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共產黨: 從窮人黨到富人黨--“兩會”中的富豪(1)

  • 斯洋

福布斯中國富豪榜(視頻截圖)

福布斯中國富豪榜(視頻截圖)

3月初,中國將迎來第十二屆全國人大和政協會議。預計,與去年的中共“十八大”一樣,“兩會”中的富豪和名流代表群體,將再次引起公眾的關注。

根據上海研究機構“胡潤百富榜(Hurun Report)”的資料,中國最富裕的1, 024人中,有160位是中共黨代會、全國人大代表或政協會議的成員。這些富豪的家族財富淨值總額達2,210億美元。他們的財富已經超過了美國國會議員、總統、甚至包括大法官在內的所有美國上層官員的財富。

不僅在全國性的三大政治組織,中國各省和地方的人大和政協中也活躍著富人代表的身影。而且,有些富豪甚至不惜出重金賄選,以便躋身這些組織。

一月,湖南邵陽民營企業家黃玉彪落選湖南省人大代表後,在凱迪、天涯等多家網站發出實名舉報稱,邵陽市的省人大代表選舉中存在賄選。

這些富豪包括高居2012年福布斯中國富豪榜杭州娃哈哈集團的創始人宗慶後,位列第三的大連萬達集團董事長王健林,以及2011年福布斯中國富豪榜榜首的三一重工的董事長梁穩根。

“企業家加入共產黨有兩個原因, 一方面,加入共產黨後,他們更容易獲得銀行的貸款、獲得出口或是其他在中國做生意所必需的許可證。入黨對這些都有幫助。 第二個原因是,一旦他們介入政治後,他們就可以以此為跳板進入地方“人大”、“政協”等組織,進一步獲得一些榮譽的或是有影響力的位置。”

中共十八代表,中國紅豆集團有限公司總裁周海江的名片上列有10個政治職務。他在接受《華爾街日報》採訪時表示,這些職務使他有機會跟各界精英,即商人、政界人士和軍方人士打交道,有時甚至可以向最高領導人提出施政建議。

美國知名中國問題學者林培瑞( Perry Link)回顧中國人加入共產黨的歷史後指出,自中國啟動改革開放之後,中國人加入共產黨很大程度上帶有‘犬儒主義’的成分。明明想著自己的利益,卻還要說一些自己都不相信的‘共產主義和為人民服務的’空話。

“從大學生到富翁,他們都想入黨,參加共產黨是為了自己。為了賺錢,這是很自然的事情。奇怪的是,他還保留原先的那種理想主義的空話。‘為人民服務’,‘共產主義’,那些話語還在。但是完全變成了一種空乏的東西,實際都是利己,都是賺錢。”

胡潤的報告顯示﹐從2007年到2012年的胡潤百富榜﹐有75人在這段期間為中國立法機構的一員,此期間他們的財富平均增長81%。另據胡潤統計榜單上沒有擔任全國性政治職務的324人﹐同一時期的財富平均增長47%,增長幅度幾乎少了一半。

允許資本家入黨是中共前領導人江澤民的提議。江澤民提出三個代表的理論,而私營企業家被視為先進生產力的代表。2002年開始,中國共產黨開始接納私營企業家入黨。截至2010年,中國的頂級富豪中,大約三分之一都是黨員。

“有些人取笑這樣的決定。另外一些人認為,這顯示了共產黨的靈活性,按照外部環境的發展,調整自己內部的制度。”

中國資本家加入共產黨當時被許多西方政客,包括美國總統克林頓和英國首相布萊爾在內,看作是中國共產黨的進步,將有助於中國社會的民主化發展。

“他們有一種理論,認為中國的中產階級要發展他會使上壓力,讓共產黨妥協,讓媒體更開放,讓基本的權力擴大,但是到目前為止這些都沒有實現。 倒是那些慢慢富起來的人不跟上面對著幹,反而是跟上面合作。所以中國社會中比較大的隔閡,不是中產階級和領導層的隔閡,而是領導層和中產階級合作對付下面。”

喬治.華盛頓大學的狄忠浦教授撰寫過三本關於中國共產黨和富人階層的書。 在《財富轉化為權力》一書中,他說,中國富人已經成為執政的共產黨的伙伴,在發展經濟的同時,希望維持政治現狀。

“那些被允許加入共產黨的企業家是那些共產黨認為不會給他們製造麻煩的人,不會要求改變的人。他們的興趣是維持穩定、維持高增長、擴大出口的機會等等。 共產黨推出這些政策,而企業家從這些政策中獲利。”

也許,一個需要指出的事實是,中國民營企業家從來沒有進入真正的決策層。民營企業領導人一般都只能是止於政協委員或人大代表,即使被安排在政府機構任職,往往也只是徒有其名卻並無實權的虛銜。

與富人加入共產黨形成對照的是,相當數量的富人選擇移民海外。 根據“國際人才藍皮書”《中國國際移民報告(2012)》指出,中國正在經歷第三次大規模的“海外移民潮”,而投資移民已經成為中國海外移民的重要組成部分。

報告表明,中國個人資產超過一億元人民幣的超高淨值企業主中,27%已經移民,47%在考慮移民,個人資產超過一千萬元人民幣的高淨值人群中,近60%的人士已經完成投資移民或有相關考慮。而實際中國富人的移民人數遠比上述報告要多得多。

喬治華盛頓大學的狄忠浦說,富人入黨也好,移民海外也好,都是出於一種目的:避險。

“入黨是降低生意的風險, 這樣,你的企業就不太可能被政府關閉或是被壓榨, 某種程度上是將風險降到最低。將家人和財富轉移到國外也是避免風險的一種做法,避免財產被沒收,家人受迫害。入黨是積極的動作,移民是消極的, 但是出於同一種願望,那就是降低風險。”

然而中國憲政學者曹思源表示, 對上述觀點不完全贊同。“我個人的看法是,移民有種種原因。其中一種是用腳投票。他對現行的體制不滿意。這麼多人移民, 這實際上構成一種新的壓力,要改革, 要進行體制的變革。體制變革了,符合大多數人的需求了。那麼對社會發展就是有利的。就會吸引人們重新倒流。”

不過,有跡象顯示,中國對富人集團的支持在下降。分析人士認為,中共 18大代表,三一集團董事長梁穩根沒有向先前所說的那樣進入中央委員就是一個跡象。

“(富人)代表在黨代會的數量是多了,但是整體來說,仍然是很小的一個數字, 不到12人。 而且沒有一個人被選進中央委員會,甚至是候補委員。這體現了共產黨如何看重一個群體或是一個職業。重要委員中是有富人,但是他們都是國有企業的領導人。”

1月28號,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上,中國新領導人習近平更是明確表示要著力在工人中發展黨員,繼續做好在農民中發展黨員工作,重視從青年工人、農民、知識分子中發展黨員,優化黨員隊伍結構。

一些觀察人士認為, 這是第一次從中央的角度拋棄了精英和財閥,等於否定了江澤民的“三個代表”,也不強調胡錦濤所提倡的階層和諧。中國共產黨將往何處去?中國共產黨又怎麼從工人階級的黨發展到所謂的“富人黨”,中國還有可能回到共產黨的原教旨主義嗎?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