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國專家指中國干預貨幣為防止天安門運動重演

  • 美國之音

前美助理財政部長洛厄里與美國進步中心中國政策主任韓美妮在一個研討會上討論美中貿易政策 (美國之音莉雅拍攝)

在美國川普政府考慮如何在貨幣問題上對中國採取行動之際,曾經在美國財政部負責匯率策略的助理部長洛厄里認為,如果要想像當年與日本簽署《廣場協議》那樣迫使日圓升值美元貶值的話,那麼美國應該與中國一道在外匯市場上進行干預,來提升人民幣的幣值。

美國的一位中國問題專家認為,中國在貨幣市場上進行干預是防止天安門重演的一個辦法,而不是為了獲得貿易優勢。這位專家建議美國首先關注美中之間的貿易執法等問題,而不是把精力放在貨幣操縱這個模糊不清的問題上。

在川普總統看來,中國無疑是一個貨幣操縱國而且他在口頭上也把中國稱為貨幣操縱國。他曾經還承諾在上任的第一天就會把中國列為貨幣操縱國。

前美助理財政部長:貨幣干預不是貨幣操縱

2005到2009年期間在財政部負責國際事務的助理財政部長洛厄里 (Clay Lowery) 日前在一個有關美中貿易關係的研討會上表示,不能把一個國家在外匯市場上的干預等同貨幣操縱。

他說:“幾乎所有的國家都在外匯市場上進行干預,幾乎每天都在這樣做。所以這不能只是有關外匯市場的干預,否則這將是可笑的,因為每個國家都將是貨幣操縱國。”

按照美國現有的程序,財政部在審核一個國家是否是貨幣操縱國時有三個標準來衡量:一是與美國的貿易順差是否超過200億美元;二是經常賬戶盈餘是否等於或大過國民生產總值的3%;三是是否把2%的國民生產總值用來購買外匯,在外匯市場進行干預。按這個標準來衡量的話,中國只符合三個條件中的一個,即貿易順差超過200億美元。

斯科特:貨幣是實現平衡貿易的工具

華盛頓經濟政策研究所的高級經濟學家、貿易與製造業政策研究主任斯科特博士(Robert Scott)認為,美國與中國、德國和日本之間的巨額貿易逆差反映了貨幣的錯位,也對全球貿易造成了嚴重的扭曲。他認為,美國應該像當年與日本簽署《廣場協議》那樣,通過威脅對進口產品徵收高額關稅或是貿易配額,促使其他國家接受本幣升值美元貶值的結果,從而避免美國對他們採取可能造成更大損害的政策。

他說:“我們需要考慮的貨幣政策的方向是對進口產品徵收多少附加費的問題。我認為,眼下,這是最適當的。它把貨幣看成是實現平衡貿易的工具。”

洛厄里:要想人民幣升值,美國應參與北京干預貨幣

不過,前財政部官員洛厄里表示,貨幣問題不是一個單純的貿易問題,它還涉及到一個國家的貨幣、財政政策以及整個經濟的狀況。在他看來,如果美國要像當年那樣與日本簽署《廣場協議》迫使日圓升值美元貶值的話,這意味著美國需要同中國一起對人民幣幣值進行干預,因為美國目前的一些做法和想法,包括聯儲局在各國央行降息的時候提息的舉動、徵收邊境調整稅以及採取強而有力的財政政策加強對基礎設施的投資等都會抬高美元的幣值。

他說:“我們可能不得不做的事情是,讓(聯儲局主席)耶倫和(財政部長)努向給中國人民銀行打電話,跟他們說,你們下次干預貨幣市場來加強人民幣的升值時,讓我們加入進來。中國現在幾乎每天都在這樣做。換句話說,我們不是用貨幣干預來反制中國人,而是我們需要加入他們的貨幣干預行動。”

在他看來,這不是一個合理的政策。

鑒於在貨幣操縱問題上存在的複雜性,《華爾街日報》日前報導說,川普設立的白宮全國貿易委員會正在考慮對中國採取新的經濟策略,包括把貨幣問題看作是不公平的補貼,希望在挑戰中國的同時仍然使美國對華關係處於平穩這兩個目標之間獲得平衡。

但是曾經在財政部負責貨幣與匯率策略等問題的洛厄里認為,貨幣匯率是否是一種補貼需要研究貿易法的律師來界定,而目前大部份專家的看法是貨幣不是一種補貼,因為它不是某一個具體的問題。

韓美妮:應首先關注別的問題,而不是貨幣

美國進步中心中國政策主任韓美妮(Melanie Hart)認為,由於貨幣操縱是一個很難界定的問題,川普政府不應該把關注的焦點放在這個問題上,而是應該首先關注貿易規則的實施。

她在華盛頓國際貿易協會主辦的研討會上說:“現在,在執行現有規定方面,我可以想到好幾件我們應該採取強而有力的行動的事情,解決那些很明顯中國正在採取的行動對美國構成問題的事情。貨幣問題很模糊,其他的事情則不模糊。我傾向先關注這些不模糊的事情。”

這位中國問題專家還表示,美中貿易關係的確是不平衡和不對等的,因此美國應該加強採取強而有力的措施,包括實施現有的貿易法以及制定新的規則來對付現有貿易法中沒有涉及的新問題,從而使美中貿易有利美國經濟和美國工人。但是她也指出,美國在關注自己利益的同時,也需要從北京的角度來看問題。

韓美妮:北京干預貨幣是為了防止天安門運動重演

她說,從華盛頓的角度來看中國的話,它是一個強大的對手,但是從北京的角度來看,共產黨所處的地位非常脆弱。她說,中國經濟現在處於幾十年來最為緩慢的增長,正在進行艱難的轉型;在政治領域,共產黨正在從有權勢的人和精英階層那里奪回財富與權力,然後重新分配給老百姓。

她說:“他們真的是命懸一線。貨幣操縱與管理是他們不得不做的一件事情,使得其經濟增長處於一個他們認為能夠防止地方大員聯合起來反對中央以及避免中國工人上街遊行的關鍵水平。基本上,他們每天都在試圖防止天安門事件重演,而貨幣是他們這樣做的一個途徑。”

這位經常去中國的學者認為,即使美國將中國列為貨幣操縱國,北京不會因為美國採取這個對他們影響不太大的政策而做出讓步。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