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成都青年制作銘記八酒六四圖被煽顛刑拘

  • 海彥

成都的符海陸制作“銘記八酒六四”酒瓶圖片

成都的符海陸制作“銘記八酒六四”酒瓶圖片

在八九民運六四事件27週年即將來臨之際,中國各地開始展開“六四維穩”,嚴厲防止和打壓以任何方式參與紀念六四的人士。在四川,成都警方近日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刑事拘留一位在網上制作“銘記八酒六四”酒瓶圖片的年輕人,而一位在微信上轉發這個“八酒”酒瓶圖片的80後女詩人,也遭警方帶走,可能被拘留。

據參與網等媒體報導,30歲的符海陸是復員軍人和基督徒,從溫州動車事件以後,開始關注時政。符海陸近期制作了“銘記八酒六四:27年記憶陳釀酒非賣品”的酒瓶圖片放到網上,用自己隱諱的方式表達心境。

5月29日,有網民在網上發出消息稱,近期曾參加聲援廣州民主人士郭飛雄接力絕食的符海陸,28日中午在成都自己的茶館,被四位自稱警察的人帶走,沒有說明理由和原因。符海陸的妻子見丈夫深夜未歸,由朋友陪同,去轄區派出所和分局找人,得到的答覆是“暫不回答”。網民呼籲外界關注符海陸的狀況。

符海陸妻子劉天艷星期一上午對美國之音表示,她星期天中午接到派出所電話說符海陸被拘留了,讓去領通知書。劉天艷表示,刑拘的理由是涉嫌“煽顛罪”,羈押在成都市看守所,但派出所沒講案件詳情,估計就是八酒的圖片。

她說:“罪名是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但是警方沒有告訴我他具體做了甚麼事情,把國家的政權給顛覆了。他們的政權幾千萬的黨員、幾百萬的軍隊、幾百萬的城管,他幾瓶酒就涉嫌把國家政權顛覆了?所以說,我也很疑惑,我也搞不清楚。”
此外,據網上消息,成都80後女詩人馬青,曾在微信上推薦“銘記八酒六四”的酒,指該酒確有實物,並貼出照片。據悉,馬青27號晚上9點多,被十來個警察從家中戴上手銬帶走,第二天早上又被警察帶回家中,戴著手銬滿臉浮腫,搜查了半個多小時後又帶走了。馬青是由玉林派出所出面拘捕的,簽的是拘留證。

記者星期一下午多次致電刑拘符海陸的成都市公安局成華分局,電話一直都是線路繁忙。記者致電武侯分局玉林派出所,希望了解核實一下馬青目前的處境,接電話的員警表示,無法回答,要求記者與上級部門聯絡。

成都公民符海陸和馬青因“銘記八酒六四”的酒瓶圖片而被拘留,引發外界廣泛關注,包括香港多家報章在內的海外傳媒進行了廣泛報導。

國際特赦組織中文推特星期一也對符海陸因涉嫌制作“銘記八酒六四”酒瓶圖片被以“煽顛罪”拘捕,以及馬青因轉發圖片被帶走表示關注。

中國人權活動人士、歐盟薩哈羅夫人權獎得主胡佳星期一對美國之音表示,六四27年來,當局對六四的封殺不僅沒有放鬆,反而與時俱進,連網絡上的一些言論自由範疇的內容都不放過,而成都方面這次則是做到了極致,連轉發的人都拘留。

他說:“四川方面的這個事情就更顯專制的荒唐和荒謬。人家弄一瓶酒,已經非常隱喻了,哪怕是喚醒內心不肯遺忘的意願,憲法里還寫有公民享有言論自由。他們這樣的行為就將自己編織的謊言都給衝破了。真是難以想象,它(成都)用這個來詮釋它的開放程度。進入網絡時代以後,你在網絡發出的任何聲音,跟六四有關的,都可能成為它打壓的對象。他們受不得公民去弄一瓶酒,他們受不得公民去點燃一支蜡燭。”

隨著六四的來臨,與六四有關的一些敏感人物將像以往一樣被帶走“旅遊”或被上崗全天候監控。據悉,因六四被罷免和坐牢的前中共總書記趙紫陽的政治智囊鮑彤已被國保通知,準備好隨時離京去外地。

年年都被監控或者“被旅遊”的胡佳表示,他今年還是更有可能被帶到外地,以免他在家中窗台點燃蜡燭,吸引傳媒和其他友人。

目前在監外執行當局5年刑期的獨立媒體人、六四參與者高瑜,星期一發推特說,天安門母親運動發起人之一的丁子霖教授電話告訴她,國保上門通知6月1日開始上崗並停電話,但給一部專用手機,只有包括120和警察的3個號碼。高瑜表示,幾十年來一直爭取平反六四的丁子霖,心臟衰邁、身體虛弱,已無法走出去祭奠在六四中被打死的獨子,乾枯的眼睛也流不出更多的淚水,27週年只能在家里祭奠,陪伴她的還有去年過世的老伴的亡靈。

此外,據維權網消息,北京公民、網絡作者劉書貴、北京公民、藝術家追魂、深圳公民張琦、貴州民主人士曾寧等人近日都被失蹤或軟禁,防止他們參與紀念六四的活動。

同時,北京新公民運動的部分成員5月28日下午進行維權餐會,警察以核查身份為名,將盛蘭福、柳玉翠等六人帶走,全部失聯。這六人都是知名法律學者、新公民運動發起人之一的許志勇的積極響應者,曾長期與許志勇一起推動新公民運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