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共黨刊:警惕網路負能量 三低網民宜斷網

  • 陸揚

中共黨刊《求是》網站刊登的《警惕網絡負能量》的文章。(視頻截圖)

中共黨刊《求是》網站刊登的《警惕網絡負能量》的文章。(視頻截圖)

網際網路已成為全球網民表達思想和抒發情緒的空間。不過,中國共産黨的黨刊《求是》網站近日發表文章稱,中國的網際網路目前負面資訊瀰漫,不良情緒蔓延。作者提醒人們警惕網路“負能量”。

*政治新詞彙:正負能量*

這篇署名石平的評論文章6月16日發表在《求是》理論網上,題目是“警惕網路負能量”。

文章使用了中共領導人習近平 “正能量” 的説法,認為網民從網際網路上查詢資訊、“分享觀點、輕鬆淘寶、線上神聊、開展輿論監督” 等,都是推動社會進步 的 “正能量”。但是,文章同時又説,“打開網頁、登入微網志,立刻就會在不經意間陷入網路負面資訊的包圍之中”。這些負面資訊的表現在於:“負面新聞連篇 累牘。災難、事故、貪腐、醜聞似乎鋪天蓋地”;不良情緒四處蔓延。跟政府對著幹,“凡是政府辟謠的就一定是事實,凡是官方發佈的就一定有黑幕,凡是社會矛盾就一定是體制問題”。

作者指出,網民的“人肉搜索等侵犯他人隱私的行為,已經司空見慣,公民個人基本權利遭遇野蠻踐踏,讓越來越多的人談網色變”。 文章作者認為,“這些現象屬於網路負能量。”

*年輕人沒錢沒學歷牢騷太盛 不如斷網?*

作者引用據稱的調查結果説,渲泄不良情緒的主要是低年齡、低學歷、低收入的“三低” 人群。作者認為,這群人 “總體社會閱歷淺,生存壓力大,在現實生活中感到不得志、不如意,對社會和生活心存不滿,往往帶著有色眼鏡觀察社會,解讀現實”。

北京獨立新聞工作者高瑜接受美國之音採訪(資料照)

北京獨立新聞工作者高瑜接受美國之音採訪(資料照)

作者開出幾劑化解網路負能量的“藥方”,其中一劑是勸解 “三低” 人群“積極面對現實生活”。要他們明白一個 “道理”,共産黨和政府是罵不倒的,自己的幸福生活也罵不來。作者鼓勵這些 “三低 ”網民,與其沉溺於網路,不如斷開網線,靠自己的努力改變命運,等等。

*不上網就能幸福實現“中國夢”了?*

針對中共黨刊《求是》網站發表的這篇警惕網路 “負能量” 並告誡 “三低” 人群斷網的文章,北京的資深媒體人高瑜評論説,這篇文章不符合常識,簡直是大倒退。

高瑜6月17日在北京接受美國之音電話採訪時説:“官媒這些東西呀,簡直就是你説精神病院裏的人發出來的都有人信。基本上它不符合常識,再往下去就該 ‘要社會主義的草,不要資本主義的苗’ 了。整個文革,還有反右等等一切毛澤東時期最荒唐的東西,現在全搬出來了。”

高瑜説,現代科技給中共控制言論自由帶來了難處,它現在要更加嚴厲的控制網路,方便他們搞愚民政策,搞輿論一律。她説,總之,在共産黨看來代表官方的聲音就是 “正能量”,不上網,就能得到幸福,習近平的 “中國夢” 就實現了。

高瑜説,現在中共是兩手一起抓來控制網路言論。一手是封網,另一手就是勸解,像這篇文章,就是勸人們不要上網。

河北省自由撰稿人朱欣欣同一天通過電話對美國之音説,中共自己給 “負能量” 設定範圍,這本身就沒有法律意識。體現了過去政治決定一切的老舊意識。

河北自由撰稿人朱欣欣(圖片來源:朱欣欣微博)

河北自由撰稿人朱欣欣(圖片來源:朱欣欣微博)

朱欣欣: “再有一個,網路上它認為的 ‘負能量’ 的言論,恰恰是現實生活中社會扭曲的反映。” 他説,“如果現實生活中人 們的怨氣,人們心中的不滿、困難和矛盾,能夠通過正當的法律渠道得到解決,網路上的渲泄就會少得多。同時,政府做什麼大家都不相信,這個恰恰説明問題在政 府這邊。問題出在它自己身上,不能推到別人身上。”

朱欣欣説,所謂網際網路瀰漫著絕望消極的情緒,完全是中共一黨專政造成的。他説,網路上的人肉搜索,其實是讓貪官談網色變。具有中國特色的網路反腐,讓房妹、房叔和表叔等落馬,能説是“負能量”嗎?

*網路謠言成遙遙領先的預言?*

中國網民中流傳這樣一個説法,中共説的謠言實則是遙遙領先的預言。從網際網路傳開的王立軍、薄熙來事件和網路日記主角衣俊卿等,後來都被證實是事實。

最新的網路 “負能量” 導致貪腐官員落馬的例子是,據人民網等中國官媒6月17日消息,中國國家檔案局一名范姓副司長因被網路舉報而辭職。此前,網際網路流傳一名紀姓女士,舉報中央檔案館法規司副司長范悅花大價錢包養她,以單身的身份跟她同居。中央檔案館是中共的智囊機構。

有觀察人士指出,和世界各地一樣,中國普通公民通過網際網路和社交媒體自行散發消息時,當然缺乏正規媒體的資源和專長以及中立性,因此網路資訊難免失準, 也會發生侵犯個人隱私等亂象;然而,和有新聞出版自由的地區不同,中國的正規媒體起不到獨立報道新聞、積極反映民情並隨時監督政府的作用,這使網路民意在中國的影響力變得格外重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