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農村選舉在中國 舉步維艱

  • 楊明

廣東烏坎村村民趕走了原村官,2012年3月2日投票選舉出自己的村委會(資料照片)

廣東烏坎村村民趕走了原村官,2012年3月2日投票選舉出自己的村委會(資料照片)

天津中級人民法院星期四開庭審理一宗在村長換屆選舉期間,因在任村長阻擾威脅和恐嚇其他候選人而發生的暴力致死案件。有觀察人士說,終身制,暴力和缺乏權力更迭意識,在阻礙村委會的選舉進程。

3月21日上午9點,天津第一中級人民法院重新開庭審理北辰區雙街鎮下辛庄村長候選人王復春等10人 “聚眾鬥毆”,致使時任村長黃雙來等三人重傷不治死亡的案子。

北京著名人權律師莫少平在中午休庭時對美國之音說,他不同意檢察機關對事實的認定,並根據當時發生的事實,強調了這起案件是由於黃雙來威脅和傷害候選人及其家屬,導致正當防衛過度造成的。

他說:“因為村民選舉,產生矛盾。作為死者帶著人威脅其他候選人,不讓他們參加競選。同時,還夜闖民宅,去人家裡一而再再而三,(去年5月)10號晚上9點多鐘帶人去闖到人家,11號晚上把王復春打傷,12號夜里11點多鐘,又帶人去人家裡。像這樣的基本事實,公訴方都沒有定性,沒有認為這本身是非法入侵公民住宅,本身是傷害人身,特別是還侵犯了人身民主權利嗎!”

天津北辰區雙街鎮下辛庄人口大概不到1千人。2012年5月,下辛庄要舉行村長換屆選舉。村民王復春決定參選後,至少有500多人表示支持他擔任新一屆村委會主任。王復春的妻子邢曉慧說,當時在任的村長黃雙來依仗其跟市某個領導關係密切,在村裡“作惡多端”,腐敗問題嚴重。因此,他丈夫王復春等人決定要行使其公民的權利,參加村長的選舉,為村民們謀福祉。

她說:“他(黃雙來)不作惡多端,有可能還讓他幹呢。村民不可能出來跟他爭村長。他平常貪污腐敗,吃村民吃的太狠了。當時有500人簽字,要求改選,並擁護王復春當村長。黃雙來三番五次到我們家,威脅我公公,說如果你讓你兒子參選,我就怎麼著,你管不了,我替你管。11號那天,他就找了一幫人,把我老公打了。”

5月11日,村長黃雙來帶著幾十個人到王復春家,把這名村長候選人打傷後,12日晚間,黃雙來又帶著6-7人來到王復春父母家,並把王復春的父親打傷。當時人在醫院的王復春聞訊後趕回家,帶著一些人,拿著棍棒等器械,把黃雙來,其弟黃恩兵,其姑父徐世忠等人打成重傷,後經醫治無效死亡。另外兩人被砍傷。

辯護律師莫少平說,這個案件不是公訴人說的“聚眾鬥毆”,而是“正常防衛”,過當而已。不能按故意殺人,只能按正當防衛過當,造成傷害致死來認定案件的性質。此外,莫少平說,在這個案子審理的程序方面,無論是檢察機關還是法院,還有很多地方不符合相關的法律規定。

天津檢察機關起訴王復春,他的父母,姐姐和叔叔5人故意殺人罪。另外4名村民也被控殺人罪。還有一名村民被控聚眾鬥毆罪。有消息靈通人士說,這10人當中,至少有兩人可能會被判處死刑。

中國村民委員會選舉的道路一路走來,歷經艱難。2011年,廣東陸豐烏坎村民不滿時任村委會未經集體同意出賣土地,進行了集體維權抗爭。其間,村臨時理事會副會長薛錦波在被警方關押期間突然死亡。有村民懷疑薛錦波是被警方毆打致死。薛錦波之死,再次引發了村民的抗議活動,最終導致烏坎村委會的換屆選舉,村民信任的吳祖鑾等人當選村委會會員。

中國民生觀察室負責人劉飛躍說,在中國農村,用和平的,選舉的,非暴力的方式去進行權力的更替,還是很困難的。

劉飛躍說﹕“本來說,有一個選舉的架構在那。這是架構是以和平的方式,實現權力的更替。但是長期在一個非民主的社會,權力的更替給人們一種印象,沒有這樣一個民主的意識來改變這樣一個權力機構,沒有這樣一個正常的,和平的方式來改變權力機構。這樣的意識非常淡漠。大家更多看到的是靠拉關係,靠暴力來維持權力。更多的熟悉的是權力的終身制。很多村委會主任一坐就是終身。他意識當中沒有這樣一個權力更替這樣一個概念。”

劉飛躍說,村民沒有權力更替的概念,關鍵是中國農村選舉體制造成的。 村長人選的選舉,往往受到上級機關,鄉政府,乃至市縣一級的干預。他說,如果參選的村民不是上級機關的意中人,上級機關就會以各種方式,讓這名候選人無法當選。此外,這位農村選舉觀察人士說,農村的家族化和黑社會化,往往利用家族的影響力或暴力來控制村的權力和資源。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