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佔領香港”持續發燒


佔領香港持續發燒

佔領香港持續發燒

不像華爾街一樣,香港的銀行業並沒有需要政府出資救助。不過,當地的一些抗議者還是照樣聚集在城內的一個地方,參加“佔領香港”的抗議活動。這一活動可以說是迅速擴散的“佔領華爾街”運動的一個分支。雖然香港的抗議組織者可能吸引不到向經濟上受到重創的美國和希獵等國那樣的抗議規模,但是當地的抗議大有要堅持下去的趨勢,而且還吸引了一些不尋常的支持者。

在世界第二大銀行香港匯豐銀行亞洲地區總部由鋼鐵和玻璃構成的摩天大樓下面的行人路上,有大約20個反資本主義的抗議者一邊做茶,一邊在沙發上上網,週圍有很多旗幟,還有一些帳篷。

*高中教師:不滿問題相關世界各地*

抗議人士當中有當地的一位高中教師。他認為,儘管和希獵首都雅典以及美國的紐約和英國倫敦比起來,香港的抗議人數要少得多,但是,關於未來政府和銀行以及社區之間的關係這些問題的討論,在世界各地,包括香港,都非常重要的。

他說:“在這兒發生的一切和在外邊發生的一切絕對有關係。我們從傳媒上注意到的一點是,公眾對此似乎很感興趣,所以我們在這裡,實際上是創造了一個討論問題的空間。我認為這一實驗性行為很有效。假如能夠堅持下去的話,或許有望邀請所有的人都來參與。”

在香港這片土地上,政府在預算開支上綽綽有餘,居民當中,只有10%的人要付工資稅,而且失業率是歷史上最低時期,在這種形勢下,要組織反對政府無能、反對銀行業勢力過大的抗議活動,應該說是不那麼容易。

不過,香港一貫有著企業等級化、裙帶關係嚴重、以及銀行業時而出現醜聞這些事情發生。當地的一家銀行過去兩年,外面一直有抗議人士在,原因是這家銀行卷入了一宗小型的違規炒股事件。

*香港學者:抗議活動焦點在當地*

香港大學一位林姓社會問題專家認為,香港地區的這一輪抗議活動之所以看似成功,在一定程度上是因為焦點在當地,而不是全球。

林女士說:“香港地區的抗議人士將他們的批評和指責更多地和當地的情形結合在一起;他們對當地貧富差距大的批評以及香港地區一些銀行的違規行為,這些,都是很多當地人能夠同情的。”

將抗議活動和當地情況結合在一起這一特點,在東京也是一樣。那里,有300個活動人士聚集在遭受了嚴重打擊的福島核電站總部。

儘管當地媒體對“佔領香港”的活動一直比較支持,但是在馬來西亞和南韓,參與類似抗議的人似乎很少;在馬來西亞,主要原因是大眾害怕警方會鎮壓,而在南韓,大眾則擔心天氣不好。

在新加坡這個城市國家,政府控制的[海峽時報]幾乎是以欣喜的口氣報導說,儘管組織者事先在[臉書]上做了很多的宣傳,但是幾乎根本沒有人參加在市中心萊佛士廣場舉行的抗議活動。

*民眾上街抗議受[基本法]保護*

到目前為止,香港是唯一一個有抗議活動出現的華人地區。星期一,香港特區政府的保安局局長李少光表示,民眾到街上抗議,是受到香港[基本法]保護的。

在北京,官方媒體對“佔領華爾街”的現象似乎是以頗為滿意的態度來進行觀察的。共產黨下屬的[人民日報]說,集中資本來發展企業和社會已經遭到嚴重扭曲,西方已經丟失了通過艱苦奮鬥來積累財富的精神。

回到香港,在匯豐銀行亞洲地區總部外的人行道上,衣冠楚楚的銀行業人士走出大樓,去吃午餐;其中一些人停下腳步,拍下總部外面搭設起來的很少見的帳篷。

當地的一位姓周的活動人士站在一個捐款箱旁邊,他注意到,很多過往的金融大款,或者是根本不知道抗議人士的訴求,或者是要表達他們對抗議活動的支持,不少人都往捐款箱放錢,而且數目還不小。殊不知,捐款箱和整個抗議活動的目的和緣由,就是反對資本家。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