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捷克總統參與北京大閱兵國內受批評

  • 白樺 莫斯科

茲托霍文在自己的臉書網頁上公佈了懸掛紅褲衩的抗議照片(美國之音白樺)

茲托霍文在自己的臉書網頁上公佈了懸掛紅褲衩的抗議照片(美國之音白樺)

捷克總統澤曼是唯一一位出席9月3日北京大閱兵的歐盟國家元首。但他的舉動在捷克國內卻招致很多批評。一些活動人士抗議澤曼為共產黨捧場,在1989年曾血腥屠殺過爭取民主大學生的天安門廣場觀看解放軍閱兵。分析人士說,經歷過“布拉格之春”和“天鵝絨革命”的捷克社會長期關注中國人權和西藏問題,爆發這些抗議事件不讓人意外。

捷克著名藝術家團體茲托霍文“ZTOHOVEN”9月19日在首都布拉格舉行了一次同中國有關的抗議活動。3名身著疏通煙囪工人制服的活動人士﹐沿著正在維修中的捷克總統府外牆腳手架爬上屋頂,他們降下了迎風飄揚的捷克總統旗標,隨後升起了一面巨大的紅色內褲。

捷克活動人士說,紅色內褲象徵著中國國旗,他們以這種方式抗議捷克總統澤曼不久前﹐訪華參加北京閱兵。活動人士認為,澤曼總統不知羞恥,對曾經鎮壓過爭取民主的中國大學生的解放軍表達敬意,而且地點是在曾經發生過血腥大屠殺的天安門廣場。藝術家們同樣不滿澤曼對國內事務的一些言論和舉動。

俄羅斯活動人士尼科里斯基說,蘇軍坦克1968年在布拉格街頭﹐同民眾對峙衝突,當時的場面同1989年六四天安門廣場非常相似。捷克人很自然地會把蘇聯軍隊1968﹐入侵捷克斯洛伐克鎮壓“布拉格之春”與這次澤曼訪華和天安門廣場閱兵聯想在一起。

尼科里斯基說,除了關注中國人權問題外,捷克社會更長期關注西藏問題。捷克許多城市和機構每年3月份都會配合西藏流亡政府舉行抗暴日紀念活動升起雪山獅子旗,抗議北京西藏政策。捷克議會中更有非常大的黨團支持流亡藏人,捷克社會的這一特點在歐洲,特別是東歐國家中並不多見。
尼科里斯基說:“在捷克的政治人物中,澤曼第一個出面公開反對升雪山獅子旗。他認為,那樣做會破壞與中國的關係,影響捷克企業在中國做生意。但澤曼的反對者們回應說,同中國做生意沒能給捷克帶來好處。比如捷克的有軌電車很出名,但中國仿製了捷克的有軌電車技術,反過來同捷克競爭。”

尼科里斯基說,捷克地理位置很好,通過捷克與歐洲國家做生意非常方便。澤曼,以及捷克目前的領導層都希望中國商界能在捷克發揮更大影響,捷克可扮演中國與歐洲之間橋樑的作用。

在2013年總統大選中獲勝的澤曼總統曾稱讚過中國式的穩定。他也是屈指可數的幾名參加過今年5月9日二戰勝利70周年莫斯科紅場閱兵的歐洲國家領導人。澤曼9月3日特別在北京會晤了俄羅斯總統普京。澤曼同普京會晤時不用翻譯,兩人完全用俄語交談。

烏克蘭危機爆發後,澤曼總統的立場也偏向克里姆林宮。去年11月份捷克舉行紀念1989年推翻共產黨政權的天鵝絨革命25周年集會時,不少示威者曾向澤曼投擲雞蛋,抗議其忽視人權問題。

活動人士尼科里斯基說,雖然許多捷克人把中國當成貿易伙伴,但中國的政治體制並不受人歡迎。遭受過共產黨軍隊入侵,經歷過“布拉格之春”和“天鵝絨革命”的捷克社會﹐不可能對人權問題視而不見。

尼科里斯基說﹕“捷克擁有很強大的公民社會,那裡的人權團體勢力非常大,許多社會組織,非政府組織等都有能力站出來發聲,當地的宗教,佛教等一些團體也非常活躍,這些因素都會對捷克國內的政治氣候產生影響。”

尼科里斯基說,澤曼親北京,親莫斯科,引起捷克社會反感。除了紅內褲飄揚在總統府屋頂這起抗議事件外,最近幾個月來,針對澤曼的抗議事件一直持續不斷。

尼科里斯基說,同樣不能忽視的問題是,捷克還有非常大的俄羅斯僑民社團,其中很多人都是普京體制的批評者,再加上捷克社會對普京政權也特別反感,而北京同莫斯科現在又打得非常火熱,所以,中國的形象在捷克社會很難改善。

澤曼總統的新聞秘書說,他對紅內褲抗議活動感到厭惡和蔑視,類似的舉動是對國家象徵和捷克總統的褻瀆。

茲托霍文團體由一批匿名藝術家組成,他們經常以行為藝術的方式舉行抗議活動。最著名的是2007年在捷克電視台的天氣節目中插播了原子彈假爆炸蘑菇雲的畫面。

茲托霍文的捷克語意思是從這裡出去(The way out)。英文翻譯成“一百堆大糞”(The hundred shits)或是“離開大糞”(Out of shit)。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