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杜特爾特美中政策核心給東盟增添不確定性

  • 科爾本

2016年10月25日,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中左)向軍隊敬禮,之後他登機前往日本進行為期三天的國事訪問。

2016年10月25日,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中左)向軍隊敬禮,之後他登機前往日本進行為期三天的國事訪問。


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在對中國及美國的政策上發生轉變,這也給東盟(ASEAN)帶來了一層新的不確定性。

這個有十個成員國的組織明年將迎來50週年,屆時輪值主席國將會是菲律賓。中國在該地區不斷增強的影響力,以及美國在這裡的戰略地位所導致的分裂已經讓該組織十分困擾。

杜特爾特在最近一次對中國的國事訪問期間,宣布要與長期戰略夥伴美國“分道揚鑣”,親近中國。不過在他回到菲律賓後,他從這一立場後退了。

他說,他的“分道揚鑣”指的是外交政策上的分離。他想要改變一直以來菲律賓跟隨美國外交政策方向的傳統,他認為外交政策不需要與美國的相吻合。

菲律賓讓美國打消疑慮

菲律賓外交部長佩費克托•亞賽(Perfecto Yasay)採取行動打消國際社會的疑慮,他告訴來訪的美國東亞暨太平洋事務助理國務卿丹尼爾•拉塞爾(Daniel Russel),杜特爾特已經從他的那番評論中“調轉回頭”。

不過分析人士說,杜特爾特政策轉變的不確定性會給東盟帶來更廣泛的影響。

澳大利亞新南威爾士大學的國防分析專家卡爾•塞耶(Carl Thayer)表示,由於菲總統事先沒有諮詢其他東盟成員,杜特爾特單方面的評論可能影響到東盟的區域穩定。

塞耶說:“單方面行動導致的區域不確定性是杜特爾特需要處理的,因為很快,從明年開始菲律賓就會成為東盟的主席國。”

南中國海緊張局勢

不過塞耶說,杜特爾特訪問中國的積極結果是有可能緩解由南中國海衝突帶來的區域緊張局勢。菲律賓前總統阿基諾單方面挑戰中國在南中國海的海事申索。7月,仲裁庭否決了中國的申索,中國拒絕接受這一裁定。

塞耶說:“現在杜特爾特處理的方式使得南中國海問題已經不再是以前仲裁案還懸而未決時的那個樣子了。他把這個問題裡的刺拔掉了,並給中國提供了好處,以便讓中國接受他的外交倡議。”

長期影響

塞耶還說,中國在該區域中更加隨和一點,就會受到其他東盟成員國歡迎。

不過,位於曼谷的安全與國際研究學會的主席提蒂南•蓬蘇迪拉克(Thitinan Pongsudhirak)說,杜特爾特不確定的政策轉變,可能會長期影響東盟。

他說:“這將給東盟帶來長期影響,因為馬尼拉方面是美國的長期條約盟友,泰國是另一個盟友。所以美國在東南亞的兩個盟友現在相對疏離。這將成為該區域中美關係的一個戲劇化的臨界點。”

提蒂南補充說,另一個風險是奧巴馬總統亞洲政策重心的未來,使美國調整其區域政策。

中國增強的影響力

提蒂南說,最近的事件進一步突出了北京方面在東南亞大陸上國家中增強的影響力,也就是柬埔寨、老撾、緬甸和泰國。

他說:“這意味著明年東盟將更多地圍著北京轉,遠遠超過圍著華盛頓轉。而華盛頓真的必須想想長期以來要怎麼做。這對東盟來說也是不利的,因為東盟想要在華盛頓和北京之間尋求平衡,而不是過多地傾向哪一方。”

東盟內部設立對待中國和南中國海統一政策的外交努力被視作暗中遭到破壞,因為北京通過孤立一個個國家的外交手段與之對抗。

澳大利亞悉尼大學的研究員阿什利•湯森(Ashley Townsend)認為對於東盟來說,在諸如島嶼申索和南中國海軍事化這樣的問題上尋找到共同立場越來越難。

湯森說:“杜特爾特的評論,還有不僅是他的說辭,更是他那在中美之間非常不確定的搖擺,或說是看來如此,讓那些習慣了方向更加穩定的區域外交政策的其他東盟國家很難真的估計出杜特爾特執政下的菲律賓會走向何方。”

東盟穩定被動搖

然而,他警告稱,菲律賓的“分離的外交政策”會使東盟“在遇到這些大的區域戰略問題時,成為一個處於不穩定狀態的組織。這些問題包括南中國海政策,或是東盟在美國和中國之間的位置”。

其他人則保持審慎態度,不過他們視杜特爾特的中國政策在緩解區域緊張局勢中最為符合“菲律賓的最高利益”。這其中包括菲律賓大學副教授丹尼斯•齊拉拉(Dennis Quilala)。

但是齊拉拉對總統政策轉變可能帶來的影響存有憂慮。

他說:“我真的很害怕這只是顯示我們的新領導人是誰的這樣一個轉變。那是我真的害怕的。我希望這些政策真的能夠成功地對兩個超級大國起作用,也可以考慮到我們的利益。我希望最終會是這樣,因為我真的不認為我們的利益只是完全地倒向中國。”

他表示,要理解總統杜特爾特執政下的菲律賓的外交政策,最好等到政策公告“從官僚機構裡發佈出來,我想那是了解杜特爾特的最安全的方式”。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