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埃及的攝影記者處境危險


從抗議到選舉,從軍事政變和鎮壓,攝影記者冒著生命危險,把埃及的消息傳遞給全世界

從抗議到選舉,從軍事政變和鎮壓,攝影記者冒著生命危險,把埃及的消息傳遞給全世界

三年來,埃及攝影記者記錄下了引發埃及動亂的前所未有的變革。從抗議到選舉,從軍事政變和鎮壓,攝影記者冒著生命危險,把埃及的消息傳遞給全世界。其中的兩位攝影師和一位編輯告訴我們,他們的工作變得越來越艱難。

攝影記者哈馬德·阿爾雷薩姆說,有時,畫面瞬間即逝,很難捕捉,總是讓他難以忘懷。

阿爾雷薩姆說: “在革命期間,攝影是協助革命的一個主要手段,我們用這個方法不僅向全埃及,而且向全世界傳遞解放廣場上發生的事件,可是現在人們不再信任攝影記者了。”

阿爾雷薩姆說:“廣場裡無緣無故地發生嚴重爭執,後來他們不讓任何人在裡面攝影了。大家互不信任,抗議者和攝影記者互不信任。而且當我們報導抗議者一邊的消息時,警察專門找有相機的人。”

他說: “很多時候,還沒有發生暴力衝突,警察就開始逮捕和騷擾記者,特別是帶著相機的人。”

攝影記者伊曼·赫拉爾說:“我是埃及攝影師。作為一名女攝影師,我有兩個困難,首先因為我是女人。在這行裡,大多數攝影師都是男的,他們不喜歡女人,所以他們不鼓勵婦女從事這個職業。有時我的朋友說,你會嫁不出去的,因為你從事攝影工作。”

她說: “在軍隊推翻穆爾西總統掌握權力之後,穆斯林兄弟會不讓我們攝影,當警察和穆兄會在拉巴·阿德維雅發生最後一次衝突時,我上去報導警察在幹什麼,我在那裡花了3個小時,我拍攝到屍體和受傷的人。後來他們發現我不是外媒記者,就有人拿刀搶走了我的記憶卡。”

美聯社攝影編輯瑪雅·阿勒魯佐說:“我是美聯社駐埃及開羅的中東攝影組組長。我想,2年來,攝影記者越來越難展開工作,主要原因是工作太危險。”

她說:“在大街上,你會受到對立雙方的攻擊。目前,人們懷疑所有媒體,特別是如果你是為西方媒體工作的。我們每天都獲得大量照片,這些都是專業攝影師,這些婦女也是專業攝影師,是他們拍下了這些珍貴的畫面,可是他們在體力和精神上付出了非常大的代價。”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