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政教博弈- 達賴喇嘛轉世之爭

  • 美國之音

達賴喇嘛接受終身傳統制度。

達賴喇嘛接受終身傳統制度。

今年的兩會已於3月15日落下帷幕,但是對於達賴喇嘛轉世的爭論遠未平息。中國官員、媒體人士、美國相關領域學者以及藏族人民對此各有各的看法。

兩會期間,在全國政協召開的記者會上,民族和宗教委員會主任朱維群稱,達賴喇嘛單方面決定不再轉世是對祖國和對藏傳佛教及達賴喇嘛世系的雙重背叛。他說,十四世達賴喇嘛對這個問題採取了“非常不嚴肅、非常不尊重的態度”。

他說:“這些年來,他一會說,他要轉世為外國人,走到哪他就說要轉成哪的人;一會說要轉世成女人;有一次別人給了他一瓶子蜂蜜,他馬上一高興說,‘我下輩子轉世成蜜蜂’,現在又宣佈不轉世了,這個世系要停止。世界上有這麼一個宗教界人士對自己的傳承採取這樣的不嚴肅態度的人嗎?只有他做的出來。”

朱維群在記者會上表示,達賴喇嘛的轉世需要經過一系列歷史定制和宗教儀軌,而這每一步都要得到當時的中國中央政府批准,否則由此產生的達賴喇嘛是非法的。

他說:“可以這樣說,達賴喇嘛的轉世也好,每一個達賴喇嘛的轉世也好,這個世系的廢存也好,決定權在於中國的中央政府,不在任何人,包括不在達賴喇嘛本人。”

專欄作家、公共知識分子郭宇寬對美國之音記者說:“朱維群作為一個官僚,他來這麼批評達賴(喇嘛),我覺得無論是他的身份,都顯得非常不得體、不禮貌。”

西藏佛教格魯派活佛轉世制度可以追溯到1546年根敦加措的轉世索南嘉措,即第三世達賴喇嘛。“轉世傳承”的認證制度存在許多方法和傳統,例如先輩活佛的預言遺囑、吉祥徵兆等等,在尋覓到靈童後,又有一系列方法來進行最終的判定。

清朝乾隆年間,廓爾喀(今尼泊爾)入侵西藏,乾隆派兵入藏將入侵者逐出。事後,乾隆訂立了多項有關西藏事務的章程,其中就包括“金瓶掣簽”,要求以抽簽的方式來認定達賴喇嘛、班禪喇嘛等藏傳佛教活佛的轉世。

此後,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都承襲了這一制度,寫入法律。

到底“金瓶掣簽”是不是藏傳佛教的傳統?而中國政府又是否有充足理由以此確定其對達賴喇嘛轉世的決定權呢?

哥倫比亞大學(Columbia University)現代藏學研究項目(Modern Tibet Studies Program)的葛瑞塔特爾(Grey Tuttle)教授是西方第一位現代西藏研究的終身教授。他告訴美國之音,“金瓶掣簽”的傳統在達賴喇嘛和班禪喇嘛的轉世中並不常用。他認為,清朝滅亡了,那麼這個朝代所創立的傳統也不應繼續了。

塔特爾教授表示,達賴喇嘛不是一個官僚職位。中國共產黨員告訴達賴喇嘛對於傳統甚麼是尊重、甚麼是不尊重,在他看來是很荒謬的姿態。

他說:“轉世會不會有利於藏族人民,這是達賴喇嘛的決定,而不應該由中國共產黨來決定。達賴喇嘛轉世來滿足中國政府的需要是說不通的,轉世只對相信的人有意義。”

對於轉世的決定權,郭宇寬將其比做“爸爸媽媽生孩子”,他認為不能簡單的說決定權在哪一方。他說,過去雙方曾經不理性地堅持己見,強制地產生一個結果,但是這樣的結果是不盡人意的。

郭宇寬說:“這就好比你在牆上釘一個釘子,這個釘子即使你拔出來了,但是創傷還是會存在。而這個創傷在未來,不論對於中國的軟實力、國際形象、國內團結,還是藏族群眾的心靈傷害,甚至對於這個孩子自身,未來可能都是一個很大的遺憾。”

藏傳佛教格魯派(黃教)自第五世達賴喇嘛阿旺羅桑嘉措起在藏區興起。1642年,阿旺羅桑嘉措請蒙古軍隊入藏,推翻了之前由噶瑪噶舉派統治的政權 。

現居美國的阿沛晉美(Ngapoi Jigme)是西藏問題專家,其父阿沛阿旺晉美(Ngapoi Ngawang Jigme)曾任清朝時期西藏地方官署的長官,後任西藏自治區人民政府首任主席、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全國政協副主席等。

阿沛晉美對美國之音記者說,達賴喇嘛制度有其雙重性,不僅是宗教制度,也是政治制度。他解釋說,過去傳統的西藏社會是一個政教合一的社會,達賴喇嘛既是宗教領袖,也是政治領袖,因此中國歷代政府對達賴喇嘛制度試圖加以控制、施加影響。

他說:“共產黨雖然自己是一個信奉無神論的政權,但是也清楚地認識到達賴喇嘛制度是掌控西藏的一個最根本的機制,所以對這個制度始終有所過問。”

十四世達賴喇嘛丹增嘉措1959年開始流亡印度,他建立的西藏流亡政府位於印度的達蘭薩拉。一直以來,十四世達賴喇嘛在世界各地宣傳藏人文化、討論藏人權益問題,獲得了很多國際關注和影響力。1989年,他被授予諾貝爾和平獎。

中國政府視達賴喇嘛為“分裂主義者”。最近幾年,在中國政府的堅決反對下,一些外國政府及其官員拒絕會見達賴喇嘛。

2014年12月,在與BBC的專訪中,達賴喇嘛表達了可能終止轉世制度的可能性。

他說:“沒有人能保證,今後不會出現一位愚鈍的達賴喇嘛,令其本人蒙羞。那將非常可悲。因此,何不讓這一古老傳統終結在一個倍受歡迎的達賴喇嘛手中呢?”

對此,阿沛晉美稱,近幾年來達賴喇嘛和藏人流亡政府傳達出的關於是否轉世、如何轉世的信息很混亂,可能是有政治上的考量,擔心中國政府插手控制。

在藏傳佛教中,達賴喇嘛和班禪喇嘛互為師徒。在選擇下一世達賴喇嘛的問題上,班禪喇嘛有很大的發言權。但是,現居北京的第十一世班禪喇嘛是1995年由中國政府摒棄第十四世達賴喇嘛的選擇,而通過“金瓶掣簽”選出的。

因此,阿沛晉美說,這位班禪喇嘛在藏人中的接受度仍有很大疑問。未來在達賴喇嘛的選擇上,班禪喇嘛的選擇權將為中國方面起到很大的有利作用,這也正是問題的僵局所在。

但是他認為,達賴喇嘛不轉世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因為中國方面認為應該要轉,達賴喇嘛方面也沒有確定其將停止轉世,再加上整體藏人心理和接受能力來看,轉世應該會繼續。

他說:“到底轉世還是不轉世,從宗教的角度來說,這個制度已經形成了好幾百年了,在整個西藏內外,甚至國際上都有相當的知名度,這樣一個制度如果能夠保持純宗教的性質的話,不妨是一個西藏獨特的制度。但是達賴喇嘛體制政治的方面,我認為不應該再轉下去了,政教合一那個制度已經過時了,不能再繼續。”

藏學教授塔特爾表示,中國政府已經控制了西藏6百萬藏人文化、教育、寺廟等方方面面。他認為,90年代的西藏更加開放和緩和,因此如果中國政府想要解決西藏的問題,應該採取一個不同於現在的方法。

他說:“緩和緊張局勢,減少想要控制一切的企圖,放輕松,讓事情以更積極的方式自己慢慢解決。”

郭宇寬認為,現在的共產黨也在調整其宗教政策,進入一個更加理性的狀態。他說,他希望這一屆政府有足夠的政治智慧讓達賴喇嘛回到自己的土地,同時他也相信達賴喇嘛也有政治智慧來處理好自己的威望和藏區的穩定和諧之間的關係。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