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國的亞洲盟友網絡依然健康


普林斯頓大學教授、布殊政府時的亞太事務副助理國務卿柯慶生(外交關係網站截圖)

普林斯頓大學教授、布殊政府時的亞太事務副助理國務卿柯慶生(外交關係網站截圖)

曾在小布殊政府時期擔任負責亞太事務的副助理國務卿的柯慶生上星期四還對美國在亞洲的盟友網絡做出評論。他說,雖然美菲關係自菲律賓新總統杜特爾特上台以來日漸緊張,但是由於日本在亞洲發揮更大的安全作用,南韓與美國的合作更加密切,美國與新加坡、越南等國的關係加強,美國在亞洲的盟友網絡依然健康。

菲律賓新總統杜特爾特上台以來,美菲盟友關係遭遇挫折。杜特爾特不久前甚至宣佈,菲律賓將終止與美國的聯合軍演。另外,2014年5月軍政府在泰國掌權以來,軍政府對民主和人權的壓制也對美泰關係構成考驗。隨著泰國國王普密蓬的去世,美泰同盟的不確定性進一步加強。有人指出,美國在亞洲的存在似乎有搖搖欲墜的跡象。

在被問到美國在亞洲的盟友網絡是否還健康時,曾在小布殊政府時期擔任負責亞太事務副助理國務卿的柯慶生給出了肯定的答案。

柯慶生說﹕“整體來說,這個系統還健康,雖然現在出現一些挑戰的因素。日本的安全角色比以前擴大了,這是好事。他們修改憲法,解禁集體自衛權,也是好事。他們與其他亞洲鄰居,菲律賓和越南的合作加強了。日本發揮了更多的安全作用。我認為這是好事。南韓與美國的合作也在增多,南韓對北韓的核擴散做出反應,同意美國在南韓部署'薩德'導彈防禦系統。我認為,這些都表明,美國在亞洲的盟友系統以各種不同方式得到加強。”

柯慶生說,美菲同盟對美國很重要,目前的最大挑戰並不是杜特爾特總統的言論,而是他的“法外殺人。”

柯慶生說﹕“我認為對美菲關係最大的挑戰是菲律賓國內的‘法外殺人’,這讓像美國這樣一個自由民主的國家與這個政府合作很難,這是一個真正的挑戰。”

柯慶生被認為是美國中生代“知華派”的傑出代表。他最近出版了一本新書,書名是《中國的挑戰:如何影響一個崛起大國的選擇》。在書中,中國崛起後確實給美國帶來了重要挑戰,但是,他還說,中國還沒有強大到可以被視為美國在全球的“平起平坐的競爭者”。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