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菲律賓新總統的南中國海策略

  • 斯洋

菲律賓新總統羅德里格·杜特爾特在記者招待會上。(資料照片)

菲律賓新總統羅德里格·杜特爾特在記者招待會上。(資料照片)

菲律賓外交部長佩費克托·雅賽(Perfecto Yasay Jr.)7月8日表示,即使菲律賓7月12日贏了南中國海仲裁案,菲律賓也願意與中國共享南中國海爭議區域的資源。

海牙國際常設仲裁法庭將於星期二對中菲律賓南中國海案作出裁決。美國專家認為,菲律賓新總統羅德里格·杜特爾特(Rodrigo Duterte)可能會利用有利菲律賓的仲裁裁決作為與中國展開談判的籌碼。

雅賽上星期五在接受法新社採訪時說,在星期二(7月12日)的裁決出台後,杜特爾特政府願意與中國盡快展開直接談判,談判內容包括共同開發南中國海菲律賓專屬經濟區內的天然氣和漁業資源。

菲律賓新政府的立場與前政府非常不同。前政府在南中國海領土主權爭端中態度強硬。2013年,菲律賓阿基諾政府單方面提請荷蘭海牙的常設仲裁庭就中菲南中國海糾紛進行仲裁,不過,中國一再表明對此不接受、不參與的立場。

杜特爾特自己星期二(7月5日)也表示,南中國海仲裁案即便對菲律賓有利、對中國不利,菲律賓也準備和中國對話而非開戰。這是杜特爾特首次以總統身份表示他願意通過雙邊談判解決中菲南中國海領土主權爭端。

杜特爾特5月確定當選總統後,即表態要與中國改善關係,願就南中國海領土主權爭議展開直接對話,甚至願同中國聯合投資開發南中國海的資源。杜特爾特在6月30日宣誓就任總統後召開的內閣會議上向北京釋放善意稱,如果國際仲裁庭就南中國海爭端做出對菲律賓有利的裁決,他不會向中國做出“嘲諷或炫耀”的舉動。他甚至表示,如果中國願意幫助菲律賓修鐵路,他願意在南中國海問題上“閉嘴”。美國之音從菲律賓駐荷蘭大使館(海牙仲裁法庭所在地)獲得的消息稱,菲律賓在裁決宣判之日不會在當地組織或是舉行任何活動。

美國華盛頓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的葛萊儀(Bonnie Glaser)說,菲律賓的姿態一方面保全了中國的面子,在另一方面也推進了菲律賓的利益。

她說:馬尼拉這麼做確實是個好的辦法,在裁決的前夕,試圖幫助中國保全面子。這個裁決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應該是有利菲律賓的。我確實認為,杜特爾特希望與中國發展更好的經濟關係,同時,他也希望能夠利用這個裁決作為一個籌碼,比方說,讓菲律賓的漁民進入幾年來他們被中國排斥在外的漁場。”

從2012年以來,中菲在斯卡伯勒淺灘(黃岩島)對峙後,中國控制了黃岩島。在該島附近水域作業的菲律賓漁民都會遭到中國海警的驅趕。葛萊儀說,從這個角度來說,共享資源,菲律賓是贏了。

中國官方媒體《中國日報》星期二(7月5日)說,如果菲律賓新政府“忽略”有關南中國海問題的國際裁決,北京願意同馬尼拉就聯合開發和科研合作等問題進行談判。這似乎是一個條件。葛萊儀認為,雙方設定任何談判的先決條件都不明智。

中國之前在南中國海問題上的談判條件是“主權在我”,“擱置爭議,共同開發”,葛萊儀說,正是這個條件迫使菲律賓在2013年將中國告上了仲裁法庭。

她說,杜特爾特政府肯定不會“忽略”仲裁結果,相反他是希望利用這個機會的。所以中菲展開談判需要高超的外交智慧,須謹慎進行。

“兩國需要找到一個辦法,一方面讓中國不失面子,同時也允許杜特爾特政府在菲律賓民眾看來是捍衛了菲律賓的主權。”

她說,要談判,雙方的主權爭議最好被擱置,因為這個問題現在無法解決。葛萊儀認為,仲裁庭的裁決不會完全偏向菲律賓,仲裁庭一定會採取一些措施使得中國領導人習近平不要丟了面子,而這點對習近平來說非常重要,因為習近平不能在國內政治中示弱。

葛萊儀認為,中菲改善關係不會影響美菲聯盟關係,因為美國希望中國周邊的國家,包括菲律賓在內,與中國關係友好。

杜特爾特政府對中國的新策略讓美國的一些分析人士擔憂。沃特·羅曼(Walter Lohman)是華盛頓智庫傳統基金會亞洲研究中心主任。他星期四(7月7日)發表文章稱,“美國應該警惕菲律賓新總統” (US Should be Wary of New Philippines President)。他在文中寫道,杜特爾特的一些言論直接關係到美菲聯盟,比如,杜特爾特曾表示,如果美國不能在南中國海有爭議的地區協防菲律賓,菲律賓願意與中國達成某種交易。

羅曼說,如果菲律賓自己不願意捍衛自己的利益,美國其實有更好的事情去做,畢竟美中之間的利益衝突在逐漸縮小。

關於美菲共同防禦的問題,美國國務院的副助理國務卿科林·威利特(Colin Willett)星期四(7月7日)在國會眾議院的一個聽證會上說,斯卡伯勒淺灘(黃岩島)是有爭議區域,共同防禦條約對這方面的規定並不是特別清楚。但是,條約對船隻和人員受到攻擊後美國的協防責任非常的明確。不過,她特別強調,美國對菲律賓的承諾是牢不可破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