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曲阜驅趕公民觀察團 薛父頭七網友誓死磕

  • 海彥

山東臨沂公民觀察團聲援後援團12位成員抵達曲阜(網絡圖片)

山東臨沂公民觀察團聲援後援團12位成員抵達曲阜(網絡圖片)

據美國之音得到的最新消息,2月2日緊急成立、2月3日抵達薛明凱的老家曲阜的14位網友,星期一夜晚11點多,在旅館內被幾十名警察和國保在沒有任何法律手續情況下,強行帶往曲阜西關派出所做筆錄,並連夜被強行送上火車遣送回原籍。

民主人士薛明凱(中)與律師和網友在鄭州(網絡圖片)

民主人士薛明凱(中)與律師和網友在鄭州(網絡圖片)

據公民觀察團的北京網友翟岩民星期二下午告訴美國之音,所有成員都在山東滕州下了車。他們由於一夜未睡目前都在濟南休整,等待其他新成員的加入。翟岩民表示,星期三,也就是薛明凱父親薛福順離奇死亡的頭七忌日,他們一定會重返曲阜,討個說法。

他說:“明天我們肯定要去。而且我們的很多人,我告訴他們都在曲阜先不要動,先住下來,分散一點。太集中的話,他們還會有所行動,還會把我們帶走。等著明天我們過去之後,同時去市委、市政府,遞交我們的呼籲書。”

翟岩民表示,昨天夜裡給他們做筆錄的警察態度還不錯,似乎明白他們也沒有做任何出格的事情,倒是當地高層面對眾多網友雲集曲阜,強力打壓意圖明顯。

他說:“他們已經很害怕了,昨天可能驚動了曲阜所有的政法委,連副市長都去了,大的領導全去了。我也跟他們講了,我說,人頭七嘛,我們是奔喪來了,必須要辦一個頭七的儀式。反正他們就是不歡迎我們吧。”

網上有消息說,一直在河南鄭州的24歲的薛明凱在江天勇、張俊傑兩位律師和4位網友的陪同下,星期二已起身前往山東,預計星期三到達曲阜。不過,人在鄭州的中國人權律師團發起人之一的北京維權律師江天勇,星期二下午向美國之音證實,由於擔心薛明凱會像他母親一樣被國保帶走,下落不明,因此,他們沒有讓薛明凱與國保見面,也沒有讓他回曲阜。

江天勇表示,曲阜當局處理整個事件的模式完全是維穩的方式,不是要調查真相,解決問題,而是要以維穩的思路,將問題掩蓋,將問題消除掉。

他說:“本身這個行為整個過程都是非法的。現在當局也不想是真正依照法律解決問題,而是按照維穩的思路、對公民的權利踐踏的方式,把問題實際上是要消除掉。隨著公民的公民意識的提高,不僅薛明凱本人不會答應,整個社會也不願意公權力這麼踐踏公民權利。”

多天來一直在鄭州照顧薛明凱家事的安徽維權人士錢進星期二下午說,薛明凱想回而不敢回去,因為擔憂人身安全沒有保障。

他說:“薛明凱認為自己回曲阜會有生命之憂。他母親被從北京強行抓捕回去,然後他很恐懼,人身安全得不到保障。他會請人權律師團先過去跟政府交涉,確保回到曲阜他的人身安全要得到保障。這樣他才敢回去,給他父親做一些後事處理工作。”

另外,山東臨沂的公民觀察團聲援後援團的12位成員,星期二已經出發前往曲阜,除來自北京的維權人士葛志慧外,其他人都是臨沂本地人。維權人士盧秋梅星期二下午向記者證實,她們1點多抵達了曲阜,休息一下後準備前往市政府遞交呼籲書。

記者多次打電話給曲阜市公安局,希望了解相關情況,但都無人接聽。而網上披露的公安局一些官員的手機也都無人接聽。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