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宗教自由


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保障美國人民享有充分的宗教自由。美國的政治領袖們也大多有著鮮明的宗教信仰。每當在需要作出重大政治決策的時候,美國總統們往往會通過他們自身的宗教價值標桿,找到他們最後下決心的方向。我們下面來看一下宗教是如何影響美國政治的。

美國第一任總統、國父華盛頓在總統就職典禮上,親吻《聖經》,手按《聖經》宣誓,並且在正式誓詞之外,另外說了一句“我宣誓,我祈求上帝的保佑”。

自華盛頓之後,美國歷屆總統就職時,都向《聖經》宣誓,並在就職演說中祈求上帝的保佑。

法國著名的政治學者托克維爾在其《美國民主》一書中說“在美國,宗教雖然不直接參加社會的管理,但卻是政治設施中最為重要的設施”。

美國弗吉尼亞州“河景浸信會”的牧師沙恩維爾伯恩說﹕“你肯定希望你的領袖有道德指南。聖經告訴我們‘美國受到保佑,它的上帝就是造物主’。我們的祖先說,我們是建立在基督教基礎上的國家,不是由一群宗教狂熱者建立的國家。”

美國歷屆總統大都有鮮明的宗教信仰。在遇到重大的挑戰和決策時,總統們最終會回歸他們內心深處的價值準繩,找到下定最後決心的力量。

林肯總統執政時,美國的錢幣開始印上“我們堅信上帝” 的字樣,至今如此。

南北戰爭初期,北方軍隊戰事不利,在奔牛鎮遭到第二次慘敗。這是林肯執政後最黑暗的日子。為了理清思路,林肯寫下了“靜思上帝的旨意”,希望通過堅定信仰,找到堅持下去的勇氣。

林肯寫道﹕“我幾乎可以肯定,這場戰爭是上帝的旨意,而且是他的旨意讓它並沒有馬上結束”

南北戰爭結束後,關於北方的勝利,林肯回歸到信仰范疇,總結說:“加理森的邏輯和道德力量,以及國家和軍隊中的反對奴隸制的人民成就了這一切”。威廉.加理森是新教浸信會教友,他提倡依靠基督教說教廢奴主義,並產生很大影響。

在二戰後,接任羅斯福總統的杜魯門是虔誠的浸信會信徒。他12歲時已經將《聖經》從頭到尾讀過兩遍,並能將其中的歷史故事娓娓道來。就任總統後,他常常在幕僚們準備好的演講稿中加入《聖經》中的教義,並嚴格按照自信的宗教信條做決策。

杜魯門的女兒瑪格麗特.杜魯門回憶說,杜魯門在總統生涯中最難的一次決策便是是否承認單方面建國的以色列。

杜魯門重視《聖經》中的先知般預言,相信猶太人一定會回到上主所“應許之地”。他還非常同情二戰中數百萬流離失所的猶太人,更是強烈痛恨和譴責奧斯集中營的慘劇。二戰結束後,接替羅斯福入主白宮的杜魯門對猶太復國主義的支持愈加明朗化。

1947年11月, 聯合國大會通過了巴勒斯坦分治決議,決定在巴勒斯坦的土地上建立兩個國家,即阿拉伯國和猶太國,但阿拉伯世界對這一計劃並不滿意。1948年,猶太人決心在巴勒斯坦的土地上建立自己的國家,阿拉伯國家則威脅要對猶太人開戰。形勢日益緊張,作為二戰後全球實力最強的國家,美國的立場至關重要。

一向同情猶太人的杜魯門有心承認即將建立的猶太國,但以國務卿馬歇爾將軍為代表的美國政要多半強烈反對。他們認為這無異於得罪整個阿拉伯世界。

在以色列獨立前夕,杜魯門召集美國國務院官員到白宮開會。馬歇爾甚至威脅說,如果杜魯門承認以色列建國,他就會在下次總統大選時,投票給杜魯門的對手。

直到1948年5月14日下午6點,以色列宣布獨立時,美國還沒有作出最後的決定。當天,華盛頓悶熱的天氣仿彿這個焦灼的大難題,亟待一次突破。杜魯門反複掙扎、猶豫,一直到以色列向白宮發出請求,要求美國承認其國際地位。杜魯門終於下了最後的決心。在以色列宣布獨立11分鐘後,杜魯門宣布,美國給予以色列實質性的承認。

1949 年初,以色列首席猶太祭司赫佐格與杜魯門會晤時說:“上帝將你置入令堂的子宮中,好幫助以色列在兩千年後重生”,杜魯門聽後,熱淚盈眶。

杜魯門卸任總統後,曾訪問紐約市的一所猶太教神學院,他的好友埃迪雅各布森介紹他時說:“這位就是幫助我們創建以色列的杜魯門”。杜魯門則說:“甚麼叫‘幫助創建’,我就是解放猶太人的波斯王‘賽勒斯’再世”。

2012年5月12日,2012年的總統參選人羅姆尼在全美基督教最高學府自由大學的畢業典禮上發表演講,鮮明闡釋了宗教價值對美國政治和文化的深刻影響。

他說﹕“最初,美國信任的是上帝,而不是人。宗教自由是我們憲法中第一項自由權利。無論是對被告的公正、對有需要的人和病人的同情,也是對等待出生的嬰兒的怜憫,美國沒有比基督教意識更偉大的行動力量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