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南中國海爭端》系列報道(4):南中國海地緣政治

  • 齊之豐
  • 張松林

《南中國海爭端》系列報道(4):南中國海地緣政治

《南中國海爭端》系列報道(4):南中國海地緣政治

南中國海的主權爭端不斷升級,中國要求與有關國家通過雙邊磋商解決爭議,同時警告這些不得將有關爭議國際化,並警告美國不要捲入爭議。同時,對南中國海沒有任何領土要求的美國表示,中國在那一海域的單方面的行為對那裡的穩定構成破壞,在國際秩序基本原則受到挑戰的時候,美國不能袖手旁觀。美國之音今天播出電視系列片《南中國海爭端》第四集:南中國海地緣政治。

南中國海爭議由來已久。中國、越南、馬來西亞、文萊、菲律賓和台灣就那一海域的一些小島、岩礁、珊瑚礁、淺灘的主權歸屬爭議多年。近年來,尤其過去一年來,中國與菲律賓和越南的爭議更是發展到船隻碰撞的地步。

中國認為南中國海大約百分之九十的海域自古以來屬於中國。越南和菲律賓等國則表示中國把自己的領海劃進了它們的專屬經濟區,中國還侵佔它們多年來實際佔有和管轄的島嶼、岩礁、珊瑚礁。

在五月初中國將石油鑽井平台部署到越南所聲稱的越南經濟專屬區海域內並調遣上百隻船隻護衛鑽井平台之後,越南與中國船隻多次發生碰撞,有一艘越南船隻被撞沉。

與有關國家通過雙邊磋商談判解決南中國海主權爭端是中國的一貫立場。在越南與中國船隻不斷在南中國海圍繞中國的石油鑽井平台發生相互碰撞之際,

在越南發生抗議中國的示威導致的反華騷亂之後,中國國務委員楊潔篪訪問越南,與越南官員進行了會晤磋商。然而,從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的報告來看,中越之間的磋商並沒有使雙方緊張關係緩和下來。

中國堅持說,歷史文獻表明,在南中國海地區中國所聲稱擁有主權的海域和島嶼自古以來就屬於中國,國際法不適用於南中國海主權糾紛。同時,東南亞國家則大都認為南中國海主權爭議應當遵循國際法和國際規則解決。

在新加坡總理李顯龍6月下旬訪問華盛頓參加一個學者記者問答會的時候,記者問李顯龍總理,他對中國所說的國際法不適用於南中國海糾紛的立場有何看法。

李顯龍總理以微妙外交的措辭回答說: “我不認為中國直截了當地說國際法不適用於這個問題。我想,中國的說法是,中國(對南中國海島嶼)的主權要求早在有關國際法問世之前就已經有了;這 一點應當給予充分考慮,因為國際法不適用於其誕生之前的情況。我不是一個律師,但我權且認定這種說法有其道理。但從一個必須在一個國際體系中謀生存的國家的視角來看,不管這個國家是一個大國還是一個小國,絕對不能用強權就是有理的做法來解決爭端。我認為在解決爭端的過程中,必須對國際法給予重視。”

對國際法予以重視,在全球經化的大形勢大趨勢下通過國際法解決國際糾紛,這是包括新加坡、越南、菲律賓在內的東南亞國家聯盟絕大多數國家的主張,也是美國的主張。

然而,中國反對它所說的將南中國海問題國際化,也就是通過國際法解決爭端,並明確表示美國有關遵循國際法和國際規則解決爭端的言論是不負責任的,加劇了南中國海地區緊張形勢。中國要求美國停止捲入南中國海爭議。

曾經在美國國務院任職的美利堅大學高級研究員希拉里.萊弗里特認為,中國或許以為美國不會在南中國海地區跟中國較勁。

她說﹕“中國的想法是要美國作出一個無法贏得的選擇,要麼是在有關島嶼問題上跟中國開戰,要麼是置身事外,或不給自己的盟友提供支持。這就給那些美國盟友發出了一個強烈的信號,這就是它們不能指望美國,美國將戰略中心向亞太地區轉移不是真的,它們現在和將來必須與之打交道的唯一鄰國是中國。”

但是,總部設在華盛頓的外交政策研究機構斯廷森中心的東南亞部主任理查德.克羅寧認為,那種認為美國難以應對南中國海問題的看法大概是對美國的低估和誤判,是一種迷誤。

他說﹕“在我看來,對美國來說最重要的是一種理念,這就是這種問題不應當通過武力解決。另外,就國際規則和慣例來說,就法治、海洋法,行為規則來說,這一切對美國是極端重要的。中國想對美國改變這一切。”

克羅寧說,當今世界和平依賴於美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與盟國所建立與維持的國際秩序;中國想把南中國海以及東南亞大部分地區變成自己的勢力範圍,改現有的世界秩序格局,以便在自己的勢力範圍內採用另一套規則,這是美國絕對不會接受的。

他說﹕“假如是問,美國是會為一些一天裡有一半的時間在水面之下的礁石而打仗嗎?答案當然是否定的。假如問,美國會退避三舍,讓中國可以完全自由想做甚麼就做甚麼嗎?當然美國不會。”

維護給世界各國、包括給中國帶來巨大好處的現有國際秩序、通過國際法和國際規則而不是訴諸武力和武力威脅解決國際爭端,這是包括美國在內絕大多數國家的主張。正在崛起的顯然中國另有主張。

中國與世界其他國家相左的主張將有可能導致甚麼?請在明天這時候收看美國之音電視《南中國海爭端》系列報道第五集:武力衝突之風險。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