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公民聯名促當局追查李旺陽死因

  • 葉兵

activist Li Wangyang and his sister Li Wangling

activist Li Wangyang and his sister Li Wangling


離奇死亡的湖南盲聾民運人士李旺陽遺體被強行屍檢和火化後,在其親友及一些支持者遭到嚴密監控之際,十多名中國公民聯名發出公開信給中國有關當局負責人,要求追查李旺陽死因真相。

*追究刑責*

這封寫給公安部長孟建柱和最高檢察長曹建明的公開信表示,公民不服湖南省邵陽市個別公安人員對李旺陽死亡所下的“自殺”結論,並強行火化李旺陽遺體一事。

公開信要求由異地公安機關收集本案物證、人證,並進入刑案立案、偵查程序。此外,這封公開信還要求保證程序公開並保障李旺陽親友的參與權和知情權。公開信提出,要追究火化李旺陽遺體的直接責任人和下令者的破壞證據罪和侮辱遺體罪等罪行。

*疑點重重*

這封公開信是6月11日用特快專遞寄出的。信中說,李旺陽死前,六月四日有十個國保看守,五日同樣有國保看守。 李旺陽沒有外傷,身上或病房裡不可能有長長的醫用紗布(李旺玲與所有與李旺陽接觸過的朋友,都不曾見到過李旺陽有過這長長的醫用紗布),不可能找到醫用紗布來套自己的脖子。信中說,李旺陽雙眼已瞎,雙耳失聰,不可能將紗布條掛上那麼高的窗櫺。 這封公開信指出,李旺陽二十二年來生活在獄裡,沒有受過野外生存與醫學專業訓練,並且雙腿有殘疾,手時常顫抖不停,如何能在看不見的情況下無師自通打那麼專業的杜邦結?

這封已有十幾名公民簽字的公開信表示,現場照片顯示李旺陽雙眼圓睜,手卻放在胸前,舌頭在口腔內,脖子沒有勒痕,雙腿微彎正常地全腳掌接觸地面。腳下的一雙拖鞋整整齊齊,沒有任何掙扎後脫落的痕跡;不符合通常自縊身亡的特徵。

*要求真相*

這封公開信的發起人之一﹑上海網絡作家李化平對美國之音表示,聯名簽署這封信的公民意識到當局正在試圖繼續隱瞞,但是他們仍然要求調查李旺陽之死真相。

他說:“他們(當局)在消滅真相。他們對一個雙眼失明的盲人,一個兩耳失聰的聾人,一個被關了二十幾年的長者,一個62歲的老人,在肉體上消滅,然後把真相消滅,這超過了我們的想像力。沒有那個國家和那個時代會做這種事情。這太無道了。”

*當局緊張*

李旺陽的遺體6月9號上午被政府下令火化後,他妹妹李旺玲和妹夫趙寶珠都與外界失去聯繫。美國之音記者星期二試圖聯繫他們,錄音提示說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李旺陽離奇自殺案真相調查委員會的三位發起人的手機也都無法接通。這個由民間發起的李旺陽案真相調查委員會成員﹑中學教師黃麗紅也與外界失去聯繫。李化平說,黃麗紅已經被監控。他表示,上海國保人員日前曾打電話給他,警告他不要關注李旺陽事件,但被他拒絕。

曾于去年八月和今年春節期間三次探望過李旺陽的李化平說:“就是要我不要關注這件事嘛。這怎麼可能呢?人都是有感情的嘛。對不對?人都是有人性的嘛。這是不可能的。”

志願為李旺陽家屬代理有關案件的廣州維權律師唐荊陵還沒有從湖南返回廣東,他妻子汪燕芳對美國之音表示,6月10號到12號上午,當地的京溪派出所警察已經三次登門檢查。

她說:“10號來查過一次。10號下午5點,到11號凌晨12點,就是半夜時查一次,今天早晨又跑過來查一次。”

去年曾被軟禁數日的汪燕芳說,一名女警官和一名男性協警是在剛過午夜的時候,要進屋查身份證,卻不說明理由,被她拒絕。

汪燕芳說,她當天打電話到派出所查問被騷擾原因,接電話的(恰好是曾登門查夜)女警官說,你去死吧。

6月6日,在邵陽市大祥區醫院治療的李旺陽被宣布自殺身亡。由於現場的情況令人難以信服,當局急於處理後事又增加了新的疑點,香港及海外中文媒體﹑一些活動人士和眾多網民對此案給予了高度關注。一些華人團體和人權組織舉行集會要求中國當局正視民意,盡快查明真相,嚴懲殺人兇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