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大陸民國教育史學者:學校要培養社會公民

  • 申華

台北紅館外景 (美國之音 申華拍攝)

台北紅館外景 (美國之音 申華拍攝)

展覽會的名稱為“民國文化人”,地點位於台北車站附近“紅館”歷史建築群內,展廳是具有百年曆史的台灣樟腦精工廠的老廠房。展廳的歷史建築氛圍,加上周圍古老的雀榕樹,烘託了這個民國史展覽的內容。

民國時期公民教育課本和讀物(美國之音申華)

民國時期公民教育課本和讀物(美國之音申華)

*“百年紅館民國展*

展會依次播放的十部紀錄片,濃縮了作者鄧康延先生十年研究成果。另外,觀眾還可以看到他苦心蒐集的民國時期珍貴的平民課本和讀物,讓觀眾重回“引領新思潮”的那個時代,思索百年中國教育史“宏觀走向“和“個性榜樣”。

展覽的另外一個名稱是《先生,先聲》。 “先生”是指民國時期教育名家蔡元培,竺可楨,陶行知,胡適,梁漱溟以及馬相伯等一批人。 “先生”一詞代表了他們的真正身份,而“先聲”中的“聲”,則強調他們早就大力弘揚公民教育理念。

老廠房內民國展 (美國之音 申華拍攝)

老廠房內民國展 (美國之音 申華拍攝)


*中國大陸“民國范兒”直言*

鄧康延是“深圳越眾影視有限公司”董事長兼製片人,這位自稱有些偏執的“民國范兒”說,中國大陸強調教育為無產階級政治服務,為共產黨服務。他說:“實際上,黨的教育也無妨,也可以搞,問題是,應該有多元的選擇。”

*公民社會的政府管理成本最低*

民國教育史學者兼企業家鄧康延(美國之音申華拍攝)

民國教育史學者兼企業家鄧康延(美國之音申華拍攝)

他說,民國教育家雖各有不同的辦學辦校思路,但是他們都強調教育為公民社會服務,培養社會公民:“ 一個社會培養出來的公民,對整個社會只有百利而無一害。公民除了要自省,自修,同時要關注外面的時代,甚至世界發展變化。於是就會有博愛,平等,自由等現代社會理念。唯有建立公民社會的理念,政府的管理成本才最低。”

鄧康延說,民國時期幾經動盪,教育先賢的理念無法完全實現,但是在他們影響和管理下的西南聯大等院校,還是為中國培養出了一批各方面的精英,後來他們在兩岸三地各領域獨領風騷。

展廳內台灣主辦方提供的蔡元培等先生之真跡(美國之音申華拍攝)

展廳內台灣主辦方提供的蔡元培等先生之真跡(美國之音申華拍攝)

陸出現民國教育史研究成果,並能有推介空間,直接或者間接挑戰“教育為無產階級政治服務”的中共教育體制。對此鄧康延說:“我認為,一個負責任的政府,一定要去尋找什麼才是長治久安的體制。現在大陸在不斷改進,而且社會也寬鬆了許多。

如果教育能夠為建設公民社會服務,邊疆少數民族矛盾可以得到解決,社會宗教矛盾,各種社會利益的焦灼,都可以自然得到滌蕩和消化,給政府騰出更多時間關注公共建設。 ”

教育部外抗議組織者-“公民覺醒聯盟”發言人王希(美國之音申華拍攝)

教育部外抗議組織者-“公民覺醒聯盟”發言人王希(美國之音申華拍攝)

*《先生,回來》 和《先生,先聲》

鄧康延應邀來台展覽前,主辦方只提出了一個修改意見,將在大陸展出時的《先生,回來》,改為《先生,先聲》,因為台灣社會和教育體制同中國大陸畢竟不同,民國傳統還在這里傳承。鄧康延說:“假如1958年8.23砲戰真的打過去,解放了台灣,那中國也就是多了個海南島。台灣的製度有種種弊端和不盡人意的地方,但是這裡有很多進步,社會祥和,符合社會規律地在不斷發展,因為台灣在一個有效機制下運作。”

​由此可以聯想到前不久台灣教育部門前出現的靜坐和絕食。台灣民間團體“公民覺醒聯盟”發言人王希當時對美國之音說, 政府做了很多違反程序正義的事,擴充政府權利時侵害公民權利。

當時王希等一批教育工作者,正在絕食抗議教育部無視教師學術專業權利,在課程設計安排上“黑箱作業”。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