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專家擔心伊波拉疫情令人忽略其它疾病


一名感染伊波拉的兒童在塞拉利昂的一家醫院接受治療。

一名感染伊波拉的兒童在塞拉利昂的一家醫院接受治療。

伊波拉已在利比里亞、幾內亞和塞拉利昂肆虐,使幾千人受到感染,過半受到感染的人已經死亡。疫情規模已經引起聯合國的極大關注,發起前所未有的衛生行動,對抗伊波拉病毒。美國也向西非派遣了幾千人的軍隊。

雖然獲得如此的高度關注,但伊波拉遠遠沒有資格獲得“全球頭號殺手”稱號,即使是在非洲,它也算不上頭號殺手。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估計,傳染病世界裡的超強殺手是愛滋病毒、結核病和瘧疾,每天奪走近1萬人的生命。

不過,世衛組織發言人夏格維奇說,因為其嚴酷的特徵和對社區毀滅性的影響,最近爆發的伊波拉病毒的確駭人。他在幾內亞首都科納克里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

“人們受折磨的樣子很可怕。症狀開始於發燒,接著是腹瀉、出血和嘔吐——這對於病人家屬和衛生工作人員來說都是極嚴峻的形勢。沒有進入治療中心的人也許會死在外面。人們知道他們不應該隨便摸東西,可能有屍體被丟下不管的情況。所有這些都讓人們對這種疾病充滿恐懼,大家都不敢碰別人。所有這些恐懼和焦慮,成了社會的標誌,對社區產生心理和精神上的衝擊。”

無國界醫生(MSF)醫療救護組的湯姆•埃爾曼醫生也認為,對伊波拉病毒採取強有力的回應是有必要的。無國界醫生現在正堅守在抗擊埃博拉的第一線。

他說:“目前把注意力放在伊波拉上是有必要的。我們需要確保的是世界也要提高對其它領域的注意力,比如愛滋病病毒和結核病。”

但是負責無國界醫生南部非洲醫療組的埃爾曼醫生說,伊波拉疫情拖得越久,他就越擔心其它那些持續更久的威脅。世衛組織估計,伊波拉流行病有可能持續好幾年。

“現在總體來說的我們擔心的首要問題是,需要多長時間才能喚醒全世界對伊波拉問題的認識,意識到對抗伊波拉病毒是一個全球的責任。但同時,隨著抗擊愛滋病、結核病的資金減少,我們也非常、非常擔心在未來的幾年內,在應對傳染病方面,我們會回到從前的老樣子,缺乏足夠的資金來維持我們目前已經取得的成就。在應對愛滋病和結核病方面,在過去的10年裡,我們已經在診斷方法、治療和預防方面取得了驚人的成績。”

世界衛生組織和無國界醫生組織都認為,對抗伊波拉病毒確實需要做出更多的努力。世衛組織發言人夏格維奇說,他們擔心的是伊波拉對利比里亞、幾內亞和塞拉利昂這三個受影響國家的整體醫療保健系統的影響。

“現有的衛生設施裡的醫護工作者減少了,而且剩下的許多人需要照顧受伊波拉感染的病人。當有一個伊波拉病人就診的時候,其他病人就不願意來了,他們害怕被感染。”

伊波拉病毒還在逞兇,最近已登陸美國。但是非洲的醫學專家希望決策者意識到,每當伊波拉帶走一條生命時,愛滋病、結核病和瘧疾帶走的比這還要多出幾千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