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面臨中國崛起 美國該如何對付

  • 莉雅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高級國際關係學院教授曼肯 (美國之音莉雅拍攝)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高級國際關係學院教授曼肯 (美國之音莉雅拍攝)

美國繼續在全球發揮領導作用不得不面對的一個挑戰就是如何對付日益強勢的中國,尤其是在亞太地區。美國的一些外交政策專家認為,美中之間可能爆發軍事對抗的確是美國應該考慮的一個安全關切。在他們看來,美國有必要對中國一些咄咄逼人的做法做出強有力的回應,以維持現有的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

為了維持美國在國際的領導地位,尤其是在亞太地區的主導地位,美國是否做好了不惜與日益強勢的中國打一仗的準備或是願意冒這個風險?

曾經出任過國防部副助理部長的曼肯 (Tom Mahnken)日前在一個有關美國的全球領導作用的論壇上回答這個問題時說,我們在談論美國所發揮的核心領導作用以及美國的國際參與時,它不僅僅只是關於美國。

他說:“我認為,把它看成是美國與中國之間的對陣將是一個錯誤。它涉及美國、它的盟友以及亞太很多其他國家,因為這最終是事關一個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美國各界政府多年來所下的一個賭注是,中國最終會接受這樣一個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中的主要組成部分,在經濟方面它已經接納其中的一些成分,在人權和價值觀方面的接納要少一些。”

曼肯說,這是一個賭注,現在的問題是,這個賭注是否最終會獲得成果。他說,我們試圖使這個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盡可能的有吸引力而且給中國提供激勵措施,使之成為這個秩序的一部分。

不過他也承認,包括新孤立主義或是離岸平衡現實主義在內的各派都認為,大國之間的對抗是美國應該關注並為之做好準備的。他說,即使是國際主義者也認為,一個崛起的中國是美國應該思考的一個安全方面的關切。

前康涅迪格州參議員、民主黨副總統參選人利伯曼(Joseph Lieberman)認為,儘管美國歷任政府在如何與中國打交道的問題上存在共識,但是在他看來,針對最近幾年中國日益咄咄逼人的做法,尤其是在南中國海和東中國海問題上,美國政府有必要對此提出強有力的回應。

他說:“我們得舉起手來,說‘停!’。我們得代表國際法律體系來說話,而不是向蠻力屈服。從長遠來看,我仍然擔心,很多美國人也擔心,中國希望看到的是美國要麼撤出亞太地區,要麼處於一個輔助地位。我們要呆在那裡,以平衡中國在該地區的影響力,這也是對我們的盟友以及亞太幾乎每一個其他國家的回應。”

目前是獨立黨派人士的利伯曼補充說,我們並不是要阻止中國在國內消除貧困等,但是我們要確保中國不成為該地區的一個霸權。

華盛頓布魯金斯學會外交政策項目研究主任歐漢龍(Michael O Hanlon)認為,針對不同的問題,美國應該有不同的應對方法。在南中國海這個問題上,他說,他對中國修建的那些人造島礁並不特別感到憂慮,只要它們不被用來對該地區進行過度的軍事化並執行九段線的領土宣稱。但是在他看來,鑒於中國在主權問題上相當強勢的做法,美國必須堅持自己的原則。

他說:“因為中國當局有這個九段線的宣稱,因為他們建立了防空識別區,因為他們強勢的宣稱這個海域都是它的,我們必須把他們推回去。他們有關他們是美國海軍行動的無辜受害者的說法是不可信的,因為他們是建立這種更為擴張性主權概念的一方。”

《世界事務》雙月刊的出版人、編輯登頓(James Danton)認為,美中兩國是否會因為南中國海問題而爆發武裝衝突的真正關鍵在於美國是否展現它的領導地位。

他說:“只要我們顯示(不接受中國的領土宣稱)的決心和意願,我們將會在該地區建立一個(由日、韓、澳大利亞甚至台灣這些傳統盟友以及像越南這樣潛在盟友組成的)聯盟,這將使得中國不可能進行初步試探之外的試探行動,從而導致武裝衝突。”

在他看來,一旦發生武裝衝突,中國遭受的損失要超過美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