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加入世貿十年挑戰依然多

  • 艾德

中國加入世貿十年挑戰依然多

中國加入世貿十年挑戰依然多

十年前的12月11號﹐中國加入了世界貿易組織(WTO)。從那時以來﹐中國已經變成了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數百萬中國人脫離了極度貧困。 中國加入世貿這個全球性俱樂部以後﹐儘管進行了翻天覆地的改革﹐但分析人士說﹐中國從國家計劃向更開放經濟轉型的過程還不能保證成功﹐還會面臨很多挑戰。

*中國的經濟發展令北京驚嘆*

從中國的觀點看﹐過去十年可以說發生了歷史性的改變。

國有媒體《中國日報》最近發表文章說﹐這段時期﹐中國變成了該報所說的世界各國投資首選國﹐中國對外投資也在2002年後幾乎是每兩年翻一番。

《中國日報》說﹐中國公司越來越多地體現出自己的能力﹐已經有54家公司進入了世界財富500強企業行列﹐而2001年加入世貿組織之初﹐僅有12家公司入圍。

這種變化給全球經濟帶來的推動力﹐連中國領導人也感到吃驚。

龍永圖是中國加入世貿組織的首席談判代表。他說﹕“我必須說﹐現實遠遠超過了我們當初的估計﹐特別是就中國經濟規模而言﹐中國某些工業的市場擴大﹐更是如此。比如汽車就是一個例證﹐這十年來從200萬增長到了1800萬輛。”

*中國經濟發展以外國企業為代價*

不過中國經濟的崛起是以美國和其它傳統大規模生產為主的國家為代價的。中國大批量生產的廉價出口商品意味着其它國家的產品受到不公平的競爭﹐導致有關國家的企業嚴重受損。

美國出口到中國的產品也在增加﹐但美國對中國出口的貿易赤字也在迅速增加。有人擔心﹐中國公司在打開全球市場的同時﹐外國 公司卻在中國陷入困境。

美國駐世貿組織代表邁克爾.龐克說﹐過去5年來﹐世貿組織其它成員國看到中國經濟中政府干預越來越多﹐有令人感到不安的趨勢。

他說﹐很多和中國的貿易糾紛可以追溯到中國提倡或保護國有和本國企業的政策。

*美官員﹕中國迫使外國技術轉入*

其中一個方面是強迫技術轉移的問題。

帕特里克.馬洛伊是美中經濟與安全審議委員會的成員﹐他說﹕“中國政府會說﹐你想和中國做朋友﹐那就把大規模生產線設在中國﹐在這兒加大科研和發展。要和中國成朋友﹐就幫我們發展經濟。外國公司就說﹐‘好啊﹐我們可以向他們出口這類技術﹐因為我們的機密部份由自己掌握’﹐但是一旦有100個企業都向中國轉移技術﹐就是在幫中國在這個食品鏈上逐步上昇。這對中國大有好處﹐如果我是他們﹐我也
會這樣做﹐但這顯然不利於我們﹐而且這和中國的入世承諾背道而馳。”

在中國運營的外國公司經常提出的一些問題是﹐他們需要申請大量的許可﹐另外﹐有關當局也不能公平和及時地批准他們的申請。

長期以來﹐中國的人民幣被低估一直被認為是自由貿易的一個壁壘。美國議員正在致力於通過有關法律﹐尋求對保持人民幣低幣值的做法給予懲罰。保持人民幣的低幣值降低了中國出口商品的成本。

*中國政府補貼本國工業出口*

政府補貼也是一個問題。中國仍然對其工業給予大量的補貼。中國的競爭對手說﹐政府的補貼使中國貨價格低廉﹐對買家更具吸引力。

儘管北京保證允許外國信用卡公司在2006年進入中國市場﹐但這些公司至今尚未獲准進入中國市場。

馬洛伊說﹐這些繼續存在的壁壘要求西方國家採取行動。

馬洛伊說﹕“這些都是中國應當理解和解決的問題。中國不是我們的敵人﹐可是他們有一個策略﹐他們正在儘快地把本國人民的經濟增長食物鏈提昇一級﹐而我們卻沒有反制的策略﹐這是我們的問題。”

在美國的失業率高﹑經濟疲軟的情況下﹐美中貿易在美國政治中成為更加廣泛的辯論議題。隨著美國總統大選即將來臨﹐這樣的辯論更不可能消失。

*專家﹕中國內亂不利世界經濟*

可是﹐華盛頓卡托研究所的丹尼爾.艾肯森爭辯說﹐這些爭端只是這一進程的一部分﹐同時也是把中國納入世貿組織的一個很好的理由。

艾肯森說﹕“這種關係正在成熟。世界上第二大經濟體和第一大經濟體都在增長。他們會發生摩擦﹐會有一定的投訴。我們與歐洲和加拿大的貿易爭端比我們和中國的貿易爭端更多。而成熟的關係能解決好彼此間的分歧。”

艾肯森認為﹐更值得關注的是中國日益增長的社會動蕩以及政府維持控制的能力。在中國繼續保持經濟增長的同時﹐公眾對腐敗﹑環境污染以及強佔百姓房產也日益感到不滿。

艾肯森還說﹐如果中國發生內亂﹐那確實會對全球經濟產生不利的影響。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