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國民教育是否洗腦?香港人多議論

  • 譚嘉琪

香港中學生走上街頭反對政府執意將推行的國民教育

香港中學生走上街頭反對政府執意將推行的國民教育


香港政府計劃今年九月在中小學推行德育和國民教育科,但港人大多反對。7月29日,幾萬人在香港走上街頭,反對政府執意在9月推行的國民教育,抗議該科教材內容偏頗,有洗腦成分,參加人士主要是學生、教師和家長。

德育及國民教育科是香港特區政府為中小學而設的新必修科,於今年九月開始推行。多份模範教材都是由親北京的作者編寫,教材除了介紹中國政治模式和架構以外,還形容美國兩黨的民主制度 “影響社會民生的運作”,讓 “人民當災”,而中國的執政集團是進步、無私和團結的。

這次遊行跟一般的不太一樣,發動者是一群十幾歲的中學生。他們自發組成團體“學民思潮”,在暑假期間,透過社交網站臉書發起遊行,期盼的只是不用在開學的時候修讀這個學科。最後,這一行動得到家長、教師,甚至社會各界的支持。

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峰說:“因為我們是學生,很明白學界的需要,也明白到學界的壓力,所以我們用學生的身份去發言,積極籌組社會運動... 我們也覺得以前的社會對國民教育課的關注其實不多,但在七月一號教育局局長上台後,他的公信力不夠,另外我們也看到國民教育課出現愈來愈多染紅和洗腦的教材,因此我們看到反對的聲音愈來愈多。”

在29日的反對國民教育的大遊行中,組織者聲稱最少有9萬人,而警方則指高峰時有3萬多人。罕見的是,大部分家長不怕烈日當空,帶上嬰兒和小孩去抗議。

對於港人的擔心,時事評論員程翔有這樣的分析:“這種連共產黨都不認同的對他們的描述,居然出現在香港國民教育的這個課本上,那麼我覺得這才會引起最近這一波的反對國民教育的運動。他們覺得這樣做就是洗腦。”

受到社會抨擊後,港府官員一致強調這個科目並沒有“洗腦”成分,還說還沒準備好的學校有三年的時間去推行,校方可以選擇自行編寫教材。

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主席李慧瓊對美國之音記者說:“香港作為中國的一部分,推出德育及國民教育課是合情合理的,我覺得是不能夠達到洗腦的作用,其實香港是一個資訊型非常開放的社會,如果我們相信一個三十五分鐘到一個半小時的課程可以洗腦,可以洗我們青少年的腦,其實是自己騙自己的。”

官方看來作出了讓步,不過教育界依然對教材不滿,連連召開記者會聲稱不知該如何利用教材教導學生﹐要求撤回國民教育科,爭取把更客觀的中國歷史科加入中小
學課程。

大專教師陳家洛在記者會上說:“國民教育由小學開始發展下去,我相信在我們這群朋友退休之年,就要很努力的去更正學生在國民教育課所學到的東西,反過來做,是一個很奇怪的發展。”

面對家長和教育界的憂慮,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主席李慧瓊說“如果我們大家都相信學校,相信老師,相信他們的專業水準的話,其實並不需要過分擔憂,所以更實際的是,家長和其他持分者應該回到他們的學校去跟他們的老師去了解,跟學校溝通,看看他們孩子所接受的德育及國民教育是怎樣的模式和內容。”

不過,參與遊行的大專教師周先生表示, 大家都知道國民教育一個政治任務,不過香港政府把所有困難和問題推給老師和學校,而家長也有懷疑的時候,是政府的責任。

香港時事評論員程翔也同樣分析說,中央壓下來的任務,特區首長不敢對這些不恰當的做法說不。

他說:“沒有人敢說不,所以就要把它當作一個政治任務壓下來... 因為我們知道,自從2003年五十萬人上街示威,反對23條立法,從那天開始,北京就覺得香港人不愛國,覺得香港人國家意識很弱,連立法來保障國家安全都不願意。所以北京得出一個很錯誤的結論,就覺得香港人不愛國,既然香港人不愛國,就要對香港人進行愛國教育。”

雙方爭持至今仍然繼續,教師和學生聲稱會組織更多活動去反對國民教育,更有老師計劃在9月罷課。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