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埃及無神論者 盼獲一席之地

  • 阿羅特

無神論者27歲的艾哈邁德侯賽因來自於一個嚴格的薩拉菲派穆斯林家庭。他從十幾歲起就產生了對宗教的懷疑。(拍於2013年10月25日)

無神論者27歲的艾哈邁德侯賽因來自於一個嚴格的薩拉菲派穆斯林家庭。他從十幾歲起就產生了對宗教的懷疑。(拍於2013年10月25日)


在埃及,關鍵的議題往往與宗教有關,比如身為伊斯蘭教主義者的總統穆爾西斯否會將埃及這個非常保守的國家變得更加激進;作為少數派的基督教徒是否能夠得到他們一直想要的保護,等等。而對於那些沒有宗教信仰的人來說,這些核心問題通常與他們無關。在埃及經歷深遠的變革的同時,無神論者也在努力讓他們發出的聲音被聽到。他們認為,包容將是對埃及現代性的一場真正考驗。

在埃及各地,從清真寺每天五次發出要求人們禱告的聲音﹐到基督教堂的佈道之聲,宗教已經滲透到人們的日常生活中。

對大多數人來說,信奉宗教永遠不可打破。皮尤研究中心的一份調查發現,埃及幾
乎90%的穆斯林認為,那些脫離伊斯蘭教的人應當被殺死。

這些男子-兩名前伊斯蘭教徒和兩名前基督教徒很清楚作一個無神論者在埃及的風險。但他們想要發出聲音,並不是要反對宗教,而是要有不信仰任何宗教的權利。

艾哈邁德侯賽因來自於一個嚴格的薩拉菲派穆斯林家庭。他從十幾歲起就產生了對宗教的懷疑。但他只是在最近幾年才告訴別人自己的這些想法。

艾哈邁德侯賽因說﹕“我媽都崩潰了,這毫無疑問。”

族長帶侯賽因去看了心理醫生。醫生說,他並不是有精神有問題,只不過是個無神論者。但族長拒絕接受心理醫生的診斷。

侯賽因說﹕“亞瑟爾族長堅持認為我是病了,得的是懷疑病。這是他說的,因為如果不這麼說的話我就得去死。”

侯賽因所說的宗教法律。埃及並不把無神論者判罪,但法律禁止褻瀆宗教,這其實是一回事。

關押網絡無神論者讓伊斯梅爾穆罕默德開始關注這一問題。他對無神論了解的不多,但他認為關押無神論者是不公平的。

伊斯梅爾穆罕默德說﹕“這只是開始,讓我去決定去了解不僅僅是無神論,還有其他很多科學。”

對米拉德蘇萊曼和艾曼納卡拉這兩名前基督教徒來說,這些問題也讓他們開始思索。互聯網開辟了新的世界,讓無神論者走到一起。他們感到自己孤立無援。

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後幾天,伊斯梅爾穆罕默德還在埃及電視台上現身。

他遭到了主持人和打電話觀眾的嘲笑,但他能夠上電視本身就是一種突破。政治分析人士。

常年人權活動人士卡塞姆說:“這個年輕的小伙子非常自信地證明自己是有道理的。這讓我感到很吃驚。我從沒想到過我有生之年會看到這一幕。”

但仍然有很多障礙需要克服。納卡拉所在的一個無神論團體呼籲新的憲法草案應該是不帶宗教色彩的。這馬上就遭到了拒絕。

政治社會學家薩德克說:“宗教和政府應該是分離的。但需要大量的教育和大量的啟蒙思想,我認為這些都正在在發生著。”

這些男子還在向他人傳播就思想自由和信仰自由的普世權利。同時,埃及的無神論者仍在被關押之中。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