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水門事件(第一集):水門案發


尼克松總統 (資料照片)

尼克松總統 (資料照片)

1972年6月17日,座落在美國首都華盛頓的水門大樓的民主黨總部中發生了一次有人非法破門闖入的事件。這次事件導致了總統尼克松遭到國會彈劾,一年多後被迫辭職。水門事件還開創了美國政治醜聞以“門”作為別稱的傳統,如“伊朗門”、“拉鍊門”等。

1973年11月,美國總統尼克松在記者會上接受美國媒體質詢時,力圖撇清自己和水門竊聽醜聞的關係。他彷彿預感到,這次最初不起眼的盜竊案件正逐漸向他本人逼近,甚至要掀翻他的總統寶座。

位於美國首都華盛頓的“水門大樓”裡面有旅館、公寓、辦公室。 1972年6月18日,正是美國總統大選如火如荼的期間。民主黨推出了候選人麥戈文,共和黨籍的尼克松總統爭取連任。而民主黨的競選總部就設在這座大樓裡。

這天,水門的保安人員弗蘭克.威爾斯在地下室和停車場之間的門上發現了一小條膠布。前一天,威爾斯已經註意到這一現象,心想是清潔工為了方便出入才貼上去的。他便把膠布揭下。畢竟,他一個星期才拿八十美元工資,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但奇怪的是,他昨天揭下的膠布此刻就被貼了回去。威爾斯覺得不對,便在凌晨時分報警。

沒想到,就是這塊不起眼的膠布,卻掀起了美國政治史上的軒然大波,揭出了一宗撲朔迷離的“水門事件”。

威爾斯叫來的警察當場捉到了五個賊。他們來民主黨總部偷竊情報 --三個星期之前,他們在這裡安裝了電話竊聽器,這時準備去維修。

最開始,這起案件只被視為普通的盜竊案。在法庭審判時,其中一名被告詹姆斯.邁克考德聲稱自己退休前為中央情報局做顧問。這立即引起了在場的《華盛頓郵報》年輕的記者伍德沃德的注意。他直覺感到這絕對不可能僅僅是一個小案件。

在法庭蒐集的證據中有邁克考德等人的電話簿,裡面有一個名叫霍華德.亨特的人的電話,旁邊註明了“白宮”。亨特正是負責組織竊聽的前中央情報局僱員。

6月20日,水門事件發生兩天後,尼克松的幕僚長鮑勃.海爾德曼(Bob Haldeman)在白宮對總統說: “現在您知道,有關闖入民主黨總部的調查,我們重新回到一個問題:聯邦調查局不在我們的控制下……”

雖然尼克松表示他不願此時談論這個問題,但這段錄音已清楚表明,總統捲入了水門案件。

當時,美國媒體也曾暗示過,這起案件與白宮有關。儘管如此,正在競選連任的尼克松的支持率,並沒有受到波及。 1972年2月,尼克松成功完成了對中國的破冰之旅。 2月28日,兩國發表《中美聯合公報》,結束了22年的敵對狀態,中美交往的大門終於被打開。同時,尼克松響應強烈的反戰情緒,正逐步讓美軍撤出越南戰場。 1972年,尼克松被美國《時代週刊》評為年度風雲人物,風光無限。

1972年11月,尼克松以絕對優勢連任成功。美國50個州中有49個州都支持他。這在美國總統史上也是絕無僅有的。

然而,這位春風得意的總統,或許自己都沒有想到,兩位年輕的記者正從水門案件中抽絲剝繭,試圖揭發他參與水門事件,並試圖掩蓋真相的犯罪行為。

進行這項關鍵性調查的是《華盛頓郵報》的記者伍德沃德和伯恩斯坦。水門竊賊案發後, 伍德沃德根據邁克考德的電話簿,聯想到此事與白宮有關。他心中一動,撥通了一名重要線人的電話。

這個至關重要的線人為揭發“水門事件”提供了許多關鍵線索,卻一直保持著神秘的身份。即使在尼克松下台多年後,公眾還是不知道他的真實身份,只知道他的外號“深喉”,是美國政府一名神秘的高級官員。

直到2005年5月,這名神秘的線人才自己走到幕前,揭開謎團。他就是時年91歲的美國前聯邦調查局副局長馬克.菲爾特。

伍德沃德比菲爾特小整整三十歲,但二人卻因一個偶然的機會成為朋友。當時,菲爾特是聯邦調查局的三把手,主管著該部門的日常事務,而且是局長胡佛最有希望的繼任者。沒想到,總統尼克松卻在胡佛去世後,空降自己的親信帕特里克.格雷擔任局長,讓聯邦調查局上下大失所望。

同時,菲爾特也不認同尼克松班底想插手聯邦調查局和中情局的做法。因此,他接到伍德沃德的電話後,感到緊張而矛盾。雖然兩人這次對話時間不長,但菲爾特向伍德沃德證實,亨特原來是中央情報局的人,並且與水門事件有密切的關係。

根據這個線索,伍德沃德和伯恩斯坦進而發現,新近存入水門竊賊博納德.巴克賬戶上的兩萬五千美元,竟然來自尼克松的競選捐款。 1972年8月1日,他們發表了這條消息,第一次將白宮和水門案件聯繫了起來。

此後,菲爾特化名“深喉”,屢次在伍德沃德和伯恩斯坦調查的關鍵階段澄清事實,解開令人困惑的線索。可以說,沒有“深喉”的幫助,《華盛頓郵報》無法發表“水門事件”的獨家調查結果。

美國憲法問題專家布魯斯.費恩對美國之音說:“我想,那時,很多年輕人被新聞行業和調查報導吸引,就是因為伍德沃德和伯恩斯坦。他們說,這就是我想做的嚴肅的事,調查並曝光政府濫用權力的行為。”

然而,伍德沃德和伯恩斯坦的調查當時並沒有直接影響到尼克松連任競選。就連想極力挖掘此案內幕的美國民主黨人,也沒有甚麼突破性進展。民望極高的尼克松,順利蟬聯。

一切似乎都很完美,然而,水門事件的陰影並沒有消退,兩位執著的記者也沒有放棄他們的調查。尼克松面臨的挑戰才剛剛開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