。

*痛苦中又有一點快樂*

記者問徐婧﹕喜歡目前的生活狀態嗎?

她回答說:"......總有一種不安定的感覺,沒有那麼放心。但是你總是覺得,因為你年輕啊,就應該去經歷一些這些事情,等到你年長,再想要這種經歷﹑或者是這種時間的時候,信心和勇氣可能就會很難。所以還挺矛盾的。一方面你在自己鞭策着自己往前走,另一方面你又覺得這個過程其實又非常的痛苦,但是痛苦中又有一點快樂。"

好了。聽過徐婧的故事﹐我們再看看另一位中國留學生﹐趙立安。

同樣清冷的夜晚,就在徐婧與朋友們喝粥的同時,來自北京的趙立安剛剛結束一天的工作,下班回家。

趙立安在來美國之前,在中國就已經有一份令人羡慕的工作,那麼他又為甚麼選擇放棄在中國的一切來到美國呢?

*主治醫師成生物學家*

他在工作的地方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接受美國之音採訪。

趙立安目前是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的生物學家,10年前出國之時,他已經是中國的眼科主治醫師。

他回憶說﹕"我也沒想出國,在國內當醫生,但是國家留學局有個機會,能夠去德國。因為我是國內的碩士,那麼在國內發展﹐如果沒有博士學位可能會受限制,全醫院就這一個名額,去德國公費公派學習。我們眼科主任實際上是希望我在德國另外一個教授那兒學到一個手術﹐當時在中國還沒怎麼開展的,回國以後把中國這個空白填補了,那麼我在國內就是一個名醫。"

*棄德赴美 興趣使然*

但是趙立安當時對臨床醫學沒有太大的興趣,於是自己聯繫了美國的賓州州立大學,錄取後來到美國從事博士後研究。那一年他才30歲。
趙立安在實驗室

趙立安在實驗室


他說﹕"我來到美國遇到的所有的這些導師都對我很好的,所以說也比較順利。因為比較順利﹐就不像我其他同學﹐都考了執照﹐當了臨床醫生。 因為日子過得很舒服﹐所以就沒有特別去考執照。"

經過10年的努力,已進入不惑之年的趙立安工作穩定,目前在美國購置了兩幢房產,一處自用,另一處投資。他至今尚未成家。

在美國日常生活簡單的趙立安,除了上班就是回家,他不諱言﹐對於成家有一定的壓力﹔父母親甚至給他定下了找女朋友的時限。他說如果當初沒有出國,這一切都不是問題。

*喜歡美國科研環境*

趙立安說﹕"如果按掙錢多少,地位高低,生活的舒適程度,那肯定是在國內好。如果按照我當時眼科主任的安排的話,那我現在在國內已經是一位名醫,而且找女朋友也不存在問題。所以說從這個角度﹐還是不應該出來。但從另外一個角度考慮,開闊一下眼界,因為人生也需要對生活有個比較深刻的體會。如果在國內﹐就沒有到美國這些體會。"
趙立安在實驗室

趙立安在實驗室


趙立安並沒有後悔來到美國。他喜歡美國的科研環境﹐以及人與人之間的相處方式。

他說﹕"人都挺好的,不會有些甚麼陰謀詭計,或是甚麼想法。就是把自己的本職工作做好。跟美國人相處簡單,跟中國人相處﹐相對想的事情要多一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