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國際組織批評中國人權倒退

  • 陳蘇

國際人權組織--人權觀察批評中國沒有履行承諾﹐達到《國家人權行動計劃2009-2010年》制定的目標。中國的維權人士認為﹐過去兩年﹐中國的人權狀況出現倒退。

人權觀察於1月11日發佈題為《未實現的承諾﹕‘國家人權行動計劃’的評估 》的報告。這份長達67頁的報告批評中國沒有兌現在2009年4月出臺的首個《國家人權行動計劃2009-2010年》中做出的大多數承諾。

中國的計劃分為經濟﹑社會﹑文化﹑公民和政治權利﹑中國政府的國際人權義務和人權教育等部分﹐並為各個部分設立了目標。

*報告批評以莫須有罪名判處異議者*

但人權觀察批評說﹐現在該計劃的期限已到﹐但中國政府卻沒有履行諾言﹐政府制定的目標跟關鍵的公民與政治權利出現嚴重不符﹐破壞了行動計劃的許多關鍵目標。

人權觀察的評估報告歷數中國在執行《國家人權行動計劃》的兩年期間﹐中國政府下令官方進行人權侵害的行動。報告說﹐中國繼續以一貫手法﹐以莫須有的“竊取國家機密”或“顛覆國家政權”的罪名﹐判處多位著名異議人士多年刑期﹐其中包括正在服刑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政府還收緊對公民言論﹑結社和集會權利的限制﹑對媒體和互聯網自由的限制﹑加強了對律師﹑維權人士和非政府組織的控
制﹑擴大對維族和藏族人控制。另外﹐中國出現與日俱增的“被失蹤”和任意拘留事件﹐把人拘押在黑監獄等非法設施里。中國仍然普遍存在犯罪嫌疑人被拘押期間遭酷刑的案件﹐並且到目前為止拒絕公佈每年執行死刑的人數。

人權觀察亞洲倡導促進事務部主任索非.理查森說﹕“中國政府沒有落實行動計劃﹐這說明他們的重點是利用這項計劃來耍公關花招﹐而不是將計劃作為一項維護促進中國公民人權的有意義工具。”

中國近代史學者﹑《炎黃春秋》雜誌撰稿人章立凡持相同立場﹐認為中國政府制定《國家人權行動計劃》只是在做一場國際秀。他認為人權觀察指責中國政府沒有兌現諾言毫不令人奇怪﹐因為政府向來“說一套﹐做一套”。

此外﹐中國的人權活動人士也同意人權觀察這份評估報告的內容。中國著名維權律師騰彪說﹕“在過去兩年里中國的人權狀況非但沒有提高﹐反而出現倒退。”

*浦志強﹕中國人權倒退*

中國知名維權律師浦志強對美國之音說﹐有充足的例子說明人權局勢的倒退。

浦志強說﹕“應該說有充足的證據來充份說明﹐中國各級政府以維護共產黨統治和維穩為目標﹐置憲法與法律為不顧﹐對公民私有財產﹐對公民權利進行明知違法﹐卻有意為止的迫害和限制。這種情況既發生在我身上﹐也發生在我的一些客戶身上。”

浦志強以他的客戶譚作人為例說﹐譚作人調查汶川大地震死難學生人數以及校舍質量問題﹐並曾經發表了一些不讚同當局處理六四事件的文章﹐只因他的公民行動和言論﹐就在2010年2月以犯有“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的罪名被判處5年監禁。浦志強說﹐在案子的審理過程中﹐司法程序被拋在一邊﹐司法獨立受到各級政府的侵犯。

《炎黃春秋》雜誌撰稿人章立凡說﹐中國對媒體的控制在過去兩年日益收緊﹕去年的一個宣傳會議規定﹐中央媒體到地方採訪﹐要受到地方宣傳部門的控制﹐不得自由報道地方出現的事件。並且﹐中央有關部門在去年底下文﹐規定了8種“敵對勢力言論”。

章立凡說﹕“其中有普世價值﹑公民社會﹑司法獨立﹐有權貴資本主義﹑還有政治體制滯後﹐這些都被認為是敵對勢力言論。這具有顛覆性﹐因為司法獨立是憲法規定的。”

浦志強律師認為﹐奧運會之前中國表現出的開明現象﹐以及胡溫政權為解決民生問題表現的惠民形象已經蕩然無存。

浦志強說﹕“這個政權已經到了為了活下去﹐為了不死﹐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的地步﹕新聞自由談不上﹐最高法院領頭拋棄司法獨立﹐言論自由受到限制﹐劉曉波獲獎以及圍繞劉曉波的獲獎對各路人士瘋狂的限制與打擊﹐其實都表現為法治的倒退。”

與此同時﹐人權觀察的這份評估報告中說﹐中國政府就某些經濟與社會權利的保障方面取得了進展。但《炎黃春秋》雜誌撰稿人章立凡卻認為﹐這個結論恐怕得打折扣。

章立凡說﹕“中央政府確實在出臺一些法規﹐試圖調整利益關係﹐包括抑制房價﹐制止血拆等﹐政府是在試圖做一些事情﹐但效果不顯著。當然中央政府是出於維持執政地位的需要﹐必須要這麼做。”

人權觀察認為﹐中國的《國家人權行動計劃》避實就虛﹐比如﹐中國表示要加強社區體育設施建設﹐要全面推進廣播影視數字化等。人權觀察指出﹐這些都不是國內外廣泛關注的中國人權問題﹐比如﹕中國戶口制度﹑跟土地糾紛相關的侵權案件﹑中國在發展中國家日益活躍的外交﹑發展與投資活動所引發的人權問題等。

人權觀察敦促中國建立一個獨立的行動計劃評估委員會﹐審查行動計劃的成效﹐進一步制定新的行動計劃﹐並制定可衡量的標準﹐對中國人權行動的執行情況進行定期評估。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