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南中國海爭端”系列報道(1):南中國海升溫

  • 齊之豐

圖為越南和中國船隻發生衝突。

圖為越南和中國船隻發生衝突。

南中國海的主權爭端不斷升級,相關各方一直爭吵不息。在這場日益激烈的爭吵中,有的國家拿出歷史記錄當作宣稱主權的依據。也有的國家向國際法庭投訴,希望依靠國際公法來化解島嶼爭議。這場爭端已經影響到海上航運以及海底資源的開發,更給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來的全球秩序構成嚴峻挑戰,也使美國難以置身事外。

美國之音開始播出電視系列片《南中國海爭端》,從區域安全和地緣政治等不同角度來看看這場激烈交鋒是否會引起以一場新的戰爭,以及國際社會應如何努力來防止南中國海的主權爭端進一步惡化。今天請看第一集:南中國海升溫,由美國之音記者齊之豐要帶我們看看南中國海的最新局勢。

南中國海局勢持續升溫,使南中國海成為國際新聞的持續熱點。

菲律賓和中國相互指責對方侵犯自己的海洋權益。近來菲律賓再度指責中國在菲律賓西海也就是中國所說的南海屬於菲律賓的一座珊瑚礁上建設人工設施。菲律賓已經將有關爭議提交國際仲裁。

同時,中國開始在越南和中國有爭議的海域部署鑽井平台,並調遣大批船隻守護鑽井平台。越南強烈抗議並試圖派船阻止。

越南較早時發佈的錄像顯示,中國船隻在越南專屬經濟區內追逐並撞沉一艘越南船隻。

對峙的中越雙方不斷發生衝突。6月23日,中越兩國船隻再次在那裡發生碰撞。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強烈指責越南。

她說:“根據我的了解,23日上午,越方組織現場的船隻,再次衝闖了中方作業區的警戒區,其中越方的一艘拖船主動地撞上中方的一艘公務船。”

越南方面則指責是中國7艘船隻當時對越南在那裡執行任務的一艘漁業資源監測船進行堵截驅趕,衝撞越南船隻,並造成兩名越南船員受傷。

越南認為,中國在越南的專屬經濟內設置石油鑽井平台是一重嚴重的事態。

越南總理阮晉勇說:“中國非法將石油鑽井平台安置在深入越南大陸架的地方和越南專屬經濟區內,並調遣船隻保護其鑽井平台嚴重威脅和平、穩定和海事安全。”

中國、越南、菲律賓、馬拉西亞、文萊、台灣對南中國海的島嶼和珊瑚礁提出相互衝突的主權要求。

美國對有關各方的領土要求不持立場。但鑒於南中國海是重要的海上貿易通道,作為一個貿易大國和當今世界海上秩序主要維護國,美國對南中國海局勢感到關切。

美國主張通過國際法和對話解決糾紛。在越南和中國發生衝突之後,白宮發言人卡尼再次重申了美國對南中國海問題的立場。

白宮發言人卡尼說﹕“我們的看法一直都是說,這些爭議必須是通過對話而不是威脅來解決。我們並非涉及這個爭端的一方。不過,我們再次敦促他們通過對話解決爭議。這次的情形也是如此。”

對美國方面所申述的原則立場,中國作出了憤怒的反應。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說:“必須指出的是,正是美方近來在有關海上問題上的一系列罔顧事實、不負責任的錯誤的言論,助長了一些國家的危險和挑釁的行為。我們敦促美方真正從維護地區和平與穩定的大局出發,在有關的問題上謹言慎行,停止發表不負責任的言論。”

然而,在美國看來,中國在南中國海的行為是不可接受的。美國國防部長哈格爾在新加坡舉行的一次國際安全研討國會上以不同尋常的坦率措辭。

他說﹕“中國在南中國海地區採取了破壞穩定的單方面行動以伸張自己的權益要求。在國際秩序基本原則受到挑戰的時候,美國不能袖手旁觀置之不理。”

南中國海局勢究竟有多么糟?究竟是十分危險,還是雖有危險但可管控,還是隻是充滿憤怒與喧囂其實都是虛張聲勢?

設在華盛頓的外交政策智庫斯廷森中心的東南亞部主任理查德.克羅寧說:“我認為局勢確實非常嚴重,不僅僅是憤怒與喧囂,儘管也確實是有憤怒與喧囂。但是在表面之下,情況是非常嚴重。現在的局勢是不可控的。這是最值得重視的一點。現在沒有甚麼杠桿可以控制局勢。”

在地處南中國海交通要道的新加坡總理李顯龍看來,南中國海糾紛問題十分棘手。李顯龍總理在華盛頓訪問時指出,東南亞沒有哪個國家要跟中國打仗,而中國也有意發展跟東南亞國家的友好關係。

他說﹕“但是,那裡現在確實是有領土和海洋權爭議的問題。這個問題不容易解決,因為在過去10年裡還有一個因素發生了變化,這就是民族主義成為更為強盛的情感,更強盛的因素,影響有關國家的政府。”

作為全世界最重要的貿易通道之一,南中國海對周邊國家和全世界利益至關重要。如何保持航行自由,貿易通道暢通,管控那裡的紛爭,對所有相關國家構成嚴峻的考驗。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