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著名評論員要求離開南方報業集團

  • 海彥

中國知名媒體人、時評作家長平星期四被要求離開南方報業集團後憤而選擇被辭職﹐事件引發震蕩。有業內人士稱﹐中國宣傳部門對媒體言論空間的擠壓越來越緊。而網友則指﹐最近對媒體人的一系列打壓表明﹐中國媒體進入了黎明前最黑暗的時代。

在今年1月27日下午,曾擔任南方週末新聞部主任和南都週刊副主編的知名評論家、專欄作家長平被領導約談﹐要他選擇主動辭職﹐或者承諾不再寫作時評。長平在微博上說﹐“我唯一的錯就是堅持寫時評文章。一直有人找我談不再寫,但我不能承諾,於是就選擇了被辭職。鄙視和抗議所有的因言治罪。”

*長平多次受中宣部打壓*

本名張平的長平在從事傳媒行業的10多年中,多次因為撰寫不符合當局思想的時評文章而遭打壓。2008年更因在拉薩騷亂事件後發表《拉薩真相從哪裡來》的文章而遭撤職。2010年8月,受中宣部高壓﹐南方周末和南方都市報不再刊登長平的文章。

長平星期五上午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由於他一直以來堅持發表言論﹐拒絕失聲﹐因此得到這樣結果。

長平說﹕“可能有關方面不高興﹐一直都不高興。所以這次並不是因為某篇具體的文章。可是一直以來我的寫作太多﹐在他們看來是屢教不改嘛。所以說﹐從大環境來說﹐可能是整個輿論收緊。從我個人的原因我分析﹐就是一直不放棄說話。”

長期以來﹐廣東的南方報業被認為是中國媒體最敢言的僅存陣地﹐不過長平表示﹐在經過不斷整肅之後﹐南都的傳統在消失殆盡。

長平說﹕“這個整肅是有它的效果的。所以有很多很好的新聞人都被迫離開了南方報業﹐它會安排一些稍微聽話一點的領導在這裡。南方報業有它的抗爭的傳統﹐尤其是中下級的編輯﹐有些還在不斷地跟領導鬥爭﹐冒著一些風險﹐發表一些東西。但是這個傳統不斷地在受到打壓﹐不斷地受到摧殘﹐到現在已經所剩不多了。”

記者星期五上午打電話給南方報業集團﹐人事部和社辦的人員都不願評論長平被辭職之事﹐而總機則稱社長和副總編輯人不在。

*楊恆均﹕長平的文章在海外受重視*

居住在廣州的前美國大西洋理事會資深研究員﹑作家和網絡評論人事楊恆均向美國之音表示﹐南方報業發展到容不下一位非常具有專業水準的媒體人﹐令人悲哀。

楊恆均說﹕“幾年前我在國外開始時候﹐經常有國際媒體人和專家學者向我打聽長平﹐很欣賞他。當時我還不太了解長平。國外的媒體人就告訴我﹐他是中國媒體人中非常專業的。那麼學者就告訴我長平非常有思想﹐一針見血。回到中國之後﹐我也就找長平的文章看﹐哎﹐果然寫得非常棒﹐很短﹐但是把事情說清楚﹐道理講得很透徹。但是﹐體制不容忍他﹐被開除了﹐我感到很悲哀﹐也很憤怒。”

*程益中﹕輿論環境越來越壞*

前南方都市報總編輯程益中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目前國內輿論的環境越發地惡化﹐這與在18大前要整肅媒體有關。

程益中說﹕“現在中國整個的輿論環境是更加惡化了﹐當局對媒體的鉗制一直加大。他們的理由是馬上要開18大了﹐所以要採取更嚴厲的控制﹑打壓言論自由﹐控制輿論的做法。”

*胡麗雲﹕國際記聯關注事件*

最近有報道說﹐中宣部最近發布新的新聞管制令,對2011年社會民生和經濟問題的報道實施限制。國際記者聯合會中國和香港項目幹事胡麗雲對美國之音表示﹐最近一段時間﹐中宣部對國內言論的控制確實趨嚴﹐令人關注。

胡麗雲說﹕“尤其是在和平獎的宣佈之後﹐我們發現國內中宣部對國內的言論自由控制越來越嚴重。”

長平被辭職的消息在網上傳開後﹐許多網友在網上發起《強烈抗議長平先生被辭職聯署信》﹐稱“無論是體制內外的新聞人﹐不管是不是新聞人,只要仍抱持對良心与良知的希望,此刻都應該支持長平”。媒體人安替評論說﹐“批評不自由﹐則讚美無意義”。

最近幾個月來﹐中國媒體發生了一系列整肅事件。南方報業集團旗下的時代週報開除了因搞時代百人評選將趙連海和幾位簽署過零八憲章的民間學者入選的評論部主任彭曉芸﹐而總編輯宋繁銀也被下崗。此次﹐除了長平被辭職外﹐南方都市報分管評論的李文凱和另外兩個編輯也被調離。

另外﹐成都商報去年辭退報道“我爸是李剛”事件的殷玉生﹐而今年1月又開除報道“复旦18驢友被困黃山”真相調查的資深記者龍燦。對此,有网友評論說﹐“似乎是多米諾骨牌,2012,中國的媒體嚴冬,要提前到來了﹖”另外﹐還有網友稱中國媒體進入了黎明前最黑暗的時代。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