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水門事件(第三集):彈劾總統


1974年2月6日,隨著對水門事件調查的深入,國會投票通過,開始了彈劾總統的程序。

美國憲法問題專家布魯斯.費恩說: “除了少數法官外,美國已經100年沒有碰過彈劾程序了。我當時是助理司法部長的特別助理。我所在的法律諮詢辦公室就是向政府其它部門,包括司法部長提供法律意見的。我的任務是起草這份彈劾起訴的大型備忘錄。這顯然是很有爭議性的,因為這是推翻美國總統的標準。”

水門事件發生的時候,從哈佛大學畢業不久的費恩還不到三十歲。接到這一任務後,費恩翻閱了與憲法中的彈劾條款有關的大量文件,寫出了這份歷史性的備忘錄。

針對尼克松的彈劾動議始於1973年10月24日的“星期六夜間的謀殺”。由於總統執意動用行政特權,解僱了調查水門事件的特別檢察官考克斯。徹底激怒了美國媒體和民眾。考克斯被解僱後,300萬封電報、電報、電話和信件如洪水般湧向白宮和國會,強烈譴責尼克松的越權行為,要求國會啟動憲法程序,彈劾這位“無法無天”的總統。

國會山上的議員們立即行動起來。在10月的最後一週,聯邦眾議院提出了44個與水門事件相關的提案,其中有22個都提出,要啟動針對尼克鬆的彈劾調查。

10月31日,民主黨控制的眾議院決定,由眾議院司法委員會負責調查、蒐集尼克松的罪證,為彈劾尼克松做準備。

四面楚歌的總統面對國會的一片鞭撻聲。 1974年2月,眾議院以410比4的投票絕對壓倒多數,決定啟動彈劾程序。此時,總統的親信們已經一個接一個在調查中落入法網,其中包括前司法部長、尼克松競選經理米切爾、白宮幕僚長海爾德曼、白宮國內事務助理厄里希曼、白宮政治顧問卡爾森、海爾德曼的助理斯特拉琛等人。米切爾在1974年被判刑三十年,後被減為四年。 直到眾議院司法委員會就啟動彈劾條款進行投票的時候,白宮還是沒交出關鍵性的錄音帶,那要等到8月份最高法院判決之後。

1974年6月25日,眾議院司法委員會決定公佈與彈劾尼克松有關的全部證據。 7月27日到30日,司法委員會陸續通過了三項彈劾尼克松的條款:阻撓司法工作、濫用總統職權,以及蔑視國會傳調錄音帶的命令。

在尼克松總統的彈劾案中,曾參與起草彈劾案文件的費恩說:“我們證實,首先,他(尼克松)妨礙了司法公正。他授意那些到水門大廈盜竊的人在法庭上做偽證,掩蓋事實,對大陪審團撒謊。第二,他濫用行政機關監聽自己的政敵。彈劾中的最後一條是,他拒絕就國會要求他提交文件和證據的傳票作出回應。人們可能還記得那些臭名卓著的磁帶。總統保留這些錄有白宮橢圓形辦公室和其他地方對話的帶子。”

8月5日,法院公佈的一盤錄音帶中,清晰地記錄了尼克松曾積極掩蓋水門事件的事實。在錄音中,尼克松命令白宮辦公廳主任海爾德曼阻止美國聯邦調查局調查水門事件。

在確鑿的證據面前,尼克鬆在國會山上的支持徹底崩潰。即使是國會中他本黨的議員們也逐漸站到了尼克松的對立面。共和黨人們甚至決定向尼克松發出最後通牒,而傳遞這一消息的主要人選是共和黨1964年的總統候選人、黨內保守派的領袖亞利桑那州參議員巴里.戈德華特(Barry Goldwater),在黨內一言九鼎。

戈德華特向來不喜歡尼克松。他曾說:“尼克松是我生平遇到過的最不誠實的人。”

8月7日,戈德華特走進白宮橢圓形辦公室,對尼克松說:

“總統先生,你需要辭職。如果你繼續這這個案子中進逼,你不會得到一張選票。”

這一幕,在美國政治中以“戈德華特時刻”聞名。日後,凡是出現議員給行政部門下最後通牒的情況,都被形容為“戈德華特時刻”。

要麼辭職,要等待被彈劾下台。尼克松四面楚歌。見到大勢已去,他只得在8月8日宣佈,辭去美國總統一職。

尼克松在當天的電視講話中說:“我在公共生活中的所有決定,總是試圖作出對國家最好的選擇。在漫長而艱難的水門事件調查中,我覺得我有責任堅持,盡一切努力完成你們選擇讓我執政的這個總統任期。但是,在過去幾天中,很明顯,我在國會不再有足夠有力的政治基礎來繼續這一努力。”

“作為總統,我必須將美國的利益放在首位。美國需要一位全職總統和一個全職工作的國會,特別是在我們目前面臨內憂外患的時候。在未來幾個月中澄清我的個人責任,幾乎將耗費總統和國會的全部時間和精力。而這段時間,我們的全部精力應該集中在國外的和平,以及國內沒有通脹的繁榮上。因此,我將於明天中午辭去總統職務。”

第二天中午,尼克松一家乘坐直升飛機離開了白宮。

40年前這起轟動的政治事件以總統被迫辭職而結束,但它的影響力源遠流長。美國人民可以接受一個犯錯誤的總統,卻無法接受一位不誠實的領導人。

美國國父們奠定的憲法民主精神早已深深植根於人民心中。無論誰違反憲法,那怕他是總統,最終會通過罷免、彈劾等方式,被選民拋棄。

費恩說: “當尼克松走進直升機,在1974年8月9日辭職,離開白宮,人群沸騰了。這就是美國精神。”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