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軍用碼頭爭議 北京有人又提23條

  • 湯惠芸 香港


針對上月底有香港社運人士闖入駐港解放軍總部示威,最近有中國學者在北京表示,港府應該考慮盡快就有關國家安全的《基本法》23條立法,避免類似事件再發生。香港行政長官梁振英星期三出席公開活動時接受傳媒提問表示,目前沒有計劃、沒有時間表就《基本法》23條立法,但知道《基本法》23條立法是港府憲制責任。另外多名港府官員及建制派人士都表示,現時並非《基本法》23條立法的時機。示威人士表示,闖軍營主要表達停建中環軍用碼頭的訴求。

主張港獨的社交網絡群組「香港人優先」4名成員,上月底手持港英時代的香港旗,闖入金鐘駐港解放軍總部示威,高呼口號反對興建中環軍用碼頭,要求解放軍撤出香港。至今年元旦日香港警方拘捕4名示威者,指他們涉嫌擅自闖入位於中環軍營的解放軍駐港部隊總部,觸犯《公安條例》,在沒有許可證情況下進入香港駐軍禁區。

北京研討會 又提23條

針對「香港人優先」成員闖入駐港解放軍總部示威,中國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港澳研究所,最近在北京舉辦「一國兩制」與香港《駐軍法》研討會。前港澳辦副主任、全國港澳研究會會長陳佐洱在研討會上表示,示威者衝擊駐港解放軍軍營的行為是挑釁行徑,等同衝擊中國國家主權,依法逮捕疑犯的做法大快人心,下一步要怎樣依法公開審理,全中國人民拭目以待。陳佐洱並表示,部分港獨分子的背景複雜,不能等閒視之,而香港人在法治教育上亦必需「補腦」。

中國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港澳研究所高級研究員、清華大學法學院院長王振民在研討會上表示,要避免再發生闖入解放軍營事件,他認為港府仍未完成有關國家安全的《基本法》23條立法,法律制度仍然不健全。王振民並表示,闖軍營事件是「港獨」行動,行為過火及不能容忍,斥責示威者挑戰中國國家主權。

梁振英: 未有計劃立法

對於中國學者提出港府應就《基本法》23條立法,香港行政長官梁振英星期三出席公開活動時接受傳媒提問表示,目前沒有計劃、沒有時間表就《基本法》23條立法,但知道《基本法》23條立法是港府憲制責任。另外多名港府官員及建制派人士都表示,現時並非《基本法》23條立法的時機。

律政司司長袁國強星期三在中環向市民派發宣傳政改諮詢的單張,他接受傳媒訪問表示,香港有法律處理上月底發生的示威者闖解放軍營事件,目前港府還有政改諮詢等事情需要處理,未是時候就《基本法》23條立法。

袁國強說:好像今日我們做的政改諮詢,往後政改其他的工作,其工作量都會很大,我們希望是有一個優先的次序,所以現時來說,我們仍然是將我們的資源及時間放在其他的工作。當然23條這個是《基本法》裡面有明文的規定,也是我們政府的一個憲政的責任,這個我們不會遺忘。

招顯聰: 闖軍營有兩個訴求

闖入金鐘駐港解放軍總部示威的「香港人優先」發言人招顯聰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今年元旦日被香港警方拘捕後,當晚獲准保釋外出,星期三返回警署報到,有當日駐守解放軍營大閘的解放軍士兵到警署進行認人手續,指出他以及另外3名闖入軍營的示威者。招顯聰說,目前警方還未正式落案起訴他們,下星期三再返回警署報到。

招顯聰表示,他們闖入駐港解放軍總部示威,主要有兩個訴求,包括停建中環軍用碼頭及解放軍撤出香港。招顯聰認為,港府打算將中環新填海區的0.3公頃範圍交給解放軍作軍用碼頭,而該區原本是香港市民享用的休憩場所,做法違反當初「還港於民」的承諾,擔心將來有晨運客或者遊客等不知情人士誤闖軍事禁區而無辜觸法。招顯聰並表示,闖解放軍營示威是希望克服港人對北京的心魔。

招顯聰說:其實我們其中一個目標就是想幫助香港人去克服這個心魔,這個是香港人對於中共恐懼的源頭。但是除此之外,我也有一個隱憂,有些人不是抱著示威、請願、抗議等等的心態,有些晨運客不知那裡是禁地,打算借廁所進入,又即場被人槍斃,這怎麼辦呢﹖你也知道香港是一處彈丸之地,如果軍用碼頭落成的話,其實我們香港人是無太多地方可以使用。即是無論因為示威而走入軍營也好、你說不是故意走進去也好,我覺得是會越來越多。

不滿未履行港人治港承諾

招顯聰表示,近年有不同的團體在遊行示威時揮舞英國旗、龍獅旗、港英時代香港旗等,英國殖民地時代的香港象徵,表達不滿主權移交後北京沒有履行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承諾,以及對中港融合政策的不滿。最近北京對於這樣的示威模式已經沒有太大反應,招顯聰表示,該組織成員闖入解放軍營示威,是要北京重新評估香港人的底線。

招顯聰說:抗爭不是玩數字遊戲,為何2003年的50萬人大遊行可以擊退《基本法》23條立法,是因為中共還未摸清你的底牌,但現在中共根本當你是傻子,你香港人擺明做不出甚麼。我現在走入軍營就是要將框架拉闊,我要中共重新評估香港人的底線。當中共重新評估香港人的底線的時候,香港人才有資格跟它談,當然我是一直不主張跟中共談判,但如果要談也要有籌碼。

公民抗命 不惜犯法

招顯聰表示,「香港人優先」的核心成員有30多人,去年7-1及8-1中共建軍節,他與幾名成員也曾經手持港英旗到駐港解放軍總部外抗議,去年8月中他參與一次示威時,被警員指控企圖搶警槍被拘捕,後來被僱主解僱酒保的工作,半年來都找不到新工作。他坦言,闖入解放軍營示威之前,已經有心理準備會被警方拘捕,也做了最壞的打算。

招顯聰說:我們是意料中事,即是我們是有犯法,但是我們沒有做錯,這個是公民抗命。我們之前已經讀過《駐軍法》,我們清楚知道在(解放軍)駐港部隊執行職務受到阻礙的時候,他們是有權使用合法武力。即是何謂合法武力呢,我相信包括開槍,何謂阻礙﹖大家心知肚明,都是任他們去註釋,就算不開槍,將肇事人士帶返大陸受審,也是比起被香港的執法部門以及司法機關去處置也是更加恐怖的一件事。

要擺脫目前的困境

28歲的招顯聰表示,這一代的香港年輕人對前景感到一片灰暗,租金、樓價、物價不斷上升,與工資增長完全脫節,他認為香港要擺脫目前的困境,以及解決中港矛盾的問題,應該獨立。他又認為在北京統治之下,香港不會有真正的民主自由,他不擔心提出激進的主張,會令北京收緊對港政策。

招顯聰說:即是就算機會渺茫我都要先做了,就算明知自己一定會死,我都掙扎一下,我是向自己交待,這個是我覺得我在我的人生去做這些事,才能夠對得住我們的下一代。即是我們香港搞成這樣,上一代不多不少也是有責任。

傅振中:闖軍營行動很離譜

親北京及支持港府的社交網絡群組「保衛香港運動」發起人傅振中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闖入駐港解放軍營示威的行動很離譜,他認為駐港解放軍沒有收取港人軍費,義務為香港人駐守,應該得到港人尊重。

傅振中說:在回歸(主權移交)這十幾年時間裡,我見到解放軍在香港都很低調,他們都不會隨便出軍營,其實他們這樣遵守香港的法例,反過來我們自己香港人現在不守中國的《駐軍法》或者甚至連香港的一些公安條例都不去遵守,故意去衝擊解放軍軍營,我覺得我們作為中國人是很鄙視這一班都好像是黃皮膚、黑頭髮的中國人。

軍用碼頭用地 150米變0.3公頃

關注中環新填海區軍用碼頭的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陳家洛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一直以來都認為中環新填海區全部是市民的公共空間,只是預留150米的空間方便有需要的時候解放軍的艦艇可以泊岸,這個安排是解放軍有需要時臨時封閉,好像以往皇后、天星碼頭都有這樣的臨時安排。

陳家洛表示,去年港府突然要將0.3公頃,即是大約3萬平方呎的用地,給解放軍作軍用碼頭,由解放軍決定何時封閉,何時開放給市民使用。目前軍用碼頭已經造好,現在經城規會的程序,聽取市民意見,希望城規會不會通過將市民休憩的空間改為軍事用地。

陳家洛說:更大的問題是我們研究之後發現,將來的司法問題會很複雜,因為如果給解放軍永久管理,是通常是解放軍用碼頭的時候,變成要行《駐軍法》,其中一條要在香港執行的全中國性法律,這就慘了,即是這個變成一個特區中的特區,它的司法或者法律管轄的問題,是還未搞清楚的,我不相信港府是這樣急於去做這件事情,我覺得這個會產生更大的、對香港市民的權利的一個很大的侵害。

背景: 有篩選的特首選舉

對於「香港人優先」數名成員上月底闖入駐港解放軍總部示威事件,陳家洛認為,有示威者用可能違法,或者直接衝擊北京權威的示威方式,爭取停建中環軍用碼頭,當中的背景需要關注。

陳家洛說:就是在回歸(主權移交)這麼多年來,香港市民是很渴望看到真正落實一國兩制、高度自治及港人民主治港。現在到2017年普選特首的方案政府放很多聲音,或者中央很多的言論都是說不用想了,都是要一個有篩選的特首選舉,於是大家都很生氣、憂慮,於是這其實是一種中港矛盾,就是香港人覺得很多事情我們不能決定,很多以為我們是會享用到的空間、自由,不論政治上或者城市規劃上,都好像有中央的插手、政府是很被動,甚至很主動去配合中央的要求,完全不理會香港市民的願望及一直以來的合理期望,所以這個矛盾就出現了。

可能造成「三輸」的局面

陳家洛表示,目前港府規劃作為軍用碼頭的中環海濱用地,有圍欄封閉,就算城規會通過,都可能引起市民或團體申請司法覆核,法庭可能會出禁制令限制改劃軍用碼頭的方案,這樣的爭議可能造成「三輸」的局面,就是市民不能享用封閉了的空間,解放軍也不能使用,而港府承諾市民完全無阻隔的海濱長廊,也有一段長時間不能兌現,這樣港府也是輸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