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雨傘運動後老中青三代談民主未來

  • 湯惠芸 香港

香港大學法律學院舉辦「香港的民主未來對話」講座。(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香港大學法律學院舉辦「香港的民主未來對話」講座。(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經歷2014年底的雨傘運動爭取真普選,去年港府提出的特首普選政改方案被立法會否決。踏入2016年香港老中青三代追求民主的代表人物,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和平佔中發起人戴耀廷、推動反國教運動的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星期二晚出席講座,談香港民主未來。

香港大學法律學院星期二晚舉辦題為「香港的民主未來對話」講座,而最近售賣及出版中國政治禁書的香港銅鑼灣書店,5名股東及店員相繼神秘失蹤事件,成為講座的焦點之一。

李波事件打破香港半民主狀態

2012年推動反洗腦國民教育運動的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在講座上表示,最近在香港懷疑被中國當局非法越境擄走的銅鑼灣書店股東李波,打破了香港過去沒有真正民主選舉,但有言論、出版等自由的「無民主、有自由」的狀態。黃之鋒表示,李波事件之後,令他反思到底在香港搞民主運動是否仍然安全。

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黃之鋒說:我記得我之前、幾年前在反國教的時候,當我剛剛去組織的時候,我身邊的人都會問我,嘩,你不怕你搞這些反政府的事情,會有甚麼後果嗎﹖但我當時跟他說,我當然知如果我在大陸搞就被捕了,但是我在香港。但是在李波事件出現了之後,我自己都會想一個問題就是說,到底在香港是不是安全呢﹖以前我們常說一國兩制沒了、或者一國兩制被侵蝕,都是甚麼政制、8-31決定、白皮書,然後就說香港民主最黑暗的一日,但現在是人身安全都保障不了的時候,我覺得時代已經不同了,氣氛已經變了。

黃之鋒引用前香港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對李波事件的回應表示,一國兩制已經沒有了,黃之鋒認為,這是一種恐懼和無力感,令日後很多香港人參與遊行,或者發表反對政府的意見時,都會有人身安全的顧慮。

新一代年輕人對香港更有歸還感

黃之鋒回顧過去兩年,北京公佈一國兩制白皮書、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公佈8-31決定,將港人原有的「半民主」狀態再削減,他認為更嚴峻的是,2017年普選特首、政制改革落空,現在港人原有的「半民主」狀態,即是言論、出版自由,甚至不會被無理拘捕的人身自由都失去,他坦言對香港的民主前路感到悲觀。

黃之鋒說:我們然後就要想一個問題,一國兩制然後呢﹖當一國兩制都不能去保障我們的時候,我們之後、香港如何走下去,我覺得這個是大家都要思考的問題。

1996年10月在香港出生的黃之鋒,是主權移交前後出生的一代年輕人,李波事件之後,近來網上熱烈討論重新申請BNO,即是英國國民(海外)護照,黃之鋒表示,由於他出生後父母沒有替他申請BNO護照,就算他是1997年主權移交前出生的香港人,現在已經不能夠申請。

處理年輕人參與社運無力感問題

黃之鋒表示,他同輩的香港年輕人,沒有BNO、沒有經濟能力申請移民,面對2047大限,對香港的認同以及歸屬感,比上一輩有能力申請移民的港人更大,這也是一個推動力,讓他覺得香港的民主還有希望。

黃之鋒分析,目前香港民主運動的困境,是參與公民抗命要付出的成本太大,以他本人為例,今年2月底至3月初約兩星期,因為參與雨傘運動等被拘捕的案件,將要連續上法庭,他坦言作為大學生可以「走堂」上法庭,但是在職的年輕人就可能因此失去工作。在社會成本、前途壓力下,很多大學生在雨傘運動政治覺醒後,就要思考工作前途。黃之鋒認為,目前需要處理年輕人參與社運的無力感問題。

黃之鋒說:因為其實過往那4年,2012年開始公民社會的變化很大,即是過往4年基本上每年都有些十萬人的示威及集會,應該香港有史以來都未試過連續4年都是這樣。由2012年反國教到東北(反對立法會撥款)、到香港電視(不獲發免費電視牌照)、再到全民投票、再到雨傘運動、再到政改,基本上這4年下來,香港人基本上每年都有這麼大規模的群眾運動,基本上每一次集會都有人在台上叫,那個可能是我叫,「香港人已經覺醒了﹗」但是大家都會問一個問題,就是覺醒完之後如何﹖

關注普教中等教育問題

黃之鋒在講座後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目前有香港大學學生正討論發動罷課,反對前教統局局長李國章擔任港大校委會主席,學民思潮將會保持聯繫,有需要的時候可以協助發動罷課的港大學生。黃之鋒並表示,不會因為李波被失蹤事件而不敢參與社運,他認為今日不發聲,將來會變得更差。

黃之鋒表示,對香港民主未來,抱最壞的打算、最樂觀的心態。他認為發動下波社運爭取民主要看議題及時機,學民思潮會關注特首梁振英星期三公佈的施政報告,在教育議題上,會不會全面推動中、小學以普通話教授中文科,即是「普教中」。黃之鋒認為,普教中有很多課文內容與洗腦國民教育類同。

黃之鋒說:香港人要學廣東話、我們的母語是廣東話,這個是很正常的事,如果政府是要打壓我們香港獨有的文化,然後要我們用普通話,然後再用銀彈攻勢逼學校、威逼利誘,我覺得這樣只是會增加香港年輕一代對中共政權的不信任。

銅鑼灣書店失蹤者可能被犯法

有參與講座的觀眾提問,李波「被失蹤」事件,中國有關當局可能以甚麼方式處理﹖港大法律學系副教授、和平佔中發起人戴耀廷回應表示,對李波事件沒有內幕消息,他擔心中國有關當局可能會以某些罪名起訴李波,因為目前找不到下台階,不可以無條件放李波回香港,而扣留一段時間後必須啟動法律程序。

香港大學法律學系副教授、和平佔中發起人戴耀廷。(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香港大學法律學系副教授、和平佔中發起人戴耀廷。(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戴耀廷說:如果它(中國)啟動法律程序,是用他(李波)在香港所做的事,而在裡面(中國大陸)拘捕,那個震撼比起越境執法更大,因為變成大家是這裡(香港)說的東西,打算這裡完結,剛剛講的東西違反了很多國家安全法,隨時可能被捕,但是那個會是震盪太大,這個以常理推算,剛剛李柱銘才提到習近平說過的,現在簡直變了形、走了樣(一國兩制),所以我覺得不是中央(北京)。可能要誣告他在裡面(大陸)犯事,你未犯事現在就幫你犯了它,「被犯法」就搞定了。

戴耀廷表示,對香港民主的未來仍然感到樂觀,而中國是否願意給予香港民主是關鍵,目前未有任何跡象中國會給予香港真普選,但不代表港人面對這樣的中國甚麼都不做。

遊行與公民抗命如何中間落墨

戴耀廷說:如果我們現在甚麼都不做,就一定沒有(民主),我們現在一定都要去做,雖然可能做了之後能不能夠最後得到民主呢,都還有很多變數在當中,但跟著是做甚麼。

參與講座的觀眾提問。(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參與講座的觀眾提問。(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有參與講座的觀眾提問表示,雨傘運動後應該要思考在遊行與公民抗命之間,如何中間落墨,找到更有效但是參與者不用付出太高成本的社運模式,例如組成影子政府,或者發動全香港的杯葛運動。

現場觀眾說:可不可以去組織全港性的杯葛,已經當時(雨傘運動)有人很用心地研究(特首)選舉委員會的成員,控制那些香港的商業機構,列舉出來,大家一起不去光顧它們,讓它們賺少些錢,這樣可不可行呢﹖這樣大家的門檻都很小,但真的很多人可以參與。

梁振英宣佈連任或引發抗爭

戴耀廷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各種不合作運動沒有排斥性,可以產生不同的壓力令北京願意與香港人談如何落實普選,他認為未來香港的抗爭方式可以採取和平佔中類似的商討日、全民投票,在行動前首先以這些方式造勢,最理想是未來可以與北京商討一個特首普選方案之後,再在香港進行商討及全民投票。

戴耀廷表示,發動下一波社會運動爭取真普選的時機很難估計,今年底如果民望極低的特首梁振英宣佈競逐連任,會觸發大型抗爭行動。

戴耀廷說:即是過去所有的民主運動,都是視乎對方做的一些行動,而是觸發我們會不會出來,這個如果你看下一次很大可能,就是一是梁振英連任,或者是在下一輪的政改,在2018、2019年左右,都一定要開始政改了,這些都是有可能會出現的情況。

港人在鳥籠中爭取民主

香港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香港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在講座上表示,對香港的民主未來感到樂觀,他認為2014年持續79日的雨傘運動,以及去年6月中建制派立法會議員「甩轆」,令港府政改方案被大比數否決,是兩個「神蹟」,他認為將來可能有第三個「神蹟」,就是香港有民主。李柱銘坦言,港人接受一國兩制、《中英聯合聲明》之後,就要在鳥籠裡面爭取民主。

李柱銘說:即是不可以超出一國兩制的範圍下,除非你搞獨立、革命就另外說。要不然就一定是在這個框框裡面。

李柱銘表示,北京沒有落實真普選,不是由香港人選出特首,即是不是完全港人治港,就是未完全落實一國兩制,而最近的李波事件更令兩制「走樣」、「面目全非」。李柱銘認為,只要一日還可以爭取,香港就有希望有民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