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學生參加俄夏令營 中國民意讓兩國關係添變數

  • 白樺 莫斯科

俄羅斯總理梅德韋傑夫結束訪華。在雙方接連舉辦了國家年,文化年,語言年,旅遊年之後,兩國領導人這次決定2014年和2015年將舉辦俄中青年交流年活動。

隨同梅德韋傑夫訪華的俄羅斯聯邦青年事務署署長別洛科涅夫說,青年事務,以及籌備青年交流年活動是兩國領導人這次討論的一個中心議題。在未來兩年裡,雙方計劃舉行的活動將有數百個。

親克里姆林宮大報《消息報》引述政府高級官員的話說,俄羅斯將邀請一百多名中國大學生參加明年的“謝利格爾夏令營”,俄方會全部開放,讓中國學生參加夏令營的所有活動。為此負責青年事務別洛科涅夫這次在北京討論了細節安排。這家報紙說,明年夏季來俄羅斯參加一系列青年交流年活動的中國學生數量能有數千人。

俄羅斯親政府媒體說,交流活動能有助於培養兩國下一代人之間的友誼,將使兩國關係穩定,永遠友好。親克里姆林宮的“青年近衛軍”領導人盧德涅夫認為,參加夏令營的年輕人未來有可能擔任國家領導人或是政府各領域的高級職務,夏令營可幫助他們建立聯繫,聯絡感情。

“謝利格爾夏令營”由親克里姆林宮的幾家青年組織,包括“納什”(也被稱為“我們的”),“青年近衛軍”和俄羅斯聯邦青年事務署聯合主辦,經費多數來自俄羅斯政府預算撥款。這一活動每年夏季在離莫斯科近4百公里遠,特維爾州風景如畫的度假地謝利格爾湖畔舉行。普京,梅德韋傑夫和其他高級官員,親克里姆林宮的政客和學者每年都會到場發表演講。夏令營規模巨大,參加人數能達數千人。

“謝利格爾夏令營”已連續舉辦近10年時間,最初幾年封閉,僅對自己人開放。最近兩三年來,隨著俄羅斯反政府抗議活動增加,克里姆林宮調整策略,讓夏令營逐漸開放,開始邀請一些持其他政治觀點的人士,以及外國年輕人參加。

俄羅斯反對派和一些知識界人士有時也把參加“謝利格爾夏令營”的親克里姆林宮青年組織稱為俄羅斯的“紅衛兵”。幾年前,每當爆發反政府示威時,這些青年組織都要舉行對抗性的集會和遊行來支持普京。前英國駐俄羅斯大使因為參加過反對派的一些討論會,愛沙尼亞駐俄羅斯大使因為愛沙尼亞首都的蘇聯紅軍塑像被搬遷,還有俄羅斯的一些反對派領人士,包括前總理卡西亞諾夫等人都曾被這些青年組織在莫斯科圍堵騷擾。

與此同時,官方的俄新社幾天前邀請多名專家學者評論目前的俄中關係。國際與地區研究學院的魯金認為,儘管未來10 到15年的兩國關係仍然很樂觀,但也面臨一些威脅。這包括中國國內的民族主義勢力抬頭,這一矛頭也會指向俄羅斯。

俄羅斯中國問題學者貝格爾說,他注意到中國互聯網上的民族主義興趣,攻擊俄羅斯,對俄羅斯不友好的言論在增多。

貝格爾說:“如果這些言論被一些不知名的人傳播是一回事。但如果這些言論作為一種民族主義情緒被大規模的傳播,標誌著中國民族主義的抬頭,那肯定會對俄中關係的發展製造某種障礙。”

俄羅斯學者說,中國的許多出版物和歷史教科書都談到滿清同沙俄政府當年簽訂的邊界條約不平等,導致中國喪失了大批領土。

學者魯金擔心,中國會再次向俄羅斯提出領土要求。他認為,儘管兩國簽訂了劃界條約,解決了邊界問題,但在非正式場合,以及中國的社會民意仍然認為俄羅斯不公平地佔據著遠東和西伯利亞的大片土地。

學者貝格爾說,他在中國旅行時就曾看到過這樣的出版物。

貝格爾說:“當然可以對歷史作出這樣的解釋,也可以做出另一種解釋。但關鍵問題是,中國對兩國邊界歷史的這種提法不應轉變成為現實。如果中國官方已經正式明確宣布,俄羅斯也是這樣,都對對方沒有任何領土要求,我想歷史教科書的寫法到不至於引起擔心。因此類似的問題都應該僅局限於歷史,都是過去時。”

俄羅斯東方學研究所的莫夏科夫認為,俄羅斯幫助越南開發南中國海大陸架油氣資源引起中國的不滿和激烈反應,說明了兩國的利益並非完全吻合。遠東研究所的盧賈寧認為,兩國的天然氣談判因為價格分歧多年來一直毫無結果,雙方的相互投資水平也非常低。學者們還注意到,俄羅斯和中國在中亞地區也在彼此競爭。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