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陳光誠首現國會聽證 要求公開中美外交協議


陳光誠首次現身美國國會就中國人權現狀作證(美國之音方方拍攝)

陳光誠首次現身美國國會就中國人權現狀作證(美國之音方方拍攝)

中國盲人維權人士陳光誠星期二(9日)首次來到美國國會作證,介紹中國目前的人權現狀。陳光誠要求國會督促美國行政當局公開涉及他的中美正式外交協議,並敦促中國當局兌現承諾,調查對他和家人的迫害行為。他還表示要繼續留在美國為中國人權事業抗爭。

在過去一年多,美國國會針對陳光誠的遭遇已經召開過四次聽證會,但今天他首次親自來到國會作證。陳光誠向國會提交了一個長期對他和他的家人進行迫害的“惡官名單”,他要求將這些人列入禁止入境美國的名單中。

陳光誠作證時說,他去年5月在中美協商並達成協議的保障下走出美國大使館,中方承諾會立即停止迫害,並且對迫害行為進行徹底調查、公開處理。但他說,事實上並非如此。

他說:“但遺憾的是,到目前為止,不但中共中央政府向我和美國政府的承諾沒有兌現,反而把我的侄子陳可貴非法拘押、非法審判後在2012年11月30日以所謂‘故意傷害罪’判刑39個月,並把陳可貴送到當年關押我的同一所監獄 - 臨沂監獄。”


陳光誠向眾議院外交委員會的議員們詳細描述了他的侄子陳克貴從被捕,到刑訊逼供,再到判刑的過程,他說,這是中國當局對他的延續報復。

在被問到美國的敦促是否會奏效時,陳光誠說,中國對人權的侵犯一直有試探動作,會觀察國際社會的反應再探觸底線,所以美國必須帶領世界其他國家一道向中國的人權狀況施壓。

陳光誠在聽證中還提到很多中國人民現在都在覺醒,但中共設立的網絡防火牆對訊息獲取和言論自由傷害很大,他號召大家齊心協力推倒中國的“網絡柏林牆”。

陳光誠最後向美國國會提出一項要求:“在此,我要求主席先生,國會外交關係委員會和國會政府事務監督委員會以及其它相關委員會正式向行政當局相關部門調閱並公開中美就涉及到我這件事情所達成的任何書面和口頭正式外交協議。敦促美國政府鄭重要求中共當權者兌現承諾。”

一同出席這次聽證的還有被囚禁的維權律師高智晟的妻子耿和。耿和向國會講述了丈夫受迫害入獄7年的遭遇,和在獄中受到的酷刑折磨,她說希望國際社會能像營救陳光誠一樣營救包括高智晟在內的政治良心犯。

再過兩天,美國國務卿克里就要訪問中國,組織本次聽證的外交委員會小組委員會主席、來自新澤西州的共和黨議員史密斯對克里此次訪華有所期望。

他說:“我們希望克里國務卿這次訪華能將人權問題當作主要問題之一,而不僅僅是個從屬問題,就像陳光誠說的,中國人權問題現在對美國政府來說是次要問題。”

聽證會結束之後,美國之音還對陳光誠進行了獨家採訪。陳光誠對記者說,目前還沒有考慮回中國,因為現在還沒有安頓下來。

記者:那您在美國會從事甚麼樣的工作?
陳:我肯定會繼續推動中國的憲政、民主、法制、自由啊,這個毫無疑問。

記者:你覺得在中國和在美國推動人權效果一樣嗎?
陳:我覺得你要一定說一樣的話未必一樣,可能各種角色都需要扮演;但是如果說在美國和在中國就是一個能、一個不能的話,我是不同意的。

記者:聽說您有可能去台灣?到那兒會做甚麼呢?
陳:對,但還沒有完全定下來。需要看很多,需要答謝台灣民眾對我的關注。

記者:在簽證方面有困難嗎?
陳:現在還不知道。

記者:您提到中共沒有兌現承諾,這會不會是因為中共領導換班導致的結果?
陳:我想這個不可能是因為換班導致沒有承諾的,其實本來當時的習近平也是他們政權的一部份,你也不能說是絕對的換班,我覺得只是換了一下位置。

記者:後來還有人跟你聯係嗎?
陳:沒有啊。

記者:自打您來了美國之後就沒有人再提這方面的事情?
陳:中共駐美國大使說他們找不到我。

記者:具體是甚麼樣的承諾呢?
陳:具體承諾我今天已經談到了,就是說將對山東數年來破壞我和我的家人的一切違法犯罪行為展開徹底調查、做出公開處理,只要涉及到違法犯罪,必定會依法追究;而且,當時他們還答應保證我家人的安全等等,這一系列都有很多。

記者:當時到底具體是誰做出的承諾呢?
陳:承諾者就是兩個字,“中央”。

記者:所以您也不知道來源是誰?
陳:來源最起碼是政治局。

記者:那您現在的家人有保障嗎?
陳:我不認為是有保障的。我剛才談到了,克貴四歲多的孩子都差點被中共官員接走;我不知道他們為甚麼要對一個四歲多的孩子去騷擾、去威脅。

記者:您上星期與前總統小布殊會談後有甚麼感想?
陳:我問了他很多問題,關於人權方面的,關於他在執政的時候到中國提人權問題嗎,等等這些事情。

記者:有沒有甚麼記憶猶新的回答?
陳:他非常清楚的回答就是,他提了,而且很嚴厲的提了,他說是私下提的。

記者:克里這次訪華您期望他會怎麼做?
陳:我期望他會按照美國的普世價值的標準去做,美國民主、自由、人權、法制,這都是立國之本,你不能在破壞人權的問題上視之不見或者回避啊。

記者:你覺得布殊政府既然在公開、私下都提過,你覺得當時中國的人權狀況有改善嗎?
陳:怎麼說呢,我覺得這種改善不是特別的明顯,但是也不能說完全沒有,只要提我想任何地方就會起作用,只是一個時間問題或者說是一個效用的程度問題。

陳光誠目前正在聯係簽證等事宜,如果得到批准,他將在今年6月赴台灣訪問。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