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王岐山說中共有“合法性” 民主人士有話說

  • 美國之音

中紀委書記王岐山(資料照片)

中紀委書記王岐山(資料照片)

王岐山是9月9日在京對南非前總統姆貝基以及澳大利亞前總理陸克文等講這番話的。他們在北京出席“2015中國共產黨與世界對話會”。

在會上,王岐山從執政黨的角度論述了從嚴治黨的意義,中國媒體說,這是中共高官首次對中共執政的合法性作出了論述。這位主管打“老虎”的中共高官說:“共產黨的合法性源自於歷史,是人心向背決定的,是人民的選擇。”他還強調,要持續中共執政的合法性,就要做到“從嚴治黨”。王岐山以前對日本和美國人士,都講過類似的話。王岐山說,要了解中國,必須了解共產黨。

長期以來,中國人都有一個普遍觀念是:打江山者坐江山。只要共產黨取得了政權,就天然具備了領導國家的執政資格。但是一九八九年中國民主運動之後,隨著信息的全球化和普世價值的廣泛傳播,不斷開始有聲音對中共的執政合法性提出質疑。

民主是大勢所趨 中國北逆潮流而動

香港《開放》雜誌編輯蔡詠梅認為,中共在此時機探討執政合法性是對這些質疑作出回應。她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現在民主化這個浪潮席捲全世界,現在全世界絕大多數國家都是民主國家。他們政府的合法性是通過了人民的一個授權的方式得到肯定。但唯一中國、北韓這樣一些國家,這個政權按照現在普世價值來講,合法性是成問題的。”

而旅美政論家、《北京之春》前主筆胡平認為,王岐山的這番講話並不是中共首次探討執政合法性。他對美國之音說,“當年胡錦濤也講過類似的話,就講共產黨怎麼受到人民的擁護,有了政權,但是過去有、現在有不代表以後也會一直有。”

王岐山為何談中共合法性

胡平認為,王岐山在當下這個時間節點再次探討執政合法性有三個原因。第一是目前反腐敗運動遇到一些問題,他藉這個機會為反腐敗作一種辯護;第二是用西方常用的概念“迷惑”西方人,為習近平月底的訪美之行鋪路;第三是中國社會目前處於相當脆弱的狀態,經濟動盪、人權狀況也在惡化。

香港的蔡詠梅也說,中共在過去用馬克思列寧主義作為建政的思想基礎,但隨著社會的發展,馬列主義的一些原則不再適用於當下的中國。因此,中共急於為自己尋找可代替的權力合法性的基礎。

“所以為什麼要搞大閱兵,其實都是這樣的。就是它想利用中國人的那種國家主義、民粹主義作為他權力的合法性……但是這個都不是現在憲政主義的權力合法性的來源。任何一個政黨,你可以把國家搞好,你可以解決民生問題、把經濟搞得好等等,但是你還是要通過人民的授權,你才可以擁有合法性。”她說。

據報導,一些西方學者認為,和民主政體不同的是,中共政權的合法性源於經濟績效和政府提供的各種公共物品。但是胡平表示這種說法“站不住腳”。

王岐山中共合法性觀點能否站住腳

對民主理論深有研究的胡平說,“用政績來確定合法性這本身是違背合法性的本意。因為合法性的意思就是說一個政權它不管做得好做的壞,那麼它如果是合法了,它依然就是合法的……像馬英九他一度民調只有9%了,但大家依然承認他是一個合法的總統……所以它關鍵就是政權的合法性是取決於它的來源,而不是它的內容。”

歷史合法和現實合法並無必然繼承關係

胡平用婚姻比喻執政合法性和政績的關係。他說,“好比婚姻的合法性一個道理,婚姻的合法性得雙方同意,還得辦一個手續那就是合法的婚姻。哪怕其中一個人他/她沒有很好的履行他/她作為配偶的責任和義務,但是你也得承認它只要沒有離婚,那個法律上他們依然是合法的夫妻、合法的配偶,這個是毫無疑問的。”相反,一開始是用買賣、霸占而形成的婚姻,即便丈夫為妻子提供充足優越的生活保障,也是不合法的。

蔡詠梅也認為,一個國家的經濟社會發展水平並不是其執政合法性的保證。她說,“只不過是你經濟搞得好的話,雖然沒有合法性,想反抗起來也比較困難,然後反抗的勢頭也比較弱。很多人因為他生活還過得去,他比較安於現狀。”

王岐山在講話中還談到:“辦好中國的事情,就要看人民高興不高興、滿意不滿意、答應不答應。”

胡平說,這表示王岐山承認“政權的合法性取決於人民。取決人民的支持率”。而要真實的了解人民的支持率,就需要保證言論自由。

“如果一個政權它可以禁止一切反對意見,那它永遠可以擔保它是被人民所擁護,因為它把反對它的人都排除在人民之外了。”他說。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