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蘭蔻受夾進退失據 中港網民再掀罵戰

  • 海彥

藝人何韻詩(左二)2014年在金鐘佔領運動大台上

藝人何韻詩(左二)2014年在金鐘佔領運動大台上

法國知名化妝品牌“蘭蔻”(Lancome)的香港分公司,近日迫於中國大陸官方傳媒和憤青網民的壓力,取消香港支持民主的藝人何韻詩的一場小型音樂會,引起香港各界強烈反彈。曾積極參與2014年爭取真普選的“雨傘運動”的何韻詩,星期一發表聲明,批評蘭蔻屈膝於霸凌,過份自我審查,已牽動整個社群恐懼,助長極權蠻橫。

活躍於社會運動、民主普選、同志平權等領域的歌手何韻詩,因參與2014年佔領運動遭中國大陸全面封殺。何韻詩近期獲蘭蔻品牌邀請,定於6月19日在新開設的蘭蔻上環分店舉行一場小型音樂會。

據報導,新浪新聞6月4日稱,有網民爆料,何韻詩雖已難以再從中國內地賺錢,但仍有從內地人口袋里賺錢的企業,在養她、資助她,內地人的錢被拿去給予支持“港獨”乃至“藏獨”的藝人,甚至有可能會被用作“亂港”的經費。

文章還配發了何韻詩今年5月39歲生日之際在日本與西藏流亡精神領袖達賴喇嘛的合影。

隨後中共喉舌人民日報旗下的環球時報也在微博發文,推動網民向蘭蔻化妝品等品牌發難。上百憤青網民隨即在蘭蔻中國官方微博上留言,要求蘭蔻退出中國市場。蘭蔻中國5號發表聲明,澄清何韻詩並非代言人。不過,有網民跟貼回應,指蘭蔻“玩文字遊戲”,要求該公司“學好政治”後再來賺錢。

蘭蔻深夜再發表中英聲明稱,公司重視每位支持者的感受與體驗,鑒於有可能出現的“安全因素”,決定取消原定活動,但沒有解釋“安全因素”的所指。

中國傳媒和網民對蘭蔻品牌施壓,迫使蘭蔻單方面取消音樂會的事件,再次掀起中港網民罵戰,引發香港各界強烈反彈。

何韻詩6月6日通過臉書發表聲明,斥責蘭蔻嚴重誤導並影響其聲譽,正式要求蘭蔻法國總公司公開交代原因。何韻詩批評蘭蔻作為國際品牌,要屈膝於霸凌,對追求自由、公義、平等的香港人,作出莫名其妙的懲罰,已不是個人層面的事情,而是整個世界價值觀的嚴重扭曲。

聲明表示,明白面對強權歪理,每個人都是受害者,有人選擇屈服退縮,也有人選擇挺直腰板,但這次事件因一間公司商業上畏縮而過份自我審查,已牽動整個社群恐懼,助長極權橫蠻。企業除了有營利追求,也有道德責任。向強權屈服了一次,就只會是無止境的後退。

同時,香港網民發動杯葛行動反擊,聲言罷買蘭蔻品牌以及蘭蔻母公司歐萊雅(L'Oral)的全線產品。有人在臉書設立“港人抵制蘭蔻”專頁,聲稱“就讓他們去做大陸女人的生意吧”。還有網民在蘭蔻法國網頁交流平台留言,質疑是否要與爭取民主的人為敵。

此外,據蘋果日報報導,泛民的公民黨立法會議員毛孟靜表示,事件不是單純的中港矛盾、商業公司進退失據的公關災難,而是中共喉舌黨媒,公然向國際商業機構施壓,足以證明香港營商環境面對的紅色威脅,迫使企業在13億人口市場與香港間,選擇犧牲香港。

新民主同盟的范國威議員表示,何韻詩在佔領運動及平權運動中非常活躍,黨媒肆無忌憚施壓,以商逼政證據確鑿,顯示香港自由空間正被蚕食,企業無法硬抗只得賠上聲譽。

香港城市大學退休政治學教授鄭宇碩星期二對美國之音表示,雖然國際企業與中國打交道都受到不同程度上的政治壓力,但是,像目前這樣直接政治干預國際公司一個小的商業決定的情況,令港人非常反感,會進一步激發年輕一代對中國的離心力。

他說:“中共當局覺得自己財大氣粗了,不再忌諱甚麼東西了,官媒了、官員了、政府、憤青了、五毛黨了,全都出動。我相信香港人,尤其是年輕一代了,對中共的干預會越來越反對,越來越反感。政治現實方面這個可能性很小了,但是他們也非常憤怒,就是提出了獨立了、公決了,這樣子的口號。”

不過,親中人士、前反佔中團體發起人周融表示,中國是美國之後的蘭蔻的母公司、全球最大化妝產品集團歐萊雅(L'Oreal)的第2大銷售地區,受到中國內地壓力取消何韻詩的小型音樂會,是很自然的事情,他不覺得奇怪。

他說:“大家都明白,何小姐最近跟達賴一起嘛。在中國來說,一定是不可接受的東西。香港的Lancome找了何小姐,明眼人來說都是很奇怪了,為甚麼他們不知道這個是中國最不能接受的東西。我們覺得一點也不出奇了。它(Lancome)一定要看中國的市場。”

有香港傳媒報導,對於中國內地指責何韻詩支持“港獨”和“藏獨”,目前僅表態支持港人獲得真正民主選舉權利,並參與了佔中的何韻詩,沒有在港獨或藏獨上表過態,而達賴喇嘛本人也多次明確表示走和平解決西藏問題的中間路線,不尋求獨立。

此外,香港歌手王菀之、藝人杜汶澤、演員王宗堯、填詞人周博賢等演藝界人士,星期一都對何韻詩表達同情和力挺。

在2014年的雨傘運動中,香港演藝界的黃秋生、何韻詩、黃耀明、林夕等藝人因多次公開發表言論,支持港人和平抗爭而遭中國大陸封殺,內地的一些演藝活動被單方面取消。此外,香港歌手盧凱彤、謝安琪和張敬軒等也先後“被舉報”支持“佔中”,在中國大陸活動也受到限制。

據何韻詩去年向港媒透露,因失去中國大陸市場,她的收入大減80%,不過她繼而宣佈轉型為獨立歌手,並繼續參與“佔中”時創立的團體“文化監暴”工作,同時在親民主網絡媒體“立場新聞”擔任董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