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回首文革(1):劇烈衝擊 (下)

  • 美國之音中文部

中國官方文革期間宣傳毛澤東在天安門接見紅衛兵的畫面

中國官方文革期間宣傳毛澤東在天安門接見紅衛兵的畫面


文革,全稱叫做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1966年5月16號,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下發了著名的“五·一六”通知,標誌著文革的正式開始。按照當時中國官方的說法,文革是毛澤東發動和領導的,原因是一大批資產階級的代表人物和反革命修正主義分子把持了黨內、政府內、軍隊內和文化領域的很大一 部份權力,形成了一批黨內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在中央形成了一個資產階級司令部。要發動廣大群眾把權力奪回來。這是一個階級推翻另一個階級的政治大革 命,是“無產階級專政下的繼續革命”。之前我們播出了美國之音中文部記者李肅的專題報導,第一集的上半部,講到高層巨變、武鬥內戰。現在下半部先講人才流失和經濟損失。

*人失學業 國失人才*

文革期間,中國的大中小學都曾經長期停課。復課以後,學制縮短,教材簡化,使這個時期在校學習的學生沒有得到完整的教育。大學從1966年到1970年沒有招生,基本上停擺。

從1971年開始招收具有那個時期特色的大學生,被稱為“工農兵學員”,直到1976年,一共招收了82萬人。招生方法是分配名額,基層推薦,基本上取消 了入學考試制度,因此學生和教學品質都比較差。結果,在文革後,多數人重回學校補習,以解決他們個人的生涯和國家當時缺少人才的問題。

就在各級領導官員紛紛被打倒,各種領導崗位缺少人才之際,一批批工人、農民和軍人被提拔起來,有些人受到突擊提拔,被稱為“火箭式”幹部。這些人最高做到了中共的副主席和政府副總理。文革以後,這些人又紛紛落馬,嘗盡了官場上的起落沉浮。


*損失五千億元*

十年文革給中國的經濟造成無法估量的損失。前中國國家主席李先念1977年12月在一次會議上說:“文化大革命”動亂十年,在經濟上,只是國民收入就損失 了人民幣五千億元。這個數位相當於建國30年全部基本建設投資的百分之八十,超過了建國20年全國固定資產的總和。用中國官方的說法,文革十年使中國的國 民經濟到了崩潰的邊緣。

*蓋棺定論*

1981年6月,中國共產黨正式否定文化大革命。中共十一屆六中全會做出的《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做出結論說:“‘文化大革命’是一場由領導者錯誤發動,被反革命集團利用,給黨、國家和各族人民帶來嚴重災難的內亂。”

而文革學者宋永毅則對文革下了這樣的定義:“文化大革命是中國共產黨集體瘋狂的結果。”“十年文革摧毀了中國人,包括中國共產黨在內,現有的體制,現有的思想,現有的道德,現有的文化。”

*吸取教訓 防止重演*

中共十一屆六中全會的決議明確指出:“忽視錯誤、掩蓋錯誤是不允許的,這本身就是錯誤,而且將招致更多更大的錯誤。”

中國的聖賢孟子在《孟子:盡心上》中說,“知恥而為人,知恥而後勇。”美國海波因特大學的歷史學教授鄧鵬博士說:“文化大革命是中華民族的恥辱。如果我們 不知道它,不去認識它,不去正視它的話,我們就很難從過去這個悲劇當中吸取教訓。我希望文革不再重演。但是要防止文革重演的話,中國上上下下的有識之士應 該對文革那場歷史的教訓進行認真的清理。”

記者:“你覺得現在對文革歷史的清理是不是足以達到你所說的那種目的?”

鄧:“還不夠。”

鄧鵬說到當代中國年輕人對文革的瞭解:“大陸來的年輕一代的學生,你問他們文革是怎麼回事,他們的瞭解非常膚淺,或者根本不瞭解。”

*青年無知 老人失憶*

聽聽這兩個中國當代的大學生談談文革:“對於文化大革命,我不是很瞭解。”“我也問過一些其他同學,如果是理科生呢,他們會說不知道,說我沒有學,我不學這塊呀。我高中是學物理、化學。”

事實上,中國現在35歲以下的人對一百多年前的鴉片戰爭和對八十年前的抗日戰爭的瞭解可能遠遠超過他們對四十年前這場文革的瞭解。文革學者宋永毅還指出了更可悲的現象:

“隨著四十年的過去,非但歷史真相沒有搞清楚,集體記憶因為中共這些宣傳,因為他禁止研究,因為原始資料的失落和人的記憶的靠不住,也沒有辦法傳下去,所以造成了集體記憶的被扭曲。”

*和王友琴對話*

記者和《文革受難者》一書的作者、美國芝加哥大學的學者王友琴有了下面這段對話。

記者:這些好多的歷史的東西,尤其是歷史的責任,現在並沒有分清楚。並不知道該誰負責。並不知道誰錯了。

王:我想那是中國人現在應該起來思考、判斷的事情。

記者:為什麼要判斷這個東西?

王:我想歷史的司法正義從來都是非常重要的。我們日常生活中假如有人犯了罪,哪怕沒有苦主來告,那都是由公訴人提出公訴的嘛。

我想對文化大革命,在1980年底也是進行了一個審判的。這個審判當然是非常重要的了。但是這個決議有兩個很大的問題。第一個就是他們說這是林彪、“四人 幫”背著毛主席做的事情。那麼這個時候就把文革發動和領導的責任,就和事實不符合了嘛。第二我想他們審判的時候沒有把對千千萬萬人民的迫害和殺戮當作最主 要的犯罪,而只當成是,好像是比較次要的一種。

記者:那麼現在研究文革呢,國內能夠公開出來的研究成果能不能向中國人呈現一個文革的準確畫面,哪怕是一個部份準確的畫面?

王:我想文革好像是一個明令禁止的一個主題。從文革結束後,每過一段時間,就會有這個一個禁令下發到出版社或者其它的媒體。所以總的說來是不允許做的。

記者:那就是說,你認為中國國內現在的研究並不能呈現一個真實的文革畫面?

王:它根本就不允許你發表有關的東西。當然也還是有學者和普通的人民都還是頑強地堅持著,發表了相當多的一些東西。但是總的說來,這是不允許做的。

另外比如我做了一個文革的網站,就叫“文革受難者紀念園”。上邊的內容就是我收集到的文革受難者的名字和他們受害的經過。這個網站在網上存在十多個月以後 就被封鎖了。在2002年的3月。一直到現在還被封鎖著。而且也沒有人來說,為什麼可以封鎖這個東西。你憑哪一條法律來封鎖這個東西。你也沒有地方可以去 申訴,說好好地我們應該講一講這個有什麼道理啊。就是被封鎖了。

記者:中國有這樣的禁令,不讓研究文革。中國又把你的網站,我相信還有其它類似的網站或者什麼東西也都封鎖了。可是中國在官方的結論當中也說是“十年浩劫”呀。

王:對對。他們是說是“十年浩劫”。可是他們不願意再往深處追究這個事情。

記者:那個時候說的是要徹底否定文革。

王:對對。

記者:可是為什麼現在不徹底呢?

王:當然也有一種理論,就是說因為當時中國在經濟壞到那種程度,人民的生活困苦到那種程度的情況下,社會的改變如果太急劇了,會引起別的可能想不到的副作用。所以只能緩慢的轉彎。

記者:但是四十年後的今天,還會有那種所謂的不穩定嗎?

王:我想四十年以後應該是沒有了。所以如果不再使用愚民政策的話,我覺得應該大家來討論這個事情。就是把歷史的事實討論清楚。除了把歷史真相搞清楚以外,還有一個道德上的清理和自救的作用。

記者:如果說官方承認毛澤東發動文革是犯了重大錯誤,這是官方承認的,為什麼不能把毛澤東的錯誤說清楚?

王:他們不讓說的原因我不知道。不過我覺得對普通的人民來說,那也是每個人的責任,大家來把這個事情說清楚。每個人都應該來思考這樣的問題,思考我們經歷過的,或者思考我們民族曾經經歷過的這些事情。

*遺產豐富 影響至今*

就在人們對文革的記憶幾近模糊的時候,就在中國著名作家巴金宣導建立的文革博物館仍然遙遙無期的時候,就在中國官方以“文革已有結論”的託辭拒絕紀念文革,禁止紀念文革的時候,文革給當代中國留下的遺產卻並不少見。

宋永毅:“文革的遺產不停地在被人用。你比方說,批判法輪功的運動,你說這個和‘批林批孔’有什麼不一樣?完全一樣嘛。那你說這個‘89鎮壓’和‘四· 五’有什麼不一樣?只不過毛澤東聰明一點,他動用的是民兵。他動用的是水龍頭和木棒。鄧小平他耀武揚威一點,他非得動用野戰軍。”

前中國社會科學院政治學研究所所長嚴家其說:“文化革命同中國共產黨,同中國的這種政治體制有直接的關係。而這個政治體系,到2006年的今天還沒有根本的改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