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維權律師要求澄清網警執法依據

  • 海彥

在中國首批50個省市網警6月1日起公開網上巡查執法後,有維權律師星期二對這一涉及億萬網民公民權利的重大政府政策,就網警執法依據及範圍,以及如何保障憲法保護的公民權利等,向公安部提出訊息公開申請。較早前,一些律師和法學家致函全國人大,要求取消公安拘留決定權的聯署行動,引發強烈反應,不過卻遭到當局網絡封鎖。

多年來在幕後隱身執法的中國網警,6月1日起走向台前,公開在微博、微信和百度貼吧亮相巡查,對社交媒體進行24小時監控,並接受舉報,按官方的說法,要及時發現網絡各種違法犯罪訊息和有害訊息,依法震懾制止網絡違法犯罪和網上不良言行,對情節輕微的網民進行教育警示,對涉嫌違法犯罪的,依法追究相應法律責任等。

不過,許多網民擔心對於缺乏法律標準的網上“不良言論”和“有害訊息”加以執法,將可能進一步鉗制和收窄公民的言論自由。而包括體制內的一些專家也表示,網警執法需要公開透明、公平公正,才能減少網民對“言論能否自由”的疑慮。

北京凱泰律師事務所的律師謝燕益,星期二依據政府訊息公開條例,向公安部提出訊息公開申請,要求向申請人公佈該項政策措施的具體法律依據、推出該項政策措施的具體程序等事宜。

申請人還要求公安部澄清,網警及公安機關在執法過程中,如何避免侵犯公民在憲法及法律上的言論自由、對政府及公共事件的知情權、批評建議權、監督權,以及制約監督網警和保護網民個人私隱和公民訊息的機制等。

申請人尤其要求界定清楚網上的不良言行、有害訊息以及尋釁滋事,及其具體標準和範圍。

謝燕益律師曾代理多宗重大敏感案件,包括今年5月2日黑龍江慶安縣訪民徐純合在慶安火車站被警察一槍擊斃案。謝燕益星期二對美國之音表示,作為公民及網友,對該政策措施存有一些疑問,希望能夠得到有關當局的澄清。

他說:“網警執法的依據不是很明確,執法的範圍也不是很清楚,它發佈的消息非常籠統。再加上,互聯網訊息的屏蔽、刪除,過去幾年比較普遍。如何保障公民憲法的權利,言論自由呀,包括批評、建議、監督呀,這個權利,以及網警的巡查,要明確標準和範圍。”
謝燕益表示,該政策涉及到所有中國公民的網絡生活,對互聯網、法律、政治、經濟、社會、公民權利等方面均有重大影響,尤其是在言論自由方面。

他說:“他怎麼來評價甚麼是有害訊息,這里面有許多非常模糊不是法律的術語,這都需要標準,都需要範圍。我個人倒不是說,僅僅單純地反對,不可以對互聯網來管理。我還是覺得,本著建設性的態度,就是說,思想領域、言論領域,嚴格要按照憲法辦事,這才是對一個國家、一個政府的權威也是有利的。”

此外,在維權人士“屠夫”吳淦近期在江西南昌高院前,因聲援要求閱卷權的律師而被行政拘留後,又被福建警方刑事拘留,尤其是前往黑龍江慶安縣要求公佈徐純合槍殺案原始視頻真相的幾十名公民,以及前往解救的7位律師先後被治安拘留後,中國各地的律師和法律學者,6月7日聯署公開信,認為拘留制度異化和被濫用,拘留制度改革到了刻不容緩的地步,要求全國人大取消公安拘留決定權,僅保留其執行權,並在司法系統中,設立審前羈押法庭,取消公安機關“取保候審”的決定權,將決定權交還法庭。

據報導,公開信開放簽名聯署後,各界反響熱烈,但當網絡轉載接近5000時,便遭到當局的網路封鎖,在微博、微信上的相關訊息悉數被刪除。

此外,據民生觀察6月8日的消息,北京網友韓冰自發紀念“六四”26週年,6月3日下午被北京大興公安分局警察從工作單位核工業黨校帶走,同時還帶走了韓冰的個人工作電腦。6月4日凌晨,多名警察又闖入韓冰家中,將韓冰家庭個人電腦也抄走。

據悉,警察抄家時提到韓冰涉嫌“尋釁滋事”。根據中國法律規定,拘傳只能限定在24小時,至今韓冰已被限制人身自由超過5天,仍未被釋放。韓冰家屬也沒有見到其他行政拘留或刑事拘留手續。

據網民透露,韓冰對天安門六四事件追念感懷,在微信群里轉發一些紀念文章和談論此事,並無線下的紀念活動,也無公開抗議活動。

中國政府6月8日發表的《2014年中國人權事業的進展》白皮書說,在中國政府的努力下,中國公民的各項基本權利均得到有效保障,包括發展權利、人身權利、民主權利、公正審判權、少數民族權利、婦女、兒童和老年人權利、殘疾人權利、環境權利和對外交流與合作,並對外界有關中國的人權紀錄出現倒退的批評進行辯解。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