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達沃斯論壇:亞洲存在嚴重互信赤字

  • 斯洋

第45屆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星期六(1月24日)就“重建亞洲互信”進行討論

第45屆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星期六(1月24日)就“重建亞洲互信”進行討論

華盛頓 - 在去年的達沃斯論壇上,中日之間可能爆發戰爭的陰影一直籠罩著亞洲議題。今年,亞洲繼續是達沃斯論壇關注的焦點之一。專家說,儘管中日之間關係有所改善,但是,亞洲仍然存在嚴重的互不信任。專家呼籲從增加民間交流、正視歷史等方面來重建亞洲互信。

第45屆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星期六(1月24日)進入最後一天的討論。“重建亞洲互信”是其中一個重要的議題。來自亞太地區的專家說,亞洲目前極度缺乏互信。

新加坡國立大學李光耀公共政策學院院長馬凱碩(Kishore Mahbubani)是“重建亞洲互信”分組論壇的主持人,他說:“我記得去年在達沃斯的時候,我在走道上總是被人攔截,被人問到:日本和中國之間是否會有戰爭……我當時對這個地區的穩定還是有信心的,但是,儘管如此, 亞洲還是存在重大的挑戰, 那就是亞洲國家之間的重大的互信赤字。”

南韓國會議員吉靜佑(Kil Jeong-Woo)說,造成亞洲互信赤字,特別是東北亞三大國, 中國、日本和南韓之間的互信赤字的深層原因是歷史問題。

他說:“亞洲這三個國家現在玩的是自我拆台(self-defeating)的遊戲。亞洲目前
正陷入一種矛盾處境: 經濟上繁榮,但是,政治局勢緊張。這些政治上的緊張局勢主要還是來自我們過去的歷史 。每個國家對歷史都有自己的看法,每個國家的領導人都沒有足夠的勇氣來掙脫歷史的束縛。 每個領導人似乎都受到民意的影響。”

南韓領導人朴槿惠和日本領導人安倍晉三至今仍然沒有舉行過單獨的會晤。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安倍晉三也只是在去年11月的亞太經合組織會議上禮節性握手,不過,習近平給了安倍難看的臉色。

來自中國復旦大學國際問題研究院的吳心伯( Wu Xinbo)認為亞洲的問題是經濟上已經越來越區域化,但是政治上卻繼續受國家主義、地方主義,甚至個人的影響。他說,亞洲地區權力平衡的改變是亞洲信任缺乏的另外一個原因。

他說:“因為中國的崛起,我們看到了地區平衡的改變, 以及其他國家的迅速發展, 這些力量上的平衡的改變總是會導致擔憂和焦慮。但是,亞洲還沒有形成新的區域框架來適應這些變化。……亞洲目前需要的是對未來的共同展望和共同的議程。”

日本國際協力機構理事長田中明彥(Akihiko Tanaka)說,亞洲地區的互信赤字存在三個層面:領導層面、普通百姓層面以及極端主義份子層面。

他說:“領導人之間互相懷疑。如果兩國領導人害怕彼此見面,普通百姓就會認為兩國之間出了問題。更差的是,三個國家都有極端主義份子,他們特別活躍,在某種程度上影響了領導層,然後,領導層影響普通老百姓的看法。

日本內閣府去年12月公佈的一份民調顯示:超過8成被訪者不喜歡中國, 不親近南韓的人也超過了66%。而在中、韓兩國的民調也顯示,兩國老百姓中不喜歡日本的比例很高。

新加坡國立大學的馬凱碩指出,相比於中日和日韓之間的不信任,其實亞太地區最大的不信任存在於美中兩國之間。

澳大利亞前總理陸克文說,中國對美國的不信任存在兩個方面:一個是中國認為美國總是質疑中國共產黨政權的合法性,並等待時機推翻中共政權;同時,美國正在聯合亞洲盟友在安全上對中國進行圍堵。而美國認為, 中國現在之所以不挑戰美國,完全是因為美國在軍力上的優勢,另外,美國還擔心中國利用自己的經濟力量讓亞洲國家向自己靠攏。

不過,他認為奧巴馬和習近平11月在亞太經合組織峰會的會晤應該有助改善這種不信任。

他說:“奧巴馬和習近平的這次會晤可能是習近平上台後最成功的會晤……而且,兩國之間還開始著手建立一個框架, 管理很棘手的問題,同時也來推進合作,建立互信等。”

在被問到如何採取具體步驟在亞洲重建互信時,專家認為加強民間交流,特別是學生之間的交流, 以及正視歷史,這些都將有所幫助。

陸克文特別提到,日本應該明確表示,未來的日本首相不要參拜靖國神社,因為這個問題阻礙了其他互信機制的建立。

日本的田中明彥指出,經濟依存、美中之間的戰略互諒以及亞洲國家之間重建互信,將是亞洲和平穩定的三大基石。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