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國名主播拉瑟:即使蒙羞也要記住歷史


美國著名電視人丹•拉瑟接受美國之音專訪(視頻截圖)

美國著名電視人丹•拉瑟接受美國之音專訪(視頻截圖)

1989年,作為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新聞主播和總編,丹•拉瑟帶領採訪組前往北京報導即將到訪的前蘇聯總統戈爾巴喬夫。但迅速擴大的天安門學生抗議一舉成為全球頭條新聞。拉瑟在天安門現場直播了幾個星期,直到局勢惡化。他說,這一歷史事件有三個畫面銘刻在他的記憶中:

“第一是樹立在天安門廣場的民主女神像;第二是那孤零零的中國公民站在坦克前面,當坦克開過來的時候,他好像說,要麼停下來,要麼從我身上過去。那簡直是驚人的勇氣;第三就是那個中國政府官員切斷了我們的衛星電視直播。這是中國政府為控制它的形象所採取的最嚴厲舉措的開端。我們可以看到,25年後,可以說他們顯著地很不幸地成功了。”

拉瑟說,從1989年天安門事件以來,中國政府一貫控制世界對天安門事件的記憶,尤其是控制中國老百姓對六四的了解。他說,中國政府的政策在很大程度上成功地讓世界遺忘了天安門。他認為,這是很不幸的。

“歷史告訴我們,能記得自己歷史、學習自己歷史的社會、政府和人民,不管他們的歷史是好是壞,無論這段歷史是狂風暴雨還是陽光明媚,即便現在這個國家因恥辱而丟臉,如果他們能教他們的歷史,他們就會成為更強大的社會、更強大的人民。”

六四25週年前夕,針對有美國國會議員質疑美國的對華政策,曾在1972年跟隨尼克斯總統訪華的拉瑟表示,美國為打開中國大門所作的努力,無論對美國、中國和世界都是好事。他不認為有另一種更好的政策:

“我很難想像,如果美國和中國都保持那種互不聯繫、互不接觸的狀態,我們美國人、中國人和全世界會過得更好。另外,即便我們有更好的不同政策,即便我們確實有,我不確定,這種政策在當今發達的高科技時代,包括信息技術,和全球性經濟發展中,是不是可能?對我來說很難讓我看到我們可以繼續其它政策,即便我們願意這麼做。”

對於有人希望美國執行對中國更具對抗性的政策,拉瑟說,他認為對美國來說,避免成為中國的敵人,或把自己製造成中國的敵人,是最重要的事情之一。

“每次人們認為我們應該對中國更強硬些,我們應該對他們更強硬些---雖然我確實認為我們應該堅持美國的價值觀,我們應該總是宣揚這些價值觀,但是,我的想法是---也許有爭議-我總認為我們應該盡一切努力成為中國人的朋友,我不僅每次去中國這樣提醒自己。我們不是中國的盟友,他們也不是我們的盟友。我承認有美國朋友對我說,丹,這點你錯了。但是我認為這就是我們,我們是中國人的朋友。我認為絕對必要的是,我們既跟中國人做朋友,同時跟他們競爭,包括競爭世界影響力,以及我們認為的價值觀。另外,非常重要的是要開誠佈公地告訴他們,我們看到的挑釁性的軍事行動是非常危險的。”

拉瑟一直認為,中國是當今世界的最大新聞,美國的媒體並沒有把握好對它的報導。但是中國政府嚴控媒體,拒絕新聞自由,對敢於報導其醜聞的外媒進行懲罰。究竟應如何報導中國,他發表了兩點看法。

“首先,儘管中國政府或至少部分是政府對新聞實行嚴控,在當今包括所有科技在內的仍在繼續的信息革命情況下,一個靈敏、高質量、有誠信的對中國的新聞報導,可以抵消對新聞、信息和形象進行控制的努力。歸根結底,美國現在需要更多的國際新聞報導,更深入和廣泛的報導,包括提供歷史視角為背景的報導,而我們卻反而減少了,美國現在的國際報導,尤其是對中國的報導在縮減。我認為這不符合美國的最佳利益,也不符合中國的最佳利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