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式治理制度”是不是長遠發展之計 ﹖

  • 美國之音

人民大會堂(美國之音張楠拍攝)

人民大會堂(美國之音張楠拍攝)

華盛頓 - 中國的政治制度和西方民主歷來是學者和專家研究和爭論的焦點。隨著中國經濟不斷發展,在全球的地位不斷提高,特別是2008年金融危機後,歐洲各國和美國等西方民主國家仍在掙扎著重新振興之時,中國繼續保持強勁的發展勢頭,讓人困惑,國家發展到底是否必需民主?“中國模式”才是行之有效的嗎?

上星期,《當中國統治世界》(When China Rules The World)的作者馬丁雅克(Martin Jacques)在《金融時報》發表文章,題為“應重新評估中國式治理制度”(The myopic western view of China’s economic rise),並提出未來西方治理的問題可能比中國更加嚴峻。

*中國經濟發展獲巨大成功*

馬丁雅克在文章中說:“中國的治理制度三十多年來取得了非凡的成功。 在這種制度下, 中國進行了現代歷史上最偉大的經濟改革。”他認為中國政府的能力、戰略眼光以及務實和大膽,幫助人民生活水平大幅快速提升,因此也獲得了群眾的支持。他表示,隨著經濟快速發展趨勢的繼續,人民對於這個政權的支持率上升的可能性大於下降。

改革開放前,中國是世界上最貧困的農業國之一。30多年過去了,共有6億多人擺脫了貧困。國際貨幣組織(IMF)最新研究結果顯示,中國2014年的經濟規模達到17.6萬億美元,超越美國成為世界最大經濟體。

世界銀行前駐華首席代表、現任約翰霍普金斯大學資深兼職教授鮑泰利(Pieter Bottelier)接受美國之音記者採訪表示,中國自改革開放以來在經濟方面獲得的極大成功是無庸置疑的。中國政府成功地推動經濟發展,提高資源利用和投資,刺激民間私人投資,以及基礎設施建設等等。

雅克在其文章中說:“西方正在衰弱,歐洲衰弱得尤其快。”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的爆發,導致各國金融市場受到影響,更是引發了經濟的衰退。美國、歐洲各國的反應尤為明顯,在民主制度之下,應急方案需要經過討論、投票才能決定是否通過、實施。其中,美國政府動用7000億美元國庫資金援救大銀行就被65%的美國民眾反對。反觀中國,一黨專政的政府快速作出決策,宏觀調控、擴大內需,使經濟很快復甦。

鮑泰利教授認為,自金融危機發生以來,歐洲和美國確實存在嚴重的經濟問題。他指出很多歐洲國家2008年以後幾乎沒有任何發展。這是令人痛苦且不可接受的。他說:“在一些方面,比起民主制度,對於需要完成事宜的關鍵方面,中國更容易作出決定。”

這是否證明,就如雅克所說,中國的治理制度是非常成功的,值得西方民主國家學習的呢?鮑泰利教授不完全同意,他認為關於治理制度的問題除了經濟,還有很多其他方面。

*中國仍需可持續發展的政治制度*

雅克在文章中表示,西式民主不應該被視作評判政權合法性的唯一標準,中國政府的合法性植根於歷史,而中共這幾十年的成就幫助重塑了“其核心地位、能力、賢能治理、合法性以及效力”。他認為大眾對於西方民主制度的看法已然脫離歷史現實。他舉例稱,“美國民主制度已日益變得失靈、短視、兩極化,容易受到既得利益集團的挾持。”

鮑泰利教授說:“我同意他(雅克)說的。在美國,我們的政府確實已經功能失常了好一段時間。造成這個情況的原因很多。我依然認為美國精神,美國價值系統是合理正確的,但是政治上發揮不好。”

鮑泰利認為雅克的文章漏掉了很重要的一點,如果制度的其他方面不到位,那麼經濟系統也不能成功地可持續發展。他指出,尚且不能稱中國的發展為“中國模式”(China Model),除了經濟,中國在政治方面仍需做出很多努力。

他說:“國家推動的經濟發展系統在中國如此成功,如果想要長期可持續發展,就需要可持續政治制度的支持,以及如法蘭西斯福山所說的民主問責制。”

法蘭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也是一名國際政治經濟學的教授。鮑泰利教授援引福山教授的觀點,他不認為民主制度的根本不是多黨制選舉,而是官員的民主問責制。他同意中國不是一個純粹的獨裁國家,如雅克所說,中國政府經歷了很多重大而持續的改革。鮑泰利教授相信中國正在朝著民主問責和法治的方向發展,但是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自1978年鄧小平開展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的政府和決策的頒佈就以經濟發展為首要前提。鮑泰利教授認為繼續將經濟發展作為當務之急是好的,但是隨著社會越來越富有,中產階級高等教育的人群不斷擴大,認識到其他需要優先考慮的方面也是很重要的。

他說:“中國的中產階級越來越龐大,意味著過去一些不那麼重要的方面現在成為了眾人的優先事宜,例如更大的責任,更多的透明度,和法治系統更加嚴肅的執行力。”

上星期結束的中共十八屆四中全會上,依法治國成為主要議題。鮑泰利教授舉例指出,這次會議提出要將各地法院獨立出地方政府和地方政法委,撥款方式也將改變,這些都是朝著正確方向發展的重要步驟。然而,他也說道:“我認為中國最終不能成為真正的法治國家,因為共產黨明確地將自己置於法律之上。”

*中國治理和西方民主既有競爭又有合作*

正如雅克在文章中所說的,鮑泰利教授也認為,中國在過去的30多年間以理性的方式進行改革,比任何其他國家都要迅速和成功。他認為從中國經濟發展中總結出的經驗對於西方國家以及其他發展中國家都有益。

雅克在《金融時報》發表的文章說:“西方民主國家將面臨艱難而不確定的未來”,還指出“西方在治理方面遇到的問題將比中國更嚴峻”。

對於中國和西方國家兩種非常不一樣的制度,鮑泰利教授認為雙方應該既存在競爭,又進行合作。他說,中國和美國兩大經濟體在市場份額、科技創新上的競爭不可避免,也必然造成一定程度的分裂。但雙方都應該認識到,在一些領域的合作能讓世界變得更加美好,例如環境變化、恐怖主義、能源、疾病控制,和金融市場穩定等等。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