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人權組織呼籲保護埃及婦女權利

  • 阿羅特

12月25日﹐一名埃及婦女在開羅解放廣場剪去她的部份頭髮﹐以示對新憲法的不滿。

12月25日﹐一名埃及婦女在開羅解放廣場剪去她的部份頭髮﹐以示對新憲法的不滿。

婦女在推翻穆巴拉克政府的埃及革命中發揮了很大作用。 但是近兩年過去了, 很多婦女說,他們並沒有得到回報。 維權人士說, 在人身安全方面,婦女的處境更糟了。

人權觀察組織的赫巴莫拉耶夫:“發生了很多暴民圍攻和性攻擊事件,最近還有輪姦案件,而政府對這些完全沒有做出反應。 ”

活動人士說, 他們敦促政府向婦女提供幫助,但是毫無結果。心理學家法拉沙石:“我們在議會或是公共辯論中討論婦女問題的時候, 他們總是說, 這不是當務之急, 說有許多跟革命和政治制度有關的問題要解決,他們認為保護婦女或是婦女參與並不是很緊要的問題。 ”

在舊制度下, 埃及婦女的權利並沒有完全受到保護, 但是法律專家說, 埃及上個月通過的有爭議的新憲法進一步削減了對婦女權利的保障。許多埃及婦女因此走上街頭, 反對新憲法。

一位婦女抗議者說:“憲法的許多條款都沒有保護婦女的內容。”
除了通過保護性法律以外,維權團體說, 埃及有必要改革教育、經濟和社會。 他們說埃及的教育制度置婦女於從屬地位,經濟問題造成許多年輕人失業,社會則往往把責任歸咎於受害者。

有些民權團體在集會時或是在其他一些婦女易受傷害的地方向他們提供保護。維權人士說, 這種做法可能有助於提高保護婦女的意識, 但是這個想法並不能解決問題。

心理學家法拉沙石:“婦女上街不可能總有人牆保護著, 我們需要知道, 制度在保護我們, 需要知道男人不會把我們看做是走在街上的性對象。 ”

另一位維權人士說, 所謂的保護者參與襲擊嫌疑人的案件有所增多, 這令人擔心。

人權觀察組織的赫巴莫拉耶夫說:“普通公民充當保護者,獲准參與暴力衝突, 這更危險。 因為政府的作用被削弱了, 這為維持治安主義打開了大門。”

雖然維權組織對埃及的伊斯蘭主義政府有戒心,但是他們說, 政府必須發揮更大的作用, 強化社會治安, 這符合包括埃及領導人在內的所有人的利益。
XS
SM
MD
LG